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迪、张高丽、传媒 谁更失德?

中国网球名将彭帅突然在11月2日晚于微博上爆料,指自己曾经与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有性关系,而且暗示是被诱骗、压力、及在不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开始与那一位年岁上比她大40年的领导人上床,最后却被始乱终弃,而过程中还有张高丽的妻子在旁边配合。这可能是近日在香港人心目中最震撼的新闻了,但这也似乎是近日最少本地中文印刷报章及传统电子媒体报道的大新闻。

其实,在中国这一种政治权力不受制衡,没有舆论监察;只有政治斗争,没有具实效的问责机制的体制下,高层官员的权色关系及桃色丑闻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意外。以政治任务为包装,把一批批年轻女子编配入文工团,再送入中南海伴舞为名,伴领导人睡为实的党务操作,也已经是公开多年的秘密。至于由中央至地方各级别的官员以权势玩弄及操控女性,也是时有所闻,从未间断过。 

这一次特别引起关注,是因为爆料的竟然是一位国家英雄级的体育名将。彭帅曾经在网球项目上夺得过中国运动员罕有的大满贯网球女子双打锦标,虽然含金量及不上另一位女子单打大满贯冠军李娜,但也算是曾经在这个项目上的世界排名第一。与李娜比较,彭帅的形象就没有那么反叛强悍,也应该没有像李娜般公开与掌管国家体育政策及事务的官员唱反调,她也没有试过高调闹着要退出国家队,就算最后还是要打“单飞”,她也没有与中国网协公开闹翻。她因而更受到国内的传媒及喉舌吹捧,在被视作为国争光的中国女子网坛四朵金花之中,他一度是四人中人气最高。 

这一单丑闻爆出的一刻,正值六中全会前夕,加上张高丽被视为是一直与现领导核心激烈斗争的江派成员,因此令不少人揣测是不是涉及党内的权力斗争。不过,张高丽自从2018年卸任副总理一职之后,一直都比较低调,也没有就近两年的各种事态高调表态,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要拿他来祭旗。就算利用这件事把他斗垮斗臭,也不见得可以可以取得重大的政治好处。 

从彭帅那篇贴文的行文方式及内容看来,也不似是出自幕后的高人手笔,加上在一些时序上也有不准确的地方,看来她似真的是在“知道说不清楚,说了也没有用。但还是想说出来”的状态下把事件爆出来。而且讯息被迅即屏蔽,所有相关的讨论都被删除,外交部发言人在面对外国传媒的提问时,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不似是要顺藤摸瓜来搞一场斗争。因此,看来事件应该属实,也不必把事件太轻率地提上政治就斗争的层次来看。从现已见的种种迹象看来,这更有可能只是另一单中国官场的日常事件而已。 

可能正是因为事件的真实性,才令官方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够屏蔽,只能够不断删帖。中国政府总是要把官方的语言搞得有板有眼,弄虚作假时就总是一堆八股文宣,而且义正词严,但面对突发的真实时,就会往往显得束手无策,左闪右避。 

这一次事件最有趣的地方,是让大家都看到这一种对赤裸裸的真实显得束手无策的窝囊,看来已经传染到香港!香港的中文印刷媒体及霸占了电气大波的电子传媒,对这件突发的事件竟然出奇地平静。就连所谓“公信力第一”的那一份,在11月3日,即事件出街之后的第二天,也只是在财经版用了一百多字讲述与张高丽亲家有关的上市公司股价大跌,而且避免谈及彭帅的指控内容。喉舌报章及亲建制传媒,就绝大部份选择避而不谈。 

香港曾经是东南亚地区的新闻及传讯中心,大部份东西方的主要传媒机构都在香港设有办公室或远东地区的总部。香港本地的媒体也曾经百花齐放,竞争激烈。正因为《基本法》承诺过香港可以继续保持新闻自由,而新闻自由及资讯的自由流通正是一个开放社会、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及作为门户的国际城市的最基本元素。当作为第四权的新闻资讯机构都自我克制如此,是不是说明了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随风逝去? 

这一次爆出丑闻,曾经贵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张高丽下场如何,对香港人都无关痛痒,因为他基本上没有处理香港的事务,在中国的官场上他已经是一个过去式。至于彭帅,虽然她已经在网球坛淡出,但经过这次事件,她的个人形象将会严重受损,就算不会受到政治追究,在中国当前的政治气候之下,她以后肯定要面对一段不好过的日子。正如台湾一份报章引述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局长矢扳明夫在面书上的留言,感叹事件中令人“感受最深的是,在共产中国被权贵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性的悲哀”。彭帅作为一位曾经在中国社会出人头地,被捧为国家英雄的女子尚且难以逃脱被权势玩弄的命运,其他的确实可想而知。 

其实,值得悲哀的除了是被权势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性之外,不受制约的权力魔爪所到之处,总是无一可以心存侥幸的。另一位曾经被视为国民骄傲的“钢琴王子”李云迪,早前也因为嫖妓丑闻而被千夫所指,官方组织也高调指他道德败坏,把他的作品下架,取消他的演出,成为了官方威吓及打压所谓“失德艺人”的样板典型。如果把李云迪与张高丽作比较,哪一个更值得传媒报道及重视?如果讲到“失德”,为什么总是最伤风败德的才可以扮演道德教师爷的身份,还要站在道德高地向芸芸众生指手画脚?在这一种权力严重不对等的状态下,道德价值总是因人而异,道德论述总是与权势高低成正比,却又与真实的道德行为成反比。在这一种权势与道德倒置的情况下,像张高丽般高踞庙堂的,无论如何伤风败德,莫说是受到制裁或谴责,就连媒体都要把他的作为遮遮掩掩!只能指控权势要指控的,却不能揭发拥有权势而应当被指控的。在这样的体制下,“网坛金花”与“钢琴王子”的命运会有分别吗?曾经拥抱新闻自由及其专业操守的那些传媒机构,求真说实的道德操守又去了那里?看来还不是同样被迫沦落!

(作者是香港社会学者,曾任香港理工大学副教授,现为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