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公司招聘员工 表明拒绝维吾尔、哈萨克人

新疆企业在招聘中特别标注排除“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维吾尔等穆斯林社群认为他们已被中共当成“全民公敌”。专家认为,这为国际社会认定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再添证据。 

周四(15日),有维吾尔人在社交媒体群组中透露,在新疆当地的企业,甚至饭店在招聘员工时,都明确排除“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据知情人士透露,有大学生向“平安惠普乌鲁木齐”公司求职时,人事部门明确告知她,该公司“不招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只招当地“汉人和回族人”。必胜客也在新疆招聘广告中明确标明只招当地的“汉人、回族人和蒙古人”。 

自由亚洲电台据图片信息向乌鲁木齐天山区光明路时代广场必胜客工作人员查询此事时,一位孙姓称不需要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后,直接挂断电话。 

孙经理说:嗯,不需要,好,再见啊! 

“平安惠普乌鲁木齐”分公司工作人员接通电话后,未有任何声音,停顿几秒后直接挂断电话。 

在社交媒体Clubhouse上,数名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亲历过类似事件,他们指出这种排除政策从“七五事件”后不断加码,特别是陈全国主政新疆大规模建立集中营之后,已经成为公开政策;他们对此感到气愤,他们认为维吾尔人、啥哈萨克人作为新疆那片土地上的主体民族,却遭入侵的企业歧视和排除。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无法找工作,无法使用自己的语言,无法坚持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些都是正在奉行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整体种族灭绝政策。 

一位维吾尔人Alien 指出,新疆犹如英国ITV纪录片《走进数字化的中国古拉格》(Undercover: Inside China’s Digital Gulag)所说,是世界是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地方。 

Alien说:英国ITV拍的 Inside China’s Digital Gulag纪录片里面说,他们到达的新疆地区是全世界种族主义最严重的地区,没有之一,我觉得这是真实的。新疆的无论是官方来的还是民间来的种族主义,阿富汗的塔利班都无法比肩,世界上最严重的种族主义就是在新疆。 

有关注者认为,相关措施只会加深民族矛盾。 

旅居美国的Steven Lee说:在新疆,在集中营之前,好像还没有严重到普遍性的这种有大规模的不招维吾尔人,到后来明说“我们不招收维吾尔人”,真的是令人发指。这个不仅是把一个民族推到政府的对立面,更是把一个民族推到另外一个民族的对立面,很容易就会激化为民族矛盾。 

海外维吾尔人社群还征集了近年在中国大陆境内针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等歧视和排除性案例。包括上海迪斯尼乐园以疫情为由,在禁止接待名单中列入维吾尔人;北京海淀区花园路派出所向辖区宾馆、洗浴业下达的排查维吾尔人的通知;河南南阳镇平县公安局严控当地将房屋出租给维吾尔人。 

其中镇平县的案例显示,有人向公安举报赵某将房屋租给卖烤馕的三名维吾尔人,公安认定赵某没有向公安局汇报、私自将房出租给维吾尔人的行为触犯《反恐法》;遂对赵某采取拘留15天、罚款1900元的处罚;并奖励举报人2000元人民币;令人震惊的是,公安将三名维吾尔人强制遣返回新疆“接受教育”,疑三人已被送入“再教育集中营”。 

“世维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已经把维吾尔人当成“全民公敌”,犹如纳粹德国对待犹太人。 

伊利夏提说:中共这个极权政府已经是赤裸裸地把维吾尔人当成“全民公敌”,当成它们要除掉的一个民族,所以这种赤裸裸的排斥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摆到那上面,也就是和二战时候的纳粹德国希特勒(希特拉)要除掉犹太人,和那个是一模一样。 

旅美法学学者滕彪认为,这并非企业个体行为,而是国家行为,在国际社会纷纷将中共在新疆的人权侵犯恶行定性为种族灭绝的当下,这些严重的排除和民族歧视政策都成为佐证。 

滕彪说:维吾尔人在国内都受到明显的歧视,这不是个别现象,这不仅仅是这些厂家或酒店个人的选择,而是从上到下一个系统性的对维吾尔,也包括哈萨克人的民族歧视或种族歧视。在目前国际社会已经越来越多的把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作为称为种族灭绝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就成为种族灭绝的一部分。 

目前已经有美国、英国、加拿大、荷兰和立陶宛等国家正式认定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欧盟于今年3月22日,美、英国、加拿大等国和欧盟同步对中共新疆人权恶行进行联合制裁。 

周三(14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名为《防止维吾尔人强迫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法案,将禁止所有来自中国新疆的产品进口,这是华盛顿就中共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群体的持续种族灭绝行为而采取的最新举措。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