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大水灾越演越烈

2020年中国南方水灾自5月下旬起不断展现其威力,罕见的暴雨量在多省发生暴洪、城区内涝与水灾。中国中央气象台从6月2日至今,天天发布暴雨预警。截至7月8日,中国官方统计称,近一个多月来因水灾而倒塌的房屋接近2万幢,至少有10条河流超历史水位。安徽、湖北、江苏等地的降雨量,比历年同期高出1倍以上。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从发生水灾开始,只有网民及受灾人士在网络上发布灾情,鲜有官方媒体的实地报导,中国官方为了让国民时刻保持正能量,对各地水灾一直在作冷处理。结果网络上真相与谣言频传,灾难也变成了一种消遣。

直到6月15日,前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发表了一篇纪实短文《金宝河上历险记》,描述了他在家乡广西桂林阳朔受洪水围困的故事, 其中对水库泄洪而未获通知、民间救援队的救援、官员摆拍宣传“正能量”等多有描述,获《南方周末》深入跟进报导。至此,中国的水灾问题才开始获得全国更大关注。

在官方的允许下,媒体报导称,已经有两座小型水库在暴雨期间溃坝,分别为6月8日广东惠州龙门县永汉镇的永汉堤与6月7日广西桂林阳朔县高田镇沙子溪水库。

媒体舆论对中国水坝能否挡住水灾不断表达担忧。

千岛湖9孔全开泄洪 半小时流量相当西湖 

中国连日暴雨导致水位持续上涨,7月8日早9时,位于杭州附近,华东地区最大的 “新安江水库”开启9孔闸门泄洪,这是该水库1959年建成以来首度全数泄洪。一些前往水库观摩的年轻人纷纷上传视频,惊叹其“无比壮观!”,但当局也发出警告,最大程度的泄洪将给下游带来极大的危险。

新安江水库即为“千岛湖”,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西南部的淳安县和建德市境内,为1959年在新安江建德马铜官峡筑坝兴建水电站而形成的人工湖。同时也是华东地区最大水库。

根据《浙江日报》、澎湃新闻等媒体报导,因中国暴雨不断、水位持续上涨,7月7日早上10点,新安江水库开3孔泄​​洪,之后增加到5孔,到当日晚上10点,在7孔全开的情况下,依然无法消退水位。

7月8日早上8时,新安江水库水位继续升高,最高水位达108.38米,超汛限水位1.88米。浙江省水利厅发布新安江水库4号调度令,决定自7月8日9时起,水库开启9孔泄洪闸泄​​洪。这是新安江水电站自建站以来,除了1966年试泄洪之外,首次执行9孔全开泄洪。

此时泄洪流量达到每秒6600立方米,发电流量每秒1200立方米;总出库流量每秒7800立方米,半小时流量相当于杭州西湖的储水量(1400余万立方米)。

泄洪
泄洪。(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9孔全开泄洪后,新安江水库下游水位进一步升高,水流更加湍急。有传出泄洪对当地居民造成很大影响,其中,新安江街道浙西巷的排水管道发生倒灌,水位浸至住宅2楼。

据澎湃新闻报导,目前杭州市防指、各区防指和城管系统均处于防汛一级应急响应状态,钱塘江沿线的西湖区、西湖景区、滨江区、钱塘新区、萧山区、上城区、江干区都发出洪水预警。而位于钱塘江周边的几个点已经超过限位,正在采取关闸、垒沙包等防倒灌甚至强排措施。

杭州当局对危险地区发出警告,要求各界做好应急准备,尽量减少外出,切勿在江边逗留观看,严禁捕鱼、捞鱼、近水游玩等;避免在水深处、危旧桥、老旧建筑物旁等危险区域行走;驾车时减速慢行,避开积水和塌方路段,车辆勿停放在涵洞、地下车库等地势低洼处。

综合大陆媒体的公开报导—各地区灾情

广东

中国每年的雨季总是从广东开始。

5月22日,广州黄埔区一小时的降雨量打破黄埔区百年来的历史极值,一夜间成为洪水重灾区。许多地段水深及腰,广州地铁13号线亦因隧道被淹没而停运。

6月7日,广东清远佛冈县一场大雨令佛冈县水深及腰。

6月8日14时,东江的二级支流永汉堤承受过量暴雨而溃坝,决堤口长约80米。洪水迅速涌入附近的惠州龙门县永汉镇合口村,合口村立即成为孤岛。其积水深度达3到5米,很多楼房都淹到了二层以上。

6月8日,河源市临江镇联新村发生内涝,消防车到场发现路面积水最深处已达1.2米,水流湍急,村庄道路和农田被水淹没,一片汪洋。

广西

根据官方统计,截至7月8日,广西有超过32万人受灾。

6月7日,广西桂林阳朔县日降雨量327.7毫米,破当地单日降水记录,相当于一天下完了北京大半年的雨。由于上游泄洪,以及阳朔县高田镇的「小2型水库」沙子溪水库20多米长的坝体垮坝,以致阳朔县城变成一片汪洋。

6月8日,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而桂林市录得日降水量为272毫米,破历史极值。桂林市雁山区德明外国语学校内,数间教室被淹,水位最深超1.5米,师生被困。

由于荔浦河、马岭河、花篢河等泛滥,导致桂林荔浦市、永福县等地区被洪水围困,其中永福县茅江小区洪水淹到二楼。

桂江平乐县水文站于6月8日出现的洪峰水位,是1936年建站以来第二大洪水。

柳州市鱼峰区雒容镇雒容市场一片汪洋,淹至店面一半。

云南

6月29日晚至30日,昭通市镇雄、彝良、威信、盐津等县大暴雨,其中长江上游支流白水江水位暴涨8米,沿河乡镇洪灾严重,农作物几乎全面绝收。

重庆綦江

綦江(长江上游支流)在重庆市南郊的江津区与綦江区造成两次洪涝。

6月22日,綦江区文龙街道菜坝社区淹至居民楼二层,江边路灯仅余灯泡露出水面,南州小学的水位达操场篮球网。其中贾嗣镇「綦江五岔水文站」的水位超过保证水位5.34公尺,是1940年建站以来的最高水位。

直到7月1日时,许多居民楼被淹半层。

贵州

6月11日,贵州遵义正安县碧峰镇一小时的降雨量破贵州历史记录。截至6月13日,8人死亡5人失联。

6月21日,贵州铜仁沿河县降下大雨,雨水从县城街上涌入乌江,街道形成一条近千米宽的瀑布。

7月8日上午,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石板村发生山体滑坡,19户房屋被淹埋,60户房屋受损。至今6人失联。

四川

6月26日,四川凉山州冕宁县北部突降暴雨至特大暴雨,以致跨越县城的冕宁高速路口下方248国道崩塌,导致2辆过往车辆坠河,10名乘载人员中仅5人获救,2人死亡、3人失联。

由于山洪暴发令曹古河改道,淹没了县内彝海镇曹古乡的大马乌村, 12人遇难、5人失联。

据官方统计,冕宁县内5座桥梁被冲毁,受损公路达10公里,房屋严重倒塌80户280间。

6月28日,重庆市已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受强降雨及上游来水影响,乌江彭水出现最高达225.40米的超警戒水位。而截至29日10时,重庆黔江、綦江、武隆、彭水等25个区县的267个乡镇(街道),有21万8953人受灾。

7月6日上午,阿坝州小金县宅垄镇元营村城隍庙沟吉峰沙场发生山洪引发的泥石流灾害,导致4人失踪。

安徽

安徽省应急管理厅证实,受强雨影响,安徽省黄山、宣城等7市31县不同程度受灾。截至7月6日统计数据显示,全省受灾人口42万多人。安徽长江干流大部分河段已超警戒水位,境内400余座水库已超汛限水位。

6月27日,安徽省省会合肥市政务新区、经开区、肥西县城和包河区部分区域遭大暴雨,其降雨量多年来罕见。有13处路段、3个小区出现积涝,部分路段水深及腰。

7月5日,安徽省气象局将重大气象灾害暴雨I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并和安徽省水利厅联合发布山洪灾害气象预警,预计黄山市、池州市、铜陵市、安庆市等地发生山洪灾害可能性很大。

气象专家提示,持续强降水可能引发的大别山区和皖南山区的山洪灾害。

7月6日,皖南地区第二大古桥,位于宣城市旌德县三溪镇的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乐成桥被洪水冲毁。根据资料显示,乐成桥始建于1536年明代,清初毁于洪水,康熙年间重建。现存乐成桥为11孔石拱桥,长约150米,宽约6米,高约9米,横跨徽水河上。2004年,被列为安徽省文物保护单位。

7月7日,黄山市歙县高考首日因暴雨延期。歙县城区处于四条河流的交汇处,河水倒灌进城区,内涝水位抵胸部。歙县2,207名实际参加高考的考生,只有500多名抵考场。歙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匿名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内涝“是上游降雨量太大,已经超过水库的调控能力,水从大坝上漫过去了」

7月7日,水阳江宣城站超保证水位,贯穿宣州区的水阳江江边多条村庄被淹。宣州区澄江街道庙埠村全村一片汪洋,一些一层的平房只剩屋顶在水面上。

7月7日,屯溪区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代镇海桥(屯溪老大桥)被山洪冲毁。

7月8日,安庆市宿松县孚玉镇因暴雨内涝,水深1.2米。

湖北

6月27日,作为“三峡门户”的宜昌市在暴雨中成为泽囯。一些地段的积水高达一米,许多居民被大水围困。宜昌市民在网络上表示,这次的暴雨与以往相比其实不算严重,但浸水的严重程度却是几十年未见,市民怀疑是否葛洲坝早已开始泄洪。而按官媒说法,6月27日长江上游山洪爆发,葛洲坝不得不于6月28日开闸泄洪。

湖北汛情也直接威胁省会武汉市。据报,6月28日下午3时,江边的一级亲水平台近日已被淹没,江滩管理部门已在二级亲水平台处拉起红色的警戒线。

根据中国官媒报导,7月2日,在长江上游出现第一个洪峰(洪水的最大流量)之后,三峡大坝已经开放了第三个泄洪孔泄洪,但三峡的水位不降反升,疑似情况失控,武汉和重庆都惨遭洪水侵袭。

7月5日,武汉拉响暴雨红色预警信号,湖北省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3级,长江汉口水位已达26.59米,超出设防警戒水位1.6米,武汉排洪系统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整个城市泡在水中,居民苦不堪言。

7月5日晚上7时,白洋河水库水位上涨至84.62米,7月6日中午12时出现坝体滑动变形,2.9万名民众需要疏散。

7月8日0时至6时,黄梅县普降大暴雨,凌晨4点左右,大河镇袁山村突发山体滑坡,9人被埋,经抢救,仅一位91嵗老太太生还。

7月8日正值高考,黄梅县华宁高中576名住校高考生,被大水所困,校内水深达2米。结果除了铲车抢运外,不少考生穿泳裤赶赴考场。

7月8日,湖北省武穴市花桥镇境内的荆竹河河堤8日下午5时许发生溃堤,缺口约40公尺宽。溃堤处附近共有4个村庄,人口达6000多人。由于作业空间狭小,大型机械无法展开,中共官兵300多人徒手抢救,他们先将木桩和沙袋徒手搬运到溃口处,才再用机械将木桩打入溃口两侧,再徒手将铁丝固定后,填入石头和沙袋,重现1998年长江流域洪灾官兵抢险的景象。

江西

因暴雨成灾,鄱阳湖水位暴涨使江西多地洪水泛滥受灾,周边的景德、南昌、上饶尤为惨重。官方统计,江西有超过40万人受灾。7月8日10时,江西省当局决定将防汛IV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II级。

7月8日,上饶市鄱阳县因河水猛涨,多栋房屋被冲垮,网上影片可见一栋3层高的别墅,1楼已被洪水淹没,接着整栋房屋倾斜倒塌,不到5秒就完全沉入水中,场面吓人。

大陆媒体称,当日晚间,当地共有4栋楼房被洪水冲垮,均为2层或3层楼高,被冲垮的楼房主要位于该镇的荻溪村和港湖村,同时指出,由于当地水位仍在上涨,不断往室内漫进,目前无法进行后续清点及重建。

鄱阳于7月8日12时将防汛III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

与此同时,被称为中国最美乡村的江西婺源,一座有800年历史的彩虹桥被洪水冲垮,另外江西菊径村,被称为最圆的村庄,现在也因为溪水暴涨,整村断水断电。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