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再恶化暂停战略经济对话 双方交锋一次看

中澳近年因南海争议、国安等问题陷入磨擦。澳洲日前宣布取消北京与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中国6日则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活动,关系再度恶化。

中国过去一直是澳洲最大贸易伙伴,十分倚赖澳洲矿产资源,中国资本先前也大举投入澳洲房市。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赴澳洲进行国是访问,双方半年后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可说是中澳关系最佳时期。

不过,澳洲在2016年7月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后和北京唱反调,对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倡议反应冷淡,2017年又多次以国安为由挡下中方投资案,使双方关系陷入低潮。自当年起,中国和澳洲双方领导人就未再进行互访。

当时,澳洲媒体轮番指控中国“渗透”,以间谍操控在澳的商人和留学生,并透过献金影响澳洲政治进程。最终促使澳洲政府修改法例,禁止外国政治捐款,并在2018年通过两项法案,要求为外国办事的人士向澳洲政府申报活动,以及收紧间谍定义、引入多项与外国干预有关的罪行。

澳洲更在2017年11月发表14年来首部外交政策白皮书,对中国日益扩张的影响提出警告,指北京无视二战结束以来国际间“基于规则的秩序”,并对中国在南海军事扩张恐致亚洲冲突表达关切。

2018年起,澳洲政府也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中国电讯商中兴通讯和华为参加澳洲的5G网路建设。

对于上述指控,中国均予否认,并指责澳洲政府陷入冷战思维,对中国诉诸意识形态偏见,为中澳关系制造壁垒。

而随著中澳关系渐趋恶化,自2019年起,澳洲公民在中国遭拘捕的状况频传。

中国前外交官、澳洲籍异议作家杨恒均2019年初入境广州后,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活动,遭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审查;并于8月23日被控涉嫌犯下“间谍罪”遭正式逮捕。

曾是澳洲两大政党金主,且涉及多项促进中国利益争议的中国富商黄向墨则在同年2月传出申请入籍澳洲被拒,同时因为居留签证被取消,无法返回澳洲。

之后,在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担任主播的澳洲公民成蕾(Cheng Lei)又于去年8月被控涉嫌违害国安而遭拘捕。澳洲广播公司(ABC)记者伯特尔斯(Bill Birtles)与澳洲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记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随后也在被中国国安人员问话后,逃往外馆寻求庇护数天,并漏夜离境。

中国外交部当时则指控澳洲安全情报机构,于同年6月下旬以“可能违反澳大利亚反外国干涉法”为由,对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新社驻澳洲的4名记者,进行突击搜查和盘问,并扣押工作电脑、手机,以及记者子女使用的儿童平板电脑、电子玩具等物品。

另外,中国自去年5月起针对澳洲大麦开征关税,8月起又针对葡萄酒采取相同做法,之后甚至要求能源企业和钢铁厂停止自澳洲进口煤炭。

分析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对澳洲采取报复行为,以回应澳洲禁止华为参与5G网路基础建设、订立反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向国际社会倡议要独立调查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来源。

不过,澳洲国会仍在去年底通过一项对外关系新法案,让联邦政府有权否决州当局、大学跟外国签订的协议。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今年4月便运用新法,取消北京与维多利亚州(Victoria)的“一带一路”协议;紧接著又在5月3日宣布,正在检讨中国岚桥集团租赁达尔文港(Darwin Port)99年的租约,且有可能予以废止。

外界普遍分析,莫里森可能援引去年12月通过的新法,取消中国企业长期租用达尔文港和纽卡索港(Newcastle)的合约。

为此,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6日发表声明,声称澳洲联邦政府某些人士近期“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中方决定自即日起,无限期暂停与澳洲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组织协调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