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大势已去?财经专栏作家怒批白眼狼 盟友纷纷切割

“反美斗士”司马南日前被曝曾在美国买房产,引发舆论炸锅,其后他的微博、今日头条等所有社交账号全部被禁言一周。禁言解除后,向来在网络上极为活跃的司马南仅短暂活动后又停更10多天,引来许多猜测。9月6日,大陆财经专栏作家突然撰文批司马南是“白眼狼”;与此同时,另一篇网文则盘点了多位昔日“盟友”与司马南切割,凸显出司马南大势已去。

9月6日,“菲姐聊政经”的微博号撰文《农夫与蛇:谁救了司马南?》,指出2012年司马南在美国机场被电梯夹了头,当时救他命的刚好是她的家人;但多年以后,司马南反把她的微博账号投诉封号,罪名是“造谣诽谤司马南美国买房”。

“菲姐聊政经”称,这是一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不悲伤,很滑稽,也很可悲。

“菲姐聊政经”最后质疑,“作为信息和意见广场的微博,允许司马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攻击这个打倒那个,为何质疑司马南的几句话甚至一个跟帖,都能成为销号的依据?是谁,给了司马南及团队权力,可以直接剥夺他人宪法赋予的权利?”   

与此同时,网络流传一篇题为《盟友纷纷切割,司马南大势已去》的文章,盘点了司马南被禁言期间,纷纷与其切割的几位昔日“盟友”,并直言司马南当下的境况,恰恰印验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树倒猢狲散,鼓破万人锤”。

文章这样写道:

正当司马南粉丝们喜大普奔的迎接司马南被解除禁言之时,紧接着发生的一系列情况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首先是今日司马已经不是昔日司马,“复出”后的他不仅5000多条视频被删除,再无昔日那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气魄,而是靠炒几碗昔日不痛不痒的剩饭刷存在,乞求示弱。他新注册的“胡同里的小老头”视频号,也不过重复一下网上对贾浅浅的议论之类,再也没有昔日惊悚之语。 

然而,最让司马南扎心的,一是他背后的饶瑾资本疑似全面撤离,顿失资金和团队支撑;二是他昔日的同盟张捷、李肃、孔庆东们纷纷对他的残酷切割。

逐利弊害是资本的本性,既然你已人设崩塌,给我带来不了利益,我当然毫不留情的弃之。前者还有情可原,但同盟们的反向插刀、落井下石,则让司马南深感人性之惨烈,手足皆是虚空,见证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名门之后,嘴上情义无价,个个自私自利,精致利己。

在司马南被禁言的前后,其被资本加持,以收割韭菜为目的的党羽们,当然春江水暖鸭先知,闻到了一些不利于他们人设的风向。为维系自己未来的生存银两,开始对摊上大事的昔日亲密伙伴头顶落刀,以示切割。

首先是同一战壕的著名咨询专家、院士之子李肃,过去常配合司马南输出反美、反日、反资本的时政类访谈节目,尽管大器未成,但也跟着司马南喝了口浓汤,今日,不得不吐出来。

貌似一脸无辜的李肃日前对着镜头道,自己是被司马南忽悠进直播的,原来发现钱这么好挣,是这样做生意的,哗哗的挣钱。“现在这几个分钱的账户,都是属于办得相当好的,不管是头条,还是好看视频,你只要做得好,热度高,每个月都分钱的。”“我跟着司马南弄了几期,就发现哗哗地来钱了。”

李肃透露,司马南靠割韭菜每年挣的银两是他的十倍(李肃年入千万)。切割之余,那种“司马你个东北小混混凭什么比我这种大院长大的‘院士之子、海归之光’挣那么多?”的陈醋味道绕梁不息。 

李肃之后,司马南的老朋友北大孔庆东教授,这位号称孔圣后代的著名网红教授,在经受无数次的官方警告后,不敢再使用村妇骂街之语。此次发声,孔教授以其北大文学博士的超高语境足以让小网管们轻松放过,杀人不见刀的讽刺最见功底:“有本事可以劳动致富,动不动打击爱美企业家的爱国热情,是容易有一天被打成敌对势力的喔……”

然而,刺向司马南内心最深一刀的,则是和李肃一样都是院士后代的张捷教授的反水,直指司马南攻击联想的最大噱头“国有资产流失”是子虚乌有。此言竟然来自司马南攻击联想最关键时刻提供炮弹的中科院弟子之口,足以让司马南造谣攻击民营企业的惊世谎言轰然倒塌,让司马南把爱国当生意,造谣惑众、挑动社会分裂所精心编织的一系列逻辑链条断裂。

司马南亲密战友李肃反水,站出来揭露司马南的财富密码;中科院子弟张捷收回昔日话语,一口否认联想不是国有资产流失;北大教授孔庆东用讥讽语言挖苦昔日老友,恨不得直言“我不认识司马南”。

作为背后有美国人背景的饶瑾资本支撑扶植的司马南团伙张捷、李肃与同一战壕的孔庆东们,为什么在司马南被禁言前后敏感期开 始“内卷”,自打自脸,尤其是张捷那句“联想问题主要不是国有资产流失”,其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密码呢? 

如果我们起底司马南这些亲密战友的大底,就会看到“物以类聚”这句成语的深刻寓意。年龄相仿,且都得益于伟大开个开放的这些时代人物,都有着近似经历。

这些人大都是具备传奇经历,投机取巧,自私自利,取财无道,人设崩塌,是一代知识分子异变的活样板。

当草根出身的司马南颠沛流离,穿越中直、媒体、大学、打假、转基因、自媒体人等无数角色时,一门三院士的中科院弟子张捷,同样云游于央企、大学、律师行、金融地产投资、自媒体行当,貌似满门精通,但却无一有成,与其前辈相比,真是羞煞脸。张捷先是被中信基金会官方除名,又是被网友曝出经历作假。书香世家,口里衔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不仅没为家族争光,反而沦落到于南锣鼓巷8号那样靠造谣吸睛吃流量生意饭的地步。

再说李肃,身披著名石油科学家院士父亲光影,高就北京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休斯敦大学亚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社特邀研究员,以及和君创业董事长,著名管理咨询专家。如果按照高大上之路走下去,早该功成名就。可惜被司马南带入壕沟,一代名流,竟为五斗米折腰,丑态毕露。

虎年大灾,天数显露。人性在此动荡之年无比浮躁,精英个个蜕皮,露出精致利己与为富不仁,无有吃相,令世人唏嘘。 

日前结束的国家网络文明大会发布了《共建网络文明天津宣言》,形成六点共识。要求严把网络导向,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净化网络生态,合力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迎接下月党的大会胜利召开。

在此大背景下,国家对网络进行的一系列清扫活动意味着什么?对气候极其敏感的司马南团伙,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也就是他的同伙纷纷与他分裂,他“复出”后一再示弱的最好解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