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国豪离开环时 父叹收入太低难有安身之所

前年在香港机场反送中集会遇袭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的父亲近日在网上发文称,付国豪已从《环球时报》离职,原因是收入太低,无法在北京有安身之所。

付国豪的父亲付学成21日在今日头条帐号发文称,儿子在《环球时报》工作三年,和同事合作愉快,但收入和经济状况却让儿子难以在北京拥有一处安身之所,无奈之下,只能离开北京、离开《环球时报》、离开老胡。其父称,这对儿子来说,是一个痛苦且无奈的选择。

帖文最后说“2019.8.13,成为了历史,《环球时报》成为了过去,而他的目标不会失去,他的脚步依然坚实!”

对于付国豪父亲的帖文,网友反应不一。

有网友认为,北京的房价的确太高,对于工薪阶层来说,靠自己在北京买房根本不可能。

但也有网友问,他爸爸发这个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以为经历了香港事件,就有资本了,这是要《环球时报》或者国家给你解决户口和住房的问题吗?

2019年8月13日,《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国际机场采访“警察还眼”集会示威时身穿记者反光衣,并近距离拍摄示威者样貌,疑似在记录示威者身份。示威者上前盘问了他,但付国豪转身逃跑。 

随后付国豪被示威者包围,有示威者用捆扎带把付的双手反绑了。当时很多人在用粤语和英语提问,也有一些示威者在劝说所有人冷静,有人解开了付国豪的手。

现场秩序稍微恢复一些后,示威者开始询问付国豪,双方用英文对话。被问到“你是谁?”时,付国豪说“我是一名游客。”但立即被质问“那你从哪里得到这件衣服(记者用反光衣)的?”付国豪说,所持有的记者反光衣是由他人赠送。有示威者提出要看他的身份证件,质疑他是“鬼(警察派来的秘密探员)”。

付国豪随后遭示威者用索带捆绑手脚至行李车上,他说“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示威者从他身上搜出各种物品和证件,摆在地上供在场者和传媒查看拍摄。被搜出的物品包括一件“我爱警察”蓝色T恤衫、双程证、一张英文姓名为FU HAO的民生银行信用卡、一张《环球时报》姓赵的记者名片、一张香港警察的名片,还有一张载明“访客”身份于2019年8月6日访港且逗留期限截至2019年8月13日的入境标签,但并没有付国豪本人的记者证(有线新闻记者后来在查询中国大陆记者身份的官方网页找不到付国豪登记的记录,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资料则能找到,胡锡进则称付国豪尚未完成取得记者证的程序,故无法出示记者证)。有一部分示威者站在付国豪身边,推开试图殴打他的人,并劝说其他示威者不要打人,不要脱别人衣服。

事件发生后,中国官媒对暴力行为进行谴责,香港方面则分歧较大,除支持声音外,付国豪的记者身份、工作合法性引起各方争论。

随后付国豪被曝出身份并不简单,他自称是《环球时报》的记者却没有记者证,不但如此他还在中共大外宣麾下的另一家媒体“北京世华万向资讯公司”工作。身份证和信用卡还显示他拥有两个名字,身份证的登记地址位于中共国安部四局的集体宿舍,一时间付国豪的身份谜团成为热门话题。中国官方对付国豪事件的宣传也突然快速降温,大量相关帖子被屏蔽。

2019年9月,《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帖称,《环球时报》召开“香港报道表彰会”,给予付国豪10万(人民币)的奖金,同时称付国豪收入不高,没房,只能租房住,希望10万元奖金可以给他带来好运气,让他在北京买上房,娶上媳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