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买到疫苗了,这代表什么?

郭台铭跟台积电买到BNT疫苗了,这代表什么?

在野党会说,政府买不到,民间企业买到了,这代表政府无能;执政党会说,政府买不到,民间企业买到了,这代表不可言说的中共压力无所不在。在野党支持者会说,这都是郭台铭的功劳,执政党不要现在来沾光抢功;执政党的支持者会说,如果不是政府一路开绿灯直接授权通力合作,哪来的一千万剂BNT疫苗?

我们要说,谢谢鸿海及台积电慨然捐赠疫苗,这是一次台湾公私协力外交出击采购疫苗的典范,如果缺了任何一方,这桩疫苗采购可能都无法成局。但是,“郭董买到疫苗”的背后,对台湾社会还有更深沈的意义。

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13日发文描述这桩BNT疫苗采购案的过程,他说,自己是在今年1月13日接到台北高层指令,奉命亲与BNT高层联系,原来,疾管署在签完BNT疫苗采购合约后寄回,却石沉大海。为了了解这的过程,谢志伟重新阅读此前三个月双方的书信往来,“尤其看到1月6日的英文新闻稿里具体提到‘共五百万剂疫苗。三月供应60万剂,四月一百万剂,五月一百万剂,六月一百万剂,最后,七月一百四十万剂’时,我感到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对方对于我方自称“我国”有意见,疾管署立刻回函改为“台湾”,但却未获回应,原本差一步就要达成的BNT采购合约,就从此石沉大海,一直到五月中郭台铭也加入采购BNT,才又死灰复燃。 

为什么台湾政府买不到,郭台铭的加入却可以让BNT疫苗起死回生?为什么别的国家买BNT没问题,台湾政府买就有问题?为什么台湾买莫德纳、AZ都那么顺畅,想要买BNT就得九弯十八拐?关键当然是BNT的“大中华区总代理”上海复星。所以,美国官方公开说:“北京方面正在以政治因素为由,全面地阻挡台湾购买疫苗。”德国大报《法兰克福广讯报》说,北京不放过任何机会,制造台湾政府无法照顾台湾人民的印象,因此当上海复星愿意提供疫苗给台湾时,遭中国政府反对。 

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你可以批评这个政府在购买疫苗时不够积极、忧谗畏讥、失去决断,但实在不能对中共以政治手段胁迫台湾疫苗采购的蛮横行径装作没看到。从最早的“炒作国产疫苗股票”到“阻挡BNT疫苗进口”,种种失去比例原则的批评,反而模糊蔡政府疫苗政策该被质疑讨论的焦点。 

台湾从五月中旬每日五、六百个确诊的高峰,到现在每天30个以下确诊的可控状况,关键在人民的高度自律,其实跟有无疫苗干系不大。不过,即将卸任的AIT处长一句“台湾疫情不严重”,被有心的政治人物炒作成“是嫌台湾死的人不够多”、“美国没卖一支疫苗给我们”,瞬间挑动台湾内部两股意识形态的激烈对立;而台湾大乱,共产党形势大好,这刚好是它们卡住这批BNT疫苗时,最想看到的局面。 

事实是,即使郭台铭与台积电如此卖力,他们所采购的疫苗最快也要到九月底才能陆续分批到台湾,以目前台湾已拥有七百万剂疫苗在手,加上每月进口三、四百万剂疫苗的速度,以及疫情缓降的趋势,这批BNT疫苗到货时,锦上添花的程度恐怕远高于雪中送炭。朝野阵营把大量的时间精力耗费在这批无法稍解燃眉之急的疫苗,还吵到剑拔弩张、势不两立,显见疫苗攻防是虚,政治对立才是实。 

日本学界的“台湾通”、日本外国语大学小笠原欣幸过去两个月观察台湾社会的“疫苗焦虑”后,归纳了三点台湾人的政治性格:一、自我中心;二、服从权威;三、不愿思考而善变。他认为在面对外部挑战时,台湾社会常陷入集体歇斯底里的焦虑之中,但过一阵子再自我缝合、充满活力。 

回首过去两个月台湾社会的“疫苗焦虑”,对照郭台铭被迫必须此地无银三百两“感谢”大陆北京当局让这次疫苗采购回归“商业谈判本质”,以及蓝绿阵营毫无建设性的政治攻防,台湾人是不是也看到了小笠原眼中的自己?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