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中共大将罗瑞卿次子罗宇纽约逝世 享年76岁

周日(10月25日),中国独立记者高瑜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称,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大将罗瑞卿的次子罗宇在美国逝世,享寿76岁。

高瑜在推特上转发来自微信的消息称,“我们亲爱的罗宇于纽约时间22日晚上9:30分在美去世,享年76岁。兄弟姐妹泣告”。

高瑜还在推特附上罗宇的个人照及一张罗宇还上小学的照片。她表示,消息是罗宇的妹妹罗点点(罗峪平)发给友人的。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罗宇1944年10月18日出生于山西延安王家坪,1963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1988年授大校军衔,曾任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1989年,罗宇将军在出席法国航空展时,因不满中国共产党指使解放军武装部队于六四天安门事件镇压学生和百姓而逾期未归,后愤而提出辞职。1990年,与香港影星狄娜结婚。

给习近平写信 推动中国民主

罗宇晚年十分关注中国的民主运动。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从2015年开始,罗宇连续发表19封给习近平的公开信,信中以“习老弟”称呼习近平,同时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民主选举等问题提出建议,这些信都刊登在苹果日报上,在当时引起社会轰动。

2015年,作为根正苗红的太子党,罗宇首度在《与习近平老弟商榷(二)》中提到了六四事件和极为敏感法轮功问题。罗宇在信中说,1989年胡耀邦走时,北京至少有几百万老百姓自发上街悼念。1997年邓小平死时,有一个老百姓上街悼念吗?人心可鉴。最大的冤假错案就是六四法轮功,而且这两件事都是彻头彻尾违反国际法和中国宪法,所以老百姓寄望你为这两件事平反。“世界民主大潮滚滚向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越南共产党自己想清楚了,宣布五年内放弃权力,举行大选。缅甸军政府也自己想清楚了,已经把权力和平移交给民选政府。” 

2016年1月3日,罗宇又发表《与习近平老弟商榷(三)》,强调逐步有秩序地民主化才能避免中共崩溃,首先要全面否定邓小平六四开枪镇压学生,赔礼道歉赔偿,对军队进行宪法教育,让每个战士都懂得绝不许向人民开枪。第二是彻底否定江泽民对法轮功及其他宗教团体的迫害,赔礼道歉国家赔偿。惩办党政军内活摘器官的刽子手。接下来就是平反铺天盖地般的大大小小冤假错案。中国为什么几百亿几百亿美元往外洒,也不为自己的贫困儿童多办点事?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8年7月6日中美两国互征价值340亿美元商品25%的关税,被视为是中美贸易战的开端。罗宇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表示,他正在写信劝习近平停止与美国打贸易战,消除贸易壁垒,和欧洲一样实施零关税:“我跟他说了,中美贸易战根本不该打,你要打牌你没牌,你要以牙还牙你没牙,你光是很鲁莽。你一方面想跟美国人握手,说跟美国人搞好关系,一方面你又吹马克思,开什么纪念马克思大会,你实际上又搞官僚资本主义,你要把这三样搞在一起,这里面有真有假,特朗普(川普)不是好糊弄的,美国人根本不相信你想跟他握手。美国要的是贸易逆差归零,其他你说什么,根本不听。500亿征税,你不吭声就没事了,好,他征500亿,你也500亿,他征2000亿,你怎么办?” 

“专制与民主怎么搞好关系?中国现在的意识形态如果不向普世价值靠近,中美根本没有搞好关系的基础…我是真心诚意希望你成为中国的华盛顿。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大家都推华盛顿为国王,华盛顿说,不行,只能当总统,而且最多当两届,人民直选。从此,美国就引领世界走向现代民主制度”,罗宇说。

相关阅读:痛悼罗宇先生

罗宇叙述与习家的旧情 希望习近平带领中国走向民主

在罗宇发布的第一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的文章中,身为太子党的罗宇表示,自己家与习近平家是旧相识,有一些旧情在。他写道:

习老弟,你当了最大的官,我仍称你为老弟,很多人说不合适。我则认为,如果你听得进去,中国在你的治下还有希望。

我老爸和你老爸在战争年代没怎共过事。进城后,曾同在国务院当副总理,结为莫逆之交。你老爸文革后复出,我老爸已仙逝,你老爸和齐心阿姨(习近平母亲)仍来家中探视,问寒问暖。 

之后,齐心阿姨经常自己走着到我家来,约我母亲一起去人大会堂看戏。我经常给齐心阿姨开门,见了我母亲,总是那句话:他没时间,咱们俩一起去。直到八七年,你老爸反对整胡耀邦,被邓小平、杨尚昆定为“精神病”,软禁到深圳,我母亲每年去广东度寒,仍去探望你父母。 

九九年,你老爸被允许回京一次,摆了几桌,当官的一个没请,就请了一帮当权者不大理的老太太。餐桌上,耀邦的夫人李昭阿姨问我母亲:“你知道习老为什么被软禁在深圳?”我母亲答:“知道一点,不详细。”李昭说:“就是因为整耀邦时,习老跟薄一波拍了桌子。”

在外界看来,根正苗红的罗宇主动要求习近平解体独裁的中共政府开启民主道路是不可思议的。对此,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对看中国表示,罗宇小时候和前中共领导人林彪的儿子林立果一起玩,一起成长。由于毛泽东为扶持林彪上位,于是就“牺牲了”罗宇的爸爸罗瑞卿,把他打成“反党分子”被整肃多年,小小年纪的罗宇已经吃尽了苦头,罗宇因为文革期间他父亲被打倒,他也坐了5年牢。但林彪虽能成功上位,最终也落得要逃命的地步。金钟认为,这一切,都令罗宇对中共的体制有不少的思考和反省。

信都摆在习近平桌上了

尽管罗宇写了诸多给”习老弟“的信,但始终未见习当局回应。对此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特意访问罗宇追问那些信的下落。罗宇当时说:“他看得到,这是从‘上书房行走的人’那里传过来的,说是你写的那些信,所有常委的桌子上都有。因为他们专门有一个搜集新闻的系统,他们会把我的信放到里面的。我之所以给他写信,也是因为我知道这个系统。我要是从邮局给他发一封信,他看不到,底下的人就给压了,如果我在报上发表,底下的人就不敢压了。但是人家把信放到桌子上,他看到什么程度,能够听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我希望他能够想一想吧。我给他写的信,任何人看都是好意,没有一点恶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