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故事

華人朋友夫婦有一兒一女,男孩元元,女孩甜甜,他們2015年底移民澳大利亞墨爾本。初來乍到,飽嘗異鄉他國清新的空氣,安靜的環境,四口之家,幸福美滿,享受着美好的生活。一段時間後,媽媽要帶着哥哥回中國去看望爺爺奶奶,甜甜依依不捨,經再三勸慰,甜甜平靜下來,和爸爸在家耐心等待媽媽哥哥的歸來。

2016年4月,媽媽帶着哥哥從國內返回墨爾本,一家人恢復平日的親情團圓,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元元和甜甜看見別人家的狗狗貓咪很可愛,兩個孩子懇求爸爸媽媽也抱養了一隻小狗狗。狗通人性,每天大人下班回來,一家人都要逗着狗狗玩,有時帶着出去遛彎,四口之家好像變成五口之家,親親熱熱,樂在其中,誰也離不開誰。每天,當大人上班小孩去幼兒園後,小狗狗一個人在家寂寞的苦熬等待,有時跑到窗口,用爪子掀開窗簾,盼望着主人回家。下午全家人推門而歸,小狗狗瘋也似的往家人身上撲,舔手舔腳,搖尾乞憐,不離不棄,無比的親熱。

甜甜是一個漂亮的小花朵,愈開愈艷,愈長愈活潑。對於爸爸媽媽而言,家中三個小精靈一樣疼愛,而作為人性,偏袒弱小的苗苗乃人之常情。閒暇時間,爸爸媽媽有意無意間把小甜甜攬在懷裡,撫摸着她的秀髮,親吻着她的臉頰,小甜甜在爸媽的懷抱里哼着兒歌,甜蜜地呼吸着人間最真摯的情愛。男孩子一副野性,只管玩弄他的槍支飛盤,毫不在乎爸媽的親疏遠近。可是小狗狗心胸狹窄,看在眼裡,不平在心裡。它多次跑過去也想鑽進大人的懷抱里,感受親情的溫暖,然而,小小的幸福基地卻被小甜甜占領,自己像失寵的臣子悶悶不樂,有理說不出,默默的躺窩在一個角落裡,無趣地舔着自己的尾巴。

元元和小狗狗親密無間,一會兒追逐嬉戲,一會兒把小球球拋在空中讓狗狗跳起來叼啄。有時,元元的左右手同狗狗的前爪子交換着對拍,還唱着拍手歌,親熱而友好,和諧而美妙。有時,狗狗配合不默契,元元便嚴厲教訓狗狗,小狗狗不僅不氣惱,反而屁顛顛地跟着到處跑。而甜甜雖然也喜歡小狗狗,但因爭寵產生矛盾,狗狗心懷嫉妒,有時甜甜找它玩時,竟然呲牙咧嘴的睥睨而視。對於狗狗的心理活動小甜甜渾然不覺,單相思的討好狗狗,摩挲小狗狗身上的毛髮,有時爬在狗狗的身上親密地拍照。狗狗對於甜甜的示好不但不承情,反而有點不耐煩,甚或悻悻地走到一邊去了。

2016年10月10日,爸爸媽媽出門有事,囑咐元元、甜甜、狗狗一塊注意安全,看好門戶,辦完事很快就回來了。臨走,爸爸摸摸元元的頭髮,媽媽抱起甜甜親了又親,然後,俯下身撫摸了一下狗狗,揮揮手,對三位小精靈說:「拜拜!」 反身揚長而去。

父母走後,元元玩弄他的樂高玩具,甜甜逗着狗狗玩,教狗狗像她一樣扭着屁股唱歌跳舞。狗狗一臉的不情願,甜甜有點生氣,訓斥它為什麼這樣不通情理。當甜甜試圖進一步教訓狗狗時,心懷記恨的狗狗竟然撲上來用爪子抓了一下,用牙咬了一下小甜甜的手。聽到妹妹的哭聲,元元驚慌失措,看着妹妹被狗狗咬傷的牙印,狠狠地踢了狗狗一腳,抱着妹妹大哭起來,狗狗夾着尾巴爬在地上喘着粗氣,渾身有點哆嗦。

爸爸媽媽大遠聽到孩子的哭聲,迅疾趕回。看着女兒手上的牙印,既氣憤又驚慌,趕快抱着甜甜去醫院檢查,以防感染狂犬病。到了醫院,醫生看了看,只見手上有幾顆牙印,手臂被狗爪子劃破一點皮,墨爾本所有的狗狗都注射過狂犬病疫苗,多年來沒有發生過被狗咬傷患上狂犬病的先例,因此,一般不用再注射狂犬疫苗,但覺得孩子太小,安全起見注射一針也行。甜甜卻因對雞蛋一類食物過敏,不能打這種防疫針,醫生進行消毒包紮後說:「孩子的傷痕並無大礙,回家觀察,有問題再及時前來。」

看見主人回來,驚恐萬狀的狗狗知道自己犯了罪,偷偷的從桌子底下鑽出來,匍匐在地,低下頭,往前挪動着,情願認罪伏法。澳大利亞有動物保護法,不能打罵虐待動物。主人看着狗狗可憐的樣子,伸出的手收了回來,不忍心打它。感到狗狗的過犯只是爭寵時的衝動,而且並未真的下口去咬傷孩子,為了安全,決定把它移送給另一朋友豢養。

移交手續辦妥後,送狗出門時,全家人給狗狗洗了澡,刷了牙,梳理了毛髮,穿上曾經的花衣,帶上新買的狗糧,狗狗心有靈犀,前爪撐地,屁股拽着往後退,死死不願離開家門。此情此景,兩個孩子看在眼裡,憐憫在心裡,流着眼淚給狗狗說情,請爸媽高抬貴手,饒恕狗狗一次。事已至此,爸媽還是忍痛割愛,決然地把狗狗移交給朋友。

過了一段時間,一家人前去探望,經過懺悔的小狗狗乖巧了許多,不撒嬌,不矯情,一切順從主人的意願,深受新主人的關愛。小狗狗看見昔日的親人,興奮地在地上打了個滾,跑過來圍在身邊不願離開。元元和甜甜爭着要抱小狗狗,小狗狗卻討好地跑到甜甜跟前要求原諒擁抱。小甜甜不計前嫌,抱起小狗狗親熱地不願放下。小狗狗狺狺地哼着小甜甜原來教唱的曲兒,搖着尾巴,好像謝罪,又好像說:「實在的對不起,請姐姐原諒。」狗狗和孩子雖然沒有相通的語言,但他們心靈相知,鏈接的密碼藏在什麼地方,也許在眼神里,也許在氣息里。

兩家原本就是好朋友,有了狗狗這一層關係,好像有血緣關係的親戚一樣,友誼更深入了一層。隔三差五不是你到我家來,就是我到你家去。小狗狗有了兩個家,更覺幸福,幾天不見親人來,不是用爪子抓地,就是用腦袋蹭牆,要不就是圍着主人狺狺的哼哼,以各種動作向主人表示自己的思念。

2018年3月15日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