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正式申请BNT疫苗进口 文件独缺原厂授权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6月2日表示,卫福部已收到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所属的永龄基金会于6月1日委托台康正式递件申请BNT疫苗进口的申请文件,但“唯一就是没有看到原厂授权书”。美国大学教授翁达瑞以美国法律观点指出,郭台铭“未搞清疫苗跨国买卖的法律规范”。

综合媒体报导,陈时中解释,有疫苗原厂授权书才能代表原厂确实有这些货,并确实愿意贩售且保证会出货,才可能开始相关程序。他并指出,经过探询,很多大的疫苗厂主要的基本政策是跟中央政府往来,因其中牵涉很多伦理和分配问题,未来不排除他们也会卖给一些公司,但目前主要仍采取跟中央政府往来的政策和态度。

郭台铭5月29日在脸书声明表示,将由自己出资的永龄基金会成立专案小组,“预计申请500万剂德国BNT疫苗,未来若核准进口,将由德国空运直抵台湾”。

不过,生技界人士认为,郭台铭要想买到BNT疫苗,不可能绕过在“大中华地区”拥有代理权的上海复星。

无论是生技界或政府高层评估,郭台铭如欲达成其承诺,取得由“德国直送”的BNT疫苗,最可行的做法是,形式上由上海复星代理进口,计入德国BioNTech与上海复星合作的一亿剂额度内。

依据BioNTech当时的承诺,这一亿剂疫苗会由德国制造厂供应,届时由郭台铭和代理的上海复星签约,直接将500万剂的BNT疫苗从德国原厂制作运送到台湾。

不仅德国原厂,BNT疫苗的美国代理辉瑞公司也只将BNT疫苗卖给国家政府。日前有报导说,韩国大邱市政府向中央政府表示,已透过管道取得3,000多万支辉瑞/BNT疫苗,但韩国中央官员初步判断这批疫苗是以非正规渠道获取,下令不得采用。美国辉瑞公司也发表声明指,“公司只会跟国家政府提供疫苗,不会以其他途径供货”。

美教授:郭台铭未搞清疫苗跨国买卖的法律规范

对于郭台铭以火速的40小时送件卫福部,但却缺乏关键的疫苗原厂授权书,美国大学教授翁达瑞2日在脸书发文“给郭董上一堂法律课”,表示郭台铭没弄清楚疫苗跨国买卖的法律规范。

翁达瑞分析,BNT辉瑞疫苗尚未获得“正式使用核可”,而是以“紧急使用核可”上市,而销售紧急使用核可的疫苗,药商要承担极大的法律风险,因为疫苗没有正式核可,药厂无法购买“产品责任险”。

他指出,美国联邦政府为了让疫苗顺利上市,提供药厂三个法律条件:批准紧急使用核可、提供诉讼豁免保护、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其中的“诉讼豁免”保护,除非药厂有“故意的行为不端”,不管疫苗有何差错,接种疫苗的消费者都不能到法院提告,人民将求偿无门。因此,联邦政府还提拨一笔准备金,以便疫苗出错时补偿受害人。

这三个法律条件,只有在美国或德国本土有效,这也是为何日本要捐赠疫苗给台湾,必须先修改采购合约的原因。

翁达瑞表示,企业或慈善机构缺乏公权力,无法提供这三个法律条件,因此药厂只跟政府交易,就算有企业或慈善机构愿意出资,当地政府仍要共同签署采购合约。在台湾面临的处境上,因为有两岸互动的因素,复杂度又提高许多。

翁达瑞指出,BNT疫苗的大中华区代理权,掌握在上海复星手上,结果是卫福部向德国采购时,就因为国家称谓的争议而被挡下,就算这批疫苗由永龄基金会出资购买,基于前述原因,卫福部也要共同签署,国家称谓争议仍然存在,除非卫福部用“中国台湾”的名义。

翁达瑞进一步分析,用中国台湾来规避称谓问题有几个严重的陷阱,首先是台湾落入中国的统战圈套。其次是即便如此,中国也未必会放手,因为BNT疫苗尚未获得中国批准,若此疫苗可在台湾施打,就表示中国的法律不及于台湾,也就是台湾享有独立于中国的主权。

翁达瑞说,最后一个选择就是德国药厂从中国取得在台湾的诉讼豁免保护,但这个豁免保护无法真的保护德国药商,因为中国政府没有台湾的司法管辖权。结论就是,无论郭台铭如何打擦边球,只要卫福部共同签约,就无法回避国家称谓的争议,就算蔡政府不坚持国家称谓,这个采购案最终还是要面对台湾主权独立的事实。

除了郭台铭外,另一个较受瞩目的团体是佛光山。佛光山所属的国际佛光会提议进口50万剂强生公司的疫苗,但外媒报导,强生公司已回应表示,“在目前疫情紧急状态期间,公司只跟政府机构和欧洲联盟执行委员会等超国家组织协商疫苗采购事宜”。强生公司的声明大体上也代表了目前各国际疫苗大厂的基本态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