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罗宇先生

罗宇先生应我之邀出席2016年10月2-4日在美国纽约举行“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正义与邪恶的博弈,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和选择”研讨会。

罗宇
左起:吕京花、钱达、张博树、秦晋、罗宇、夏明、闫怀2016年10月4日美国纽约。(图:作者提供)

罗宇先生住在宾州,他自己驾车从宾州到纽约。三天的住宿真是难为了罗宇先生,让魏京生与罗宇两个老男人挤在一室。罗宇先生在研讨会上有演讲,他的主旨是希望中共有序地步入民主化。

旋即澳洲悉尼有国际会议,我建议主办单位邀请罗宇先生来一次澳洲,会议方也痛快地应承了下来。会后就在寒舍小住,此间有过比较密切的交流,我也尽量让罗宇先生与悉尼本地的朋友进行了广泛的接触。悉尼的众多朋友们对罗宇先生也都很热情,毕竟可以通过与罗宇先生的叙谈获悉很多中共第一代得天下者不为人知的秘辛。譬如一位作家夫妇热情做东,与之相谈甚欢,席间问了几个问题,林彪是否被击落,毛的混乱不堪的私生活,等等。

罗宇先生还是非常崇敬毛,并说了毛表弟文强与林彪黄埔同期,曾经相互打架斗殴。那天我还带着罗宇先生去澳洲民族台SBS电台接受访谈,我在一旁,听着罗宇先生的对答很直接,很到位,也体现了他思想深邃前卫。

相关文章:网传中共大将罗瑞卿次子罗宇纽约逝世 享年76岁

那个时候罗宇先生就已经开始写公开信给习近平,当我比较清楚了罗、习两家关系和渊源以后,就建议罗宇先生给习近平写一封不公开的私信,通过家人转送到习近平的兄弟姐妹或者习的母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循循劝诱习近平幡然醒悟走人类光明正道,也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千万不要一条道走到黑。罗宇先生接受了我的建议,遂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我,我则委托朋友辗转送交给了习的姐姐齐巧巧。

过了几个月送信人回到澳洲,告诉我信肯定送达了,但是习是否有所感触那就另外一回事了。好在此前我就对罗宇先生和送信人说明,死马当做活马医。

2017年3月拉斯维加斯民阵十三大再见罗宇先生,民阵换届后我接任主席,遂邀请罗宇先生担任民阵顾问,罗宇先生欣然接受。同年9月末纽约中国民主革命大会,再遇罗宇先生。越年2018年4月,又去美国,从华盛顿返回纽约的途中特意经过宾州罗宇先生所居住的小城,与他再次相见叙谈。

最早介绍罗宇先生给我那位友人说他为人实诚可靠,没有架子,不摆中共高干的谱。我与之交往,的确也感觉到罗宇先生的随和、真实和一片善心。当然我本出生社会底层,无缘相交官宦,因此也无从比较。罗宇先生的《告别总参谋部》一书寄达澳洲,分赠给了许多与他在悉尼期间有过交往互动的朋友。从他书中所叙,罗宇先生在天安门事件以后毅然决然脱下军装,放弃官爵离开中共体制,那一份豪情是我所知当代中共官场中的唯一,因此对罗宇先生有一种不同一般的欣赏和钦佩。

今年3月10日收到罗宇先生的邮件,告知我他的电话号码变更了。我随即给他去了一个电话,聊的时间不长,似乎感觉罗宇先生的听力有困难。这是我与他的最后一个通话。

刚才有一朋友发给我一条信息:看高瑜推特,罗宇在纽约去世了!享年76岁。痛悼!

上网一查看,果然是。杜甫诗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人之离世,总有唏嘘。回忆过往四年人世间的相互交往,匆匆落笔,以志怀念。  罗宇先生千古!

秦晋

2020年10月25日于澳洲悉尼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