中国人的弹性骄傲

在三月初仍是中国官媒报道提及的“中国骄傲”,出生与成长于北京的赵婷,作为首位在中国大陆出生的奥斯卡最佳导演,目前却在大陆受到全面的封杀,不但奥斯卡得奖不得报道,更被一些“小粉红”攻击成为“辱华”,再次显示所谓“辱华”的新底线,以及“小粉红”玻璃心之脆弱,是如何的荒谬。 

由“中国骄傲”到“辱华”的距离是甚么?原来是因为有“小粉红”找出2013年的美国电影杂志《电影人》(Filmmaker),赵婷当时指自己童年的中国,是“一个遍地谎言的地方”;而另一个澳大利亚的访问之中,赵婷说“美国如今是我的国家”;这两个都明显是事实的说法,前者只谈及自己的观感,后者则完全是事实的描述,那么为何就会变成了中共官方的大逆不道呢? 

早几年香港有“反水货”游行,有人手持“中国人买中国货”、“中国人买中国奶粉”的标语,当时被中国大陆的“小粉红”破口大骂,指这是“港独”,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这些都显示出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就是中国如果不是遍地谎言,为何人民偏偏不吃中国奶粉?

2008年的三鹿奶粉丑闻,至今已达13年之久;回想一下这几年的新闻,例如2013年香港实施限奶令后,当时的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更向一班亲共议员投诉,指控连自己的孙女,也因为香港的限奶令,而令其外国奶粉的供应出现了问题,指事件令他“很头痛”云云;甚至去到2019年6月,三艘中国解放军的军舰访问澳大利亚,只不过短短停留5天,却买了一箱箱的奶粉运上军舰运走;而即使《环球时报》替解放军“澄清”,说“只不过买了50多罐”,问题来了,为何军人竟要买奶粉回国呢?难道中国没有奶粉生产吗?

近日中国大搞“疫苗外交”,结果欧美各先进国家,都拒绝使用中国的疫苗,只有一些发展中国家,愿意采纳中国的疫苗;而中国大陆的人民又如何呢?这两年的疫症爆发之前,香港成为了“医药港”,大批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民,来香港指定要打“非中国公司”同时“非中国产”的疫苗,而指定要外国货。为何中国人自己都不相信中国的疫苗呢?

秘鲁前总统比斯卡拉(Martin Vizcarra)于上年10月“偷步”接种中国国药的疫苗,后成为当地政坛的丑闻,可是今年4月25日仍然不得不在Twitter上,透露自己却仍然与妻子同时确诊染疫;加上早前智利首都圣地牙哥的枢机主教奥斯(Celestino Aós Braco),亦在打了两剂科兴疫苗一个月后依然确诊,这些例子都说明了,中国人民对自己疫苗的担心,正是明显不过的事实;那么说这些疫苗“夸大”了自己作用,又或者一些遍地亲政府说法夸大说法是“谎言”,又为何变成了“辱华”?

说真话,就变成“辱华”,只不过是批评“假大空”以及社会风气,其实半句都没有提到政治,或者威胁政权,都居然可以转眼被全面封杀,这种完全不作检讨,只会唱好的手法,当然只会令社会更加退步。

而更荒谬的,就是如今任何对中国大陆现况的批评,来自香港就变“港独”,来自台湾就变“台独”,来自西藏就变“藏独”,来自新疆就变“疆独”,和日本有关就变“右翼军国主义”,和美国英国欧洲有关,就变“勾结外国势力、八国联军”,好啦来自中国大陆,找不到“独”的借口,就只好馀下一个“辱华”了,真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总之不说谎言,就是罪。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