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做中国的朋友很难吗?

上星期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先生又在澳大利亚媒体上又火了一把,王公使2月25日在“澳大利亚中国工商委员会首都分会” ( 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 in Canberra) 年度晚宴上发表演讲, 他说:“现在在澳大利亚做中国的朋友真难”…..那些污蔑诋毁中国,破坏中澳友谊,损害两国人民关系的败类会遭人唾弃,他们的后代会羞于他们今天站在历史的反面。”

本来嘛,王公使这种在小圈子里面,带着气急败坏情绪的吐槽,澳洲媒体一般懒于报道,不曾想到有好事者在堪培拉大使馆的网站上把他的此般讲话翻了出来,又找出当晚的演讲视频记录,3月2日ABC新闻,《澳大利亚人报》等主流媒体开始报道王公使的讲话,引发了澳大利亚学者的关注和评论,澳洲《旁观者》周刊的评论员Arthur Chrenkoff在评论王公使的讲话时说:“如果批评中国共产党是“败类”,那么,王先生也请算我一个.”

笔者读了报道之后不得不再次佩服王公使的混淆概念的水平,他又用中共惯用的混淆概念手法,把中共̖ 中国(共)政府和中国人民ˎ中国搅在一起。中共官员和宣传机构总是故意错误地将政党ˎ政府ˎ人民ˎ国家表述为一个整体名词,模糊这四者之间的区别和界线,巧妙地把中共包装成中国的代名词,把任何批评中共或者中国政府的话或人说成是诋毁中国或者反华人士。

其实在澳大利亚乃至世界各地,要做中国人的朋友一点都不难,但是要做中共的朋友还真有点难。同中共做朋友,你要知道它的性格,当你强过它的时候,它会像狗一样地对你屈从,而当它视你比它弱的时候,它也会像狗一样对你狂吠;你要知道它的德行,当他需要你的时候,它会同你微笑握手,言必朋友友谊,当它认为你挡了它的道的时候,横眉竖眼,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你还要知道它的脾气,它喜欢阿谀奉承,你如果说了它不喜欢听的话,会立马不高兴,后果很严重哦。

不知道当王公使在讲那番话的时候,有没有想想中共政府是怎么做澳大利亚的“朋友”的?让我们一起来梳理一下中共是如何对待澳大利亚这个朋友的吧。

2017年之前,澳中关系虽然有时有一点小诟病,但总体还可称之为“好朋友”的关系,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了中国发展必需的ˎ 海量的铁矿石ˎ石油ˎ天然气ˎ煤炭等矿产品和小麦大麦ˎ以及中国人餐桌上不可少的牛羊肉和猪肉等农产品等,向中国敞开了投资澳洲的大门,中国企业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买到他们所需要的各类资产,中国也向澳洲出口了大部分的工业机电产品,家电家具,纺织品和日常用品等,大批年轻的学子来到澳大利亚留学,中国人也涌进澳洲旅游,享受澳大利亚特有的蓝天白云。

然而,2017年底的时候,澳大利亚政府准备修订已经过时了的《反外国干涉法》和《反间谍法》,此举立即引起了中共政府的不满,中共大使馆直接出面表示关注和反对,他们声称这个法律带有种族歧视,在澳华人会因实施这个法律而受到歧视,鬼知道他们的逻辑从哪里来的。这次淳朴的澳大利亚人,包括大部分像笔者一样的澳洲华人不干了,在自己的国家里,制定修改保护国家主权和利益的法律,外国政府凭什么指手画脚?2018年,澳大利亚朝野两党一致通过了修订的《反外国干涉法》和《反间谍法》。这下中国政府不高兴了,他们甩出了限制中国人到澳洲旅游和减少澳洲进口牛羊肉的经济制裁手段,给土澳人眼色看看。

2020年,起源于武汉的新冠病毒在全世界大流行,迄今为止超过1.2亿多人口感染了新冠病毒,造成了261万人死亡,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病毒传播和灾难。澳大利亚政府在2020年4月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搞清楚有关病毒起源和大流行的原因,可以帮助人类学习下一次如何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这本来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澳大利亚的声音其实是代表了世界上所有受新冠病毒施虐的国家。但是,这次“熊狮“真的愤怒了,掀翻了“友谊的小船”,“强国不高兴,后果很严重”。2020年5月对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大麦突然被佂收80%的关税,基本上让澳大利亚的大麦无法在中国市场竞争了;接着澳洲4家主要牛肉出口企业被中国以检疫包装问题为由,停止进口了牛肉;8月份,中国又以反倾销的名义,向澳洲进口到中国的红酒征收200%的关税,澳洲红酒在中国市场也基本没戏了;到了11月份,中国大使馆向澳洲媒体公布了澳大利亚的14条“罪状”,要求澳洲“改正”。淳朴的土澳人当然不会理会,结果澳洲人又发觉他们的龙虾ˎ木材被卡在中国海关,满载出口到中国的几十艘运煤船进不了中国港口了,准备到澳大利亚留学的学子被中国留学中介劝阻不要去澳大利亚学习…..

上述事实,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政府是怎样用自己的市场和经济力量来霸凌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人是平和善良的,同时也是正直理性和充满正义感的一群人,他们没有想过要鄙视和羞辱中国这个国家和中国人民,但是在面对中共和中共政府赤裸裸的威胁和霸凌的时候,即使有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在原则和价值观面前,在国家主权和利益面前,澳大利亚人和政府没有屈服。不做王公使所称的“中国的朋友”,才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我们的后代会为我们今天的选择而骄傲。

王晰宁先生你懂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