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航提议更改劳资谈判协议 遭员工反对

澳航(Qantas)认为如果没有更高的效率和足够的确定性,该航空公司将难以提供关键的服务,因此准备要求空乘人员签署新的劳资谈判协议。

澳洲人报报道,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本周四(1月27日)将听取澳废除现行机组人员劳资谈判协议(EBA10)的申请。

此前,97.4%的长途空乘人员拒绝签署新的劳资谈判协议。 为了成功通过申请,澳航必须证明此举不违背公众利益。

上周,澳航向公平工作委员会提出申请,以迫使2500名乘务员接受新的协议,并称此举措可提供更灵活的轮换安排,以及实施两年的薪资冻结。 

澳航在其书面申请中说,终止协议将使该公司有能力通过消除低效率、约束和限制来管理其在后疫情时代的运营。 

申请书中写道,“像澳航这样为公众提供关键服务的企业能够有效、高效和有足够的确定性地这样做,包括在即时和关键的培训和招聘决定方面,这并不违背公众利益(实际上,符合公众利益)。”

不过,澳航承认,在达成新的协议之前,EBA10的终止将对机组人员产生不利影响,他们将失去一系列高额奖励的雇佣条款和条件。

一份为期四年的新协议将包括加薪6%,改变轮值制度,以及增加部分员工的工作时间等。

澳洲乘务员协会(Flight Attendant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反对这一提议,因为在改变轮值制度和低于通货膨胀的加薪下,员工的不确定性增加。 

澳洲乘务员协会全国秘书Teri O’Toole表示,澳航提出的建议将对家庭、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产生严重影响。该协会成员特别反对在每56天的轮值期间,将他们在短时间内被叫去工作的天数从6天增加到9天,在特殊情况下还可以增加到12天。

澳航客户体验和运营部执行经理Rachel Yangoyan在给机组人员的电子邮件中说,其他员工同意为期两年的薪资冻结措施,高管们放弃了可能是三年的年度奖金。 

“我们卖掉了土地,抵押了飞机,并从股东那里筹集了资金,以渡过我们需要多年才能恢复的危机。”Yangoyan写道。

Yangoyan表示,澳航无法提供更多的东西,并驳斥澳航更改轮换制度将严重影响机组人员生活的说法,并称这些变化是为了提供更多的稳定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