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冬奥会之前加强恐吓外国媒体

再过六个月,大批外国媒体将抵达北京参加2022年冬奥会的报道。他们可能受到中国政府煽动公众反对西方记者的大规模运动的欢迎,而西方记者在中国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骚扰。 

中国国营媒体、外交官和其他官员过去几个月来不断煽动针对外国记者和媒体的敌对,他们指责外国媒体散布有关中国的谎言。北京近期把矛头对准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再教育营进行广泛报道的英国广播公司。 

但其他媒体的记者也受到影响。一对德国和美国记者上月在河南省报道水灾时受到愤怒人群的包围并一度被拘留。当地人指责这些记者散布反中国的谣言。几个新闻机构此后也报道说,他们收到了死亡威胁和恐吓电话。 

这些骚扰时逢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在今年中共成立一百周年时不断升高之际。中国官员开始了“战狼外交”,经常利用侮辱和威胁试图证明中国不会令人摆布。 

国际媒体环境已经十分紧张,以至于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上周警告说,与中共有关的组织的言辞已经“直接威胁到”“驻华外国记者的人身安全”。 

中国政府在奥运之前的几个月内加紧打压外国媒体,可能会让很多计划派人采访北京冬奥会的媒体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 

不愿访问 

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亚秋(Yaqiu Wang)说,“我认为很多记者感到担忧,”“这在2008年并不存在。” 

王对美国之音说,河南骚扰发生后已经有些外国记者向她表达了担忧。她说,“他们感到害怕,担心这会不会可能也在北京发生。” 

密切观察中国问题的一些记者和学者现在都公开质疑他们有机会时是否会返回中国。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出版的网络杂志《中参馆》(ChinaFile)今年6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其121个被访问的人中有40%表示在新冠病毒旅行限制取消之后“可能”或“肯定”不会访问中国。 

报告说,“尽管他们不能算是科学调查,但(回应)还是显示出中国研究界一群知名人物的态度出现了显著变化。”表达的担忧有:担心受到拘留、骚扰和监控。 

中国2018年以间谍指控为由拘留两名加拿大人之后,此类担心不断增多。很多分析人士人认为此举不过是人质绑架,对加拿大逮捕违反美国制裁的一名中国知名的企业主管做出回应。 

《中参馆》报告引述《洛杉矶时报》前驻北京记者站主任詹姆斯·曼(James Mann)的话说,“情况足够糟,以至于不得不担心你甚至会为几年前发表的任何批评性的言论而被监禁报复。” 

他并指出,“想想你可能仅仅因为持有一本美国护照而像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充当像加拿大人质那样的人质受到监禁,对我国政府做了中国当局不喜欢的事而进行报复,就更加令人不安。” 

中国官员对这些担忧嗤之以鼻。他们说只有那些违反中国规章的人才应该担忧。他们同时否认支持任何的媒体骚扰,表示中国公民的愤怒是自然发生的,是“虚假新闻”和偏见报道的结果。 

但有些记者指出,愤怒可能并非完全是自然发生的,因为中国的“防火长墙”让大部分中国人无法看到英国广播公司、《纽约时报》和美国之音等外国媒体的报道。 

担忧被夸大? 

有理由认为报道奥运会的外国记者不用为他们的个人安全担忧。最大的理由可能是:中国可能不希望在世界关注期间引发负面报道。此外,如果近期历史能够说明任何问题,中国喜欢驱逐记者而不是拘留外国记者。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说,至少有20名外国记者去年以来已经被驱离或被迫离开中国。有些驱离行动似乎是对美国对中国国营媒体实施限制进行报复。 

大部分被驱离的记者都报道了侵犯维吾尔人权或镇压香港亲民主抗议活动等敏感话题。 

很多奥运记者将集中报道奥运,可能减少冒犯北京的机会。他们会像东京奥运一样可能被限制在一个保护性的疫情泡沫之中,极大减少与中国公民的互动。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和东北亚研究副教授林大伟(Lim Tai Wei)预计说,“目前的疫情将为采取措施限制记者的活动空间提供某些理由。” 

他说中国还可能对申请报道奥运的记者进行提前检查。他说,“那些有些记录的人可能无法采访奥运。” 

但北京可能会被某些体育记者甚至没有注意的细节所冒犯。 

东京奥运期间,中国官员抨击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在奥运开幕时使用的中国地图上没有包括台湾或南中国海。 

国内合法性 

有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在奥运会之前可能会对国际媒体采取更加包容性的基调,理由是北京可能希望限制负面报道。 

但林大伟警告说事情要更为复杂,因为中共在庆祝建党一百周年时面临巨大的国内压力。 

他说,“在这个纪念之年,中共最高领导很难在任何议题上示弱,尤其是在他认为事关国内主权的议题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以后即将无限期统治中国。除了在国内巩固权力,中国也对中国的竞争者采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手段。 

林大伟说,“为了获取政党的合法性,它必须表面坚强,控制局势,”“中共和这个国家现在由强人政府管理,就会尤其如此。这个政府可能被认为是毛时代以来最极权和最强势的政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