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瑞关系恶化 瑞典关闭所有孔子学院及孔子课堂

瑞典近日关闭了境内最后一家孔子课堂(Confucius Classroom)。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报导,瑞典自此成为欧洲第一个关闭境内所有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和孔子课堂的国家,这些机构透过北京当局提供的教科书和经费来教授汉语和中国文化。

据中央社报导,上周瑞典境内最后一座孔子课堂被关闭,这座课堂位于瑞典南部法肯伯镇(Falkenberg)。

孔子学院成立于2004年,由中国教育部所属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管理,总部设在北京,中国境外的孔子学院都属分支机构。

目前包括瑞典各大学的共计4所孔子学院以及孔子课堂都已全数关闭,最后关闭的孔子学院位于北部城市卢勒(Lulea),关闭时间在去年12月。

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亚洲计划主持人叶必扬(Bjorn Jerden)表示,孔子学院相关计划的终结,是瑞典对中国态度更普遍强硬的一环。

2005年中国在斯德哥尔摩大学(Stockholm University)成立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2010年中国吉利集团收购瑞典富豪汽车(Volvo)所有股权,一直到2015年,两国的合作伙伴关系都很密切。

然而,两国政府因为中国逮捕瑞典籍华裔书商桂民海一事而陷入纷争,桂民海曾是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

报导称,桂民海事情在瑞典掀起舆论,现任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的战狼式风格让瑞典媒体及人民深有体会。桂从友曾接受媒体访问,谈及瑞典笔会把图霍夫斯基奖(Tucholsky Prize)颁给桂民海,表彰他为言论自由发声时,桂从友公开威胁瑞典文化部长林德(Amanda Lind)若出席颁奖典礼,瑞典要为此“承担后果”。

除瑞士外,美国和加拿大境内的多所大学近年也关闭了孔子学院;澳洲新南威尔斯州(New South Wales)也在去年关闭所有孔子课堂。

全球各地有525所孔子学院和1100座孔子课堂。但批评人士经常指出:‘孔子学院相关计划是中国当局的宣传工具,因为许多内容并非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而是宣扬共产党思想。’

中瑞关系“走钢丝” 多个商业文化交流项目停摆

最近几周来,中国官媒多次抨击瑞典对于COVID-19疫情大流行的因应方式,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瑞典媒体在进行反击的同时,两国之间许多商业和文化交流也被中断。

3月30日,瑞典《每日工业报》( Dagens industri)全版刊登一篇题为《中共的虚假讯息令人焦虑》的文章,大版面揭露中国政府试图推卸。而除关闭孔子学院外,瑞典第二大城哥德堡(Gothenburg)22日也宣布,中断与上海长达34年的姊妹市关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