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故事

华人朋友夫妇有一儿一女,男孩元元,女孩甜甜,他们2015年底移民澳大利亚墨尔本。初来乍到,饱尝异乡他国清新的空气,安静的环境,四口之家,幸福美满,享受着美好的生活。一段时间后,妈妈要带着哥哥回中国去看望爷爷奶奶,甜甜依依不舍,经再三劝慰,甜甜平静下来,和爸爸在家耐心等待妈妈哥哥的归来。

2016年4月,妈妈带着哥哥从国内返回墨尔本,一家人恢复平日的亲情团圆,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元元和甜甜看见别人家的狗狗猫咪很可爱,两个孩子恳求爸爸妈妈也抱养了一只小狗狗。狗通人性,每天大人下班回来,一家人都要逗着狗狗玩,有时带着出去遛弯,四口之家好像变成五口之家,亲亲热热,乐在其中,谁也离不开谁。每天,当大人上班小孩去幼儿园后,小狗狗一个人在家寂寞的苦熬等待,有时跑到窗口,用爪子掀开窗帘,盼望着主人回家。下午全家人推门而归,小狗狗疯也似的往家人身上扑,舔手舔脚,摇尾乞怜,不离不弃,无比的亲热。

甜甜是一个漂亮的小花朵,愈开愈艳,愈长愈活泼。对于爸爸妈妈而言,家中三个小精灵一样疼爱,而作为人性,偏袒弱小的苗苗乃人之常情。闲暇时间,爸爸妈妈有意无意间把小甜甜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秀发,亲吻着她的脸颊,小甜甜在爸妈的怀抱里哼着儿歌,甜蜜地呼吸着人间最真挚的情爱。男孩子一副野性,只管玩弄他的枪支飞盘,毫不在乎爸妈的亲疏远近。可是小狗狗心胸狭窄,看在眼里,不平在心里。它多次跑过去也想钻进大人的怀抱里,感受亲情的温暖,然而,小小的幸福基地却被小甜甜占领,自己像失宠的臣子闷闷不乐,有理说不出,默默的躺窝在一个角落里,无趣地舔着自己的尾巴。

元元和小狗狗亲密无间,一会儿追逐嬉戏,一会儿把小球球抛在空中让狗狗跳起来叼啄。有时,元元的左右手同狗狗的前爪子交换着对拍,还唱着拍手歌,亲热而友好,和谐而美妙。有时,狗狗配合不默契,元元便严厉教训狗狗,小狗狗不仅不气恼,反而屁颠颠地跟着到处跑。而甜甜虽然也喜欢小狗狗,但因争宠产生矛盾,狗狗心怀嫉妒,有时甜甜找它玩时,竟然呲牙咧嘴的睥睨而视。对于狗狗的心理活动小甜甜浑然不觉,单相思的讨好狗狗,摩挲小狗狗身上的毛发,有时爬在狗狗的身上亲密地拍照。狗狗对于甜甜的示好不但不承情,反而有点不耐烦,甚或悻悻地走到一边去了。

2016年10月10日,爸爸妈妈出门有事,嘱咐元元、甜甜、狗狗一块注意安全,看好门户,办完事很快就回来了。临走,爸爸摸摸元元的头发,妈妈抱起甜甜亲了又亲,然后,俯下身抚摸了一下狗狗,挥挥手,对三位小精灵说:“拜拜!” 反身扬长而去。

父母走后,元元玩弄他的乐高玩具,甜甜逗着狗狗玩,教狗狗像她一样扭着屁股唱歌跳舞。狗狗一脸的不情愿,甜甜有点生气,训斥它为什么这样不通情理。当甜甜试图进一步教训狗狗时,心怀记恨的狗狗竟然扑上来用爪子抓了一下,用牙咬了一下小甜甜的手。听到妹妹的哭声,元元惊慌失措,看着妹妹被狗狗咬伤的牙印,狠狠地踢了狗狗一脚,抱着妹妹大哭起来,狗狗夹着尾巴爬在地上喘着粗气,浑身有点哆嗦。

爸爸妈妈大远听到孩子的哭声,迅疾赶回。看着女儿手上的牙印,既气愤又惊慌,赶快抱着甜甜去医院检查,以防感染狂犬病。到了医院,医生看了看,只见手上有几颗牙印,手臂被狗爪子划破一点皮,墨尔本所有的狗狗都注射过狂犬病疫苗,多年来没有发生过被狗咬伤患上狂犬病的先例,因此,一般不用再注射狂犬疫苗,但觉得孩子太小,安全起见注射一针也行。甜甜却因对鸡蛋一类食物过敏,不能打这种防疫针,医生进行消毒包扎后说:“孩子的伤痕并无大碍,回家观察,有问题再及时前来。”

看见主人回来,惊恐万状的狗狗知道自己犯了罪,偷偷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匍匐在地,低下头,往前挪动着,情愿认罪伏法。澳大利亚有动物保护法,不能打骂虐待动物。主人看着狗狗可怜的样子,伸出的手收了回来,不忍心打它。感到狗狗的过犯只是争宠时的冲动,而且并未真的下口去咬伤孩子,为了安全,决定把它移送给另一朋友豢养。

移交手续办妥后,送狗出门时,全家人给狗狗洗了澡,刷了牙,梳理了毛发,穿上曾经的花衣,带上新买的狗粮,狗狗心有灵犀,前爪撑地,屁股拽着往后退,死死不愿离开家门。此情此景,两个孩子看在眼里,怜悯在心里,流着眼泪给狗狗说情,请爸妈高抬贵手,饶恕狗狗一次。事已至此,爸妈还是忍痛割爱,决然地把狗狗移交给朋友。

过了一段时间,一家人前去探望,经过忏悔的小狗狗乖巧了许多,不撒娇,不矫情,一切顺从主人的意愿,深受新主人的关爱。小狗狗看见昔日的亲人,兴奋地在地上打了个滚,跑过来围在身边不愿离开。元元和甜甜争着要抱小狗狗,小狗狗却讨好地跑到甜甜跟前要求原谅拥抱。小甜甜不计前嫌,抱起小狗狗亲热地不愿放下。小狗狗狺狺地哼着小甜甜原来教唱的曲儿,摇着尾巴,好像谢罪,又好像说:“实在的对不起,请姐姐原谅。”狗狗和孩子虽然没有相通的语言,但他们心灵相知,链接的密码藏在什么地方,也许在眼神里,也许在气息里。

两家原本就是好朋友,有了狗狗这一层关系,好像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一样,友谊更深入了一层。隔三差五不是你到我家来,就是我到你家去。小狗狗有了两个家,更觉幸福,几天不见亲人来,不是用爪子抓地,就是用脑袋蹭墙,要不就是围着主人狺狺的哼哼,以各种动作向主人表示自己的思念。

2018年3月15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