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的翻腾:贺锦丽升职记

2019年,已经86岁的加利福尼亚资深政客,曾经担任旧金山市长、加州议会议长的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旧金山纪事报上发表了一篇爆炸性猛文。

这篇题为《当然,我和Kamala Harris约会了,那又怎样?》的文章,介绍了这个政坛名声一直不怎么样、但却是不倒翁的老朽,当年和下属的一段婚外情。

布朗作为花花肠子,早在1981年就和原配分居,利用自己的政坛地位,猎艳无数。1994年已经60岁的布朗遇见了时年29岁供职于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的Kamala Harris。

这段相差31岁的老少恋是不是基于所谓的爱情,恐怕只有当事人清楚。但外人可见的是,Kamala Harris从此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务员,开始了火箭般的蹿升。

当年Kamala Harris就转战政坛,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加州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加州医疗援助委员会等机构挂名,不仅有了社会地位,而且每年可收到数十万美元的报酬。另外她所开的豪车也来自于老布朗的赠送。

作为投桃报李,Kamala Harris公然以伴侣身份陪着老布朗出席各种社交场合,成功跻身于加州政界核心圈。

Kamala Harris的中文翻译是,卡玛拉·哈里斯。她在2020年成为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搭档。她还有个当年为了争取华裔选民而专门起的中文名字:贺锦丽。

虽然贺锦丽在多数场合把自己归结为黑人,用以争取黑人群体的支持,但其实从血统上来说,她跟黑人隔得不是一般远。略显黝黑的肤色只不过是来自于印度裔的母亲和牙买加裔的父亲。而且特别讽刺的是,她父亲的祖先Hamilton Brown是牙买加的奴隶主,从事过奴隶贩运。当然这些故事,在左派当道的美国主流媒体界,是从来不会提起的。

这个单亲家庭长大,幼年还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女性前半段的人生没有特别的故事,能够进入加州大学哈斯汀分校就读,完全是利用非裔保障名额——所以干脆就从此以非裔自居。在25岁拿到法律博士进入公职队伍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基本是默默无闻。直到遇见她的贵人布朗。

1995年布朗当选旧金山市市长后,把贺锦丽立即安排到旧金山检察官办公室的职业犯罪部门任职——布朗多年来一直面临任人唯亲和贪腐的指控,他的如意算盘是,必须在提起刑事诉讼的部门安排上自己的人。显然,新相好再合适不过。

不满布朗的检察官赶走了贺锦丽,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布朗的力量。这个政坛老油条在2003年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让旧金山的富豪们慷慨解囊,为了贺锦丽大为造势并募集了雄厚的竞选资金,最终让履历单薄的贺锦丽一举当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控制了这个司法关键部门。这场竞选还有一个小花絮是,由于贺锦丽募集的资金远超过法律规定的21万美元,而是翻了三倍,达到了62万美元,为此她缴纳了34000美元的罚款。

老布朗对自己的操作很满意,所以敢于在2019年的文章中大言不惭的说,他除了捧红了贺锦丽,对其他大名鼎鼎的民主党政客——比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的职业生涯也有贡献。他的结论是:这就是政治。

这样的政治显然让布朗和贺锦丽都受益匪浅。美国司法体制中检察官的权力十分大,可以决定刑事案件是否起诉。贺锦丽上任仅八个月,便撤销了针对布朗和其亲信贪腐的八项指控。

布朗的另一个金主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靠着和布朗的关系,垄断了旧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项目,但由于偷工减料,面临牢狱之灾。但在贺锦丽的操作下,最终仅仅罚款42.7万美元了事。

贺锦丽任内最著名的政治操作,可能就是摆平了加州教会性侵儿童的大丑闻,在愤怒的民意下,最终那些犯事的牧师安然脱身,财力雄厚的教会用金钱达成和解。从此教会成了贺锦丽政治献金的一大来源。她还在任内推动了臭名昭著的加州47号公投——这个法案盗窃和抢劫不超过950美元,都属于轻罪,可以不予检控。这条法案让很多小偷和抢劫犯有了轻易脱罪的标准,反而更加有恃无恐。这让很多以小本生意为主、本本分分过日子的华裔面对侵害更加有苦难言。

这个女人推动的争议极大的法案还有加州大麻合法化(已经实现),以及要求联邦政府拨款1000亿美元,帮助400多万黑人购房,以弥补历史上的种族歧视带来的伤害。其实加州从立州开始就是自由州,从来没有一天所谓的奴隶制。

很多人以为贺锦丽有个中文名,或者会偏向华裔。这是天大的误解。中文名除了帮助贺锦丽争取加州华裔的选票外,再无其他用处——比如加州号称“新排华法案”的“高技术移民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贺锦丽是牵头人之一。简单来说,这个法案会取消绿卡的国籍配额限制,按照“先到先得”,由于积压的申请中,绝大多数申请人都是印度人,所以该法案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印度裔,而排在其后的华裔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从政道路上的种种非议,在加州这个左派大本营中,不仅没有成为贺锦丽节节高升的拦路虎,反而为她赢得了更多左翼的基本盘。

2010年,贺锦丽更进一步,在布朗的支持下赢得加州总检察长选举。这个时候,尝到了权力滋味的贺锦丽已经完成了情妇到政客的蜕变——她想要的靠山已经不止于布朗这样的人。

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她2014年嫁给了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老公利用她当总检察长的优势,垄断了加州多家大公司的法律业务代理。他所在法律事务所早在2002年就进入中国市场,有不少客户是知名大企业,如腾讯、南航、东航、招商集团等。

早在2007年,贺锦丽就把寻找新靠山的目标定在了当时民主党明星参议员、后来成为总统的奥巴马。同样都是靠非裔报送名额入读名校,同样在政坛都打黑人裔的招牌,又有相似的家庭背景,让贺锦丽很快就引起了奥巴马的注意。2013年在为奥巴马站台的一次活动中,奥巴马赞美贺锦丽是“全美最漂亮的总检察长”。

从此,贺锦丽开始把雄心扩展到全美的政治舞台。2016年,适逢当了参议员24年的民主党人波克塞宣布退休,贺锦丽嗅到了进军国会的机会,在总统奥巴马的站台和背书下,贺锦丽意气风发的迈入华府,完成了神奇的蜕变。

为此,对贺锦丽知根知底的旧金山纪事报曾用“sleeping her way to the top”来形容贺锦丽。用中文翻译的话,大概就是“一路睡到顶”。

当然贺锦丽的野心绝不仅仅是在国会当个安静的参议员那么简单。别人称呼她为“女版奥巴马”——她也确实想仿效奥巴马。所以在自己的第一个国会任期内,立足未稳就公开宣布要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但在第一轮投票中就惨败,被迫退出。在和拜登的辩论中,贺锦丽抓住种族主义的把柄不放,惹得拜登极为不快。

拜登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并不是他真的不记仇或者欣赏贺锦丽。这里面除了奥巴马在幕后操作之外,更重要的,是“黑命贵”风潮之后贺锦丽可以作为民主党的一张种族牌。而且她虽然风头很劲,但事实上在党内根基还浅,对拜登这种在华盛顿混了47年的政坛老鸟来说,这种资历和能力都有限的新人来当自己的花瓶,再合适不过。

贺锦丽在11月7日以“当选副总统”的身份在特拉华州向全美发表讲话。她意气风发的说:“今晚正在看着这一刻的每一个小女孩都会看到,这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国家。“

我想不是每一个小女孩都愿意或者能够了解政治勾兑的黑暗,也不是每一个少数族裔的女性都会选择这样的人生。这种经不起历史推敲和审视的”可能性“,恰恰是目前美国政治面临的某种危险。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