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要做人脸识别的奴隶吗

人老了,最重要的就是不折腾。摔一跤、碰一下,可能都会造成很大的损伤。 

可是今天看到的一个视频,让人想骂娘。 

据@四川观察报道,这是一位94岁的老奶奶,社保卡未激活,因为行动不便,被家人抱着在银行进行人脸识别。有网友爆料,此事发生在湖北广水。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不知道大家看了是什么感受,我看了感觉是可气又可笑。我们还没有被人类制造的机器人统治,但是已经开始被人类发明的技术折腾了。 

一个94岁的老奶奶,穿着那么厚的棉衣,却要被从家里折腾的银行,然后再折腾到半空中…… 

如果人脸识别是个人的话,我想他应该是个皇帝,所有人都要围绕着他转。年轻人要点头哈腰,老年人要亲自拜访,银行员工要侍立服务。 

最近,“人脸识别”刚大秀了一把存在感。由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将年卡中的指纹识别入园变更为人脸识别入园,被法学博士出身的用户郭兵告上法庭,成为所谓的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 

好在,杭州富阳区法院一审判令,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 

而杭州,又是第一个为人脸识别立法的城市。是的,你可能还没在意,现在全国搞得如火如荼的人脸识别,小区保安拿着大喇叭吆喝的人脸识别,还是在“无法”的情况进行的…… 

我所在的小区,从两个月前就开始突击录人脸识别。表面不说强制,但是不录你就进不了门,然后只能在门口等着别的人进来,如果他已经录了,你可以蹭进去;如果他也没有录,那么你们只好等着下一位。 

最后,大家都只能乖乖去录。怎么完成打着“方便居民”旗号的人脸识别任务?折腾居民呗,把他们折腾累了,自然乖乖去录了。 

而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所在的小区,现在倒是人人都录了,可是摄像头却不灵了,时常需要门内的人来开门,让“不便”更上一层楼了。 

所以,我刚才忘说了,如果“人脸识别”是个人,并且有脸的话,我想先抽他两耳光。管他是领导还是帝王,死也要死得有脸面些。 

说到人脸识别带来的麻烦和风险,早已经不是一例两例。 

2018年,湖北黄冈,一位九旬老人,同样是被抬着,从武汉赶到红安县参加社保年审。由于当地办公室在三楼没有电梯,家人只好找来轮椅抬着老人爬上三楼……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2019年,四川什邡,一男子趁网恋的女朋友熟睡,用人脸识别盗刷其2万余元。 

2019年11月,媒体报道,美国圣地亚哥的一家AI公司,用特制的3D面具破解了人脸识别,不仅能够完成微信、支付宝刷脸支付,还能够刷脸进入我国的火车站。 

而就在上个月,广东惠州,陈先生为继承已故父亲的一笔存款,无法进行人脸识别,被要求证明“我爸是我爸”,在银行、公证处、派出所、居委会来回跑了七、八次,历时7个多月,都没有如愿。 

最后陈先生直接把这事反映到国务院督查组,才算解决。 

所以,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的工作人员,到底把人脸识别当成了什么?掌握唯一真理的主?没了它世界转不动了? 

在便利没有过多体现,风险却不时露出的情况下,人们到底有没有权利,选择不那么先进的生活方式? 

是不是说有了指纹技术大家都要录入指纹,有了人脸识别技术大家都要录入人脸?不然你就进不了小区,回不了家?我们花钱买的小区到底谁说了算? 

在到处是电的时代,就不允许点蜡烛吗? 

管理者更是服务者,不能总是从方便管理的角度去做事情,归根结底是要方便民众,要为民众安全着想。 

在个人信息动辄泄露、人肉风行的时代,人脸识别的应用,可以慢一点。 

以前没有人脸识别的时候,天没有塌下来,现在不用人脸识别,天也不会塌。 

那些不想做人脸识别奴隶的人,该有活着的空间。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与归随笔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