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眼与矮大紧到底啥情况?

这两天网络上突然刷爆了李承鹏的一段微信朋友圈,原文如下(为方便读者阅读,郭包肉根据内容分段):

大约十年前,北大,在我新书论坛,高晓松揶揄现场的80后青年。高: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丫为什么一定要哭着喊着买房?我就在北京租房子住。我:你在北京租房住,可你在美国买了永久产权的大宅子,站岸上的嘲笑蹲水里的,这就无耻了。

大约九年前,那会儿还有微博,有天晚上,高:我特么最讨厌那些天天批评国家这不好那不好的人。

我:我特么最讨厌拿着美国绿卡跟我谈爱国的人。

那天晚上王小山张恩超宁财神一群烂好人出来打岔,几乎岔到到底有没有外星人,这才作罢。W朋友说,高晓松其实是拿着清华某女博土助手帮忙写的文稿做了晓说,是不是?高晓松心里最清楚。其实做视频有文案团队正常,表演才子也正常,但演着演着当真了,这就寒碜了。而且,只有表演才能达到高潮,这就无耻了。

对他不学无术我是有准备的,对他的高潮型表演人格我还是准备不足。高晓松不爱中国,也不爱美国,他其实也不爱家人,否则一个娱乐评委怎么可以······

我对此人只有一个看法:但凡有一点点装逼的机会,他不惜亲自出演硅胶。 

微信截图
微信截图

李、高不睦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可以说是“宿怨”。大约十年前的样子,在李承鹏新书《李可乐抗拆记》的讨论会上(郭包肉也在场),大眼和高晓松还有其他一些嘉宾,对当时的某些社会问题发表看法。嘉宾们意见比较一致——除了高晓松。高的观点是支持当局的,然鹅他一不是体制内的同志,二不是底层的“智叟”。高出身清华、是拿着美国绿卡的主儿,用大眼的话说,高是上了岸的人,所以大眼认为他不能站在底层民众的立场上看待、认识或者呼吁某些社会问题。一直到讨论会结束,李、高二人仍然各执一词,而且相互间言辞比较激烈。后来大眼提出“姿势分子”,应该就是暗讽高这类人的。

那次讨论会后二人差不多就“道不同,不相为谋”了。2011年5月间,高突然在微博上发文,称其“已取消对所有愤青精英简称公共各种分子之关注”,直言“愤青精英”“激进、哗众取宠”。李大眼随即予以反击,但事情很快就过去了,二人从此也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可不知何故,高前几天突然再挑事端,公开说早已不再关注李承鹏那类家伙。大眼是自尊心极强也很执拗的一个人,依他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是一定会对此进行激烈回应的。

所以上面那一长段手撕矮大紧的朋友圈,在我看来,毫不奇怪;大眼不反击,才怪异。

高做“晓说”还有”“晓松奇谈”的时候,我听过几集,有一集说什么“共济会”,都是些阴谋论之类的调调。比较不靠谱的是叫“离骚-1949”那一集,上集说蒋氏父子丢了大陆,下集是一个叫崔大师的故事,什么接头暗号武林高手双面特工颠沛流离之类的。那不是在讲历史了,整个一讲故事,而且是胡编乱造那类的,顶多一抗日神剧的水平,讲给村头墙根下晒太阳的农民兄弟或者抓特务之余的朝阳大妈们听的,严重羞辱了我的智力。

听完高的那几集“晓松奇谈”不久,我就罹患了中耳炎。

后来听朋友说,高晓松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正混迹于好莱坞,总想卖个剧本给老外,赚点儿钱,但没成功。你甚至可以认为他是在节目上给自己的剧本打广告,希望有人来投资把故事拍成电影。

李大眼这些年没变,还是那一腔忧国忧民嫉恶如仇的情怀。但是除了微信,他没地儿说话,有屁也只能憋着。

高后来去了阿里巴巴,担任阿里音乐集团董事长。但是高在阿里内部似乎口碑不佳,业绩也比较难看。不到一年就被拿下,担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的虚职。

在他祝贺自己入职阿里五周年的微博下面,是大型翻车现场👇🏽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有一年在杭州阿里集团总部,郭包肉见过矮大紧恭迎杰克马的样子,满脸谄笑,点头哈腰,亦步亦趋,让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前世在宫里行走的日子。

矮大紧喜欢装逼,酷爱装逼;以装逼为事业,以装逼为人生。这是他个人的性格亦或喜好,外人无权干涉,包括李大眼;这些年他不招惹大眼,大眼也不搭理他,相安无事,不是挺好?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论反革命装X犯,还有谁胜得过我王大爷?

你没事闲的惹大眼,这不找淬嘛!

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两个昔日的好友,因三观不同而渐行渐远,直至相互手撕。道不同,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这让我想起了微信公众号“孙娟的书房”一篇文章的标题:三观一致必将取代血缘关系,成为新的人际关系的纽带。

我深以为然。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郭包肉五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