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选获票高于香港特首——政治陷阱与不按牌理出牌

第一次参选,点票至截稿前,所获票数857票,立即被传媒报导,这票数高于梁振英当选香港特首的689票,高于林郑月娥的777票。事实上,无论竞争对手、其他团队、自己团队,以至自己,都并不看好会拿多少票。自己一个最坏打算,就是可能仅得数十票。

最近发觉自己被“上升”视为“危险人物”,原因是“不按牌理出牌”。这当然是指“对手”的“牌理”,并非我的牌理。就以东林村“Pre-Poll”提前投票站来说,其他候选人每天从早到晚站在那里,足足站了两个星期,海报贴得满满的。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友好与选民,都奇怪为什么不见我在提前投票站出现,为什么鲜有我的海报?

竞选成本非常有限

细看东林村“Pre-Poll”提前投票站的点票结果,一友好“拨票”团队,获244票。一竞争对手获514票。那友好团队,曾经有点质疑我为什么不出现投票站拉票。而竞争对手,则因为从来没见我在那个提前投票站出现,而显得沾沾自喜,瞧不起我。

笔者心里在想,那个提前投票站,可能只能够拿到一两票吧?点算结果,从来没有在那个票站出现的我,竟然获109票!这109票,到底是怎么来的?自己也感到诧异、惊讶。其他候选人,是每天从早到晚站在那个投票站,站了两个星期,才拿到244票、514票!我“躺平”就拿了109票!

有一选民,从不认识,花了三个小时研究每一候选人的资料,然后联络我,说选择支持我。但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出现那个提前投票站?为什么不见我的海报?

我坦白解释竞选成本非常有限,只有一二千元,对手轻而易举就可以拿出数万元。经费捉襟见肘,我只能够把有限的款项,重点放在印刷宣传单张上,馀下款项印制少量海报。寥寥可数的几张海报,张贴一两天就已经被人撕毁。

事实上,铺天盖地的海报,除了不环保,浪费纸张,也可能令人反感,产生反效果。有一次,我站在火车站外派传单,刚好遇到竞争对手在街头放满海报宣传。一选民以为我是那对手的人,很不高兴地拒绝拿我的传单。我立即解释,我并非那对手,是独立的候选人,那些海报不是我的。这选民听后立即改变态度,高兴地伸手拿我的传单来看。

澳洲人澳洲选举权

到底会有多少人,去投票站之前,从没考虑投票给哪一个候选人?而是到了投票站,看到哪个候选人“英俊潇洒”,然后投其一票?正因为考虑到这个问题,我宁愿花更多时间,亲自深入住宅区,逐一敲门,去跟选民交流。这样跟市民大众交流,实际上比站在票站门口只是打个招呼,所花的时间更多,但更有可能争取每一票。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获票,能够超出预期。当然,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星期内,接触整个选区二万多选民。

在澳洲参选,先决条件就得拥有澳洲国籍。只有澳洲人,才享有澳洲的选举权和参选权。中国人不是澳洲国民,没有澳洲的选举权和参选权。中国人如果想在澳洲享有选举权和参选权,首先得放弃中国国籍,不做中国人,宣誓效忠澳洲,才可以取得澳洲国籍,成为澳洲选民。

然而在澳洲的华裔社区,存在一个“两极”的现象。一些华人,只是因为看到出现华裔候选人,就投华裔候选人一票。另一些华人,则对“中国人”嗤之以鼻。听说网上有一华裔社群,看到我出来参选,见到我的面孔,就说“绝不投任何中国人一票!”这样的言论,主观把我当成“中国人”!

参选为了全体市民

拙作开宗明义,今次参选,是为了维护“Ryde”莱德市全体市民大众的利益,不是为了少数人。拙作也多次公开澄清,我从来没有拿过中国护照,我三十年前入境澳洲,手持的是港英政府签发的“CI”(身份证明书)。笔者也多次批评过去的参选人士,不应该提出竞选“是为了中国人服务”。如果参选是为了中国人服务,应该回去中国,而不是在澳洲。

但正如拙作提过,有的“有心人”,是故意给你设“政治陷阱”。有人在我团队的竞选网页留言:“一边支持香港……一边又跟大陆来的人混在一起,我非常怀疑你的真实动机。”这留言不打自招,其本身“真实动机”,就是反对香港人与大陆同胞团结起来。

除了有人设政治陷阱,故意造谣所谓“港独”之外,还有另一手法就是问我对“中国大一统”的态度。如果你反对“中国大一统”,你就被被打成“港独”。如果你支持“中国大一统”,就被打成“中华胶”或“亲共”。这类人的意图是“挑拨”、“挑机”,是为了想方设法指证“你不对”,证明自己“一贯正确”,并非真心想互相交流切磋。

欧洲小国更加自由

是否支持“中国大一统”,与澳洲地方选举无关,但作为思想交流也无妨。为了避免堕入政治陷阱被打成“港独”或“亲共”,笔者仅能指出历史事实:“我觉得欧洲有这么多小国家,大家都很独立自由。我觉得秦始皇拼吞六国之前,春秋战国的人民百姓,比秦始皇治下更自由。”

笔者接著指出:“但如果小粉红问我是否支持大一统,我说大元帝国横跨欧亚好厉害!起码得收复外蒙古和海参崴,一寸不能小,小粉红们快点去收复海参崴啊!”“有心人”见到我没有堕入其预设的“政治陷阱”,很不高兴,也不顾历史事实真相,仅能回应:“不多说了,你不是一个真诚的人,太滑头”!

到底谁“真诚”?谁“不真诚”?谁“滑头”?对方又一次不打自招,其目的并不是彼此互相交流讨论,其目的只是寻找机会,宣扬自己“一贯正确”,别人都是“错”的,并非真心去看看历史真相。

这类“有心人”,也从不公开写文章表白自己的政治立场,只是寻找机会去指责别人如何不是,以攻击别人来抬高自己而已。这类“有心人”,从没想过要自己身体力行,通过实践去改善这个社会。

从“议政”到“参政”,往往牵涉到“输得起”还是“输不起”。笔者“一无所有”、“输得起”,更相信人应该是自由、自主、独立的。从“议政”到“参政”,当然没有必要按照别人的牌理去出牌。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作者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林松(Lin Bin) 

林松
林松(图:林松提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