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方大水災越演越烈

2020年中國南方水災自5月下旬起不斷展現其威力,罕見的暴雨量在多省發生暴洪、城區內澇與水災。中國中央氣象台從6月2日至今,天天發布暴雨預警。截至7月8日,中國官方統計稱,近一個多月來因水災而倒塌的房屋接近2萬幢,至少有10條河流超歷史水位。安徽、湖北、江蘇等地的降雨量,比歷年同期高出1倍以上。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從發生水災開始,只有網民及受災人士在網絡上發布災情,鮮有官方媒體的實地報導,中國官方為了讓國民時刻保持正能量,對各地水災一直在作冷處理。結果網絡上真相與謠言頻傳,災難也變成了一種消遣。

直到6月15日,前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秦暉發表了一篇紀實短文《金寶河上歷險記》,描述了他在家鄉廣西桂林陽朔受洪水圍困的故事, 其中對水庫泄洪而未獲通知、民間救援隊的救援、官員擺拍宣傳「正能量」等多有描述,獲《南方周末》深入跟進報導。至此,中國的水災問題才開始獲得全國更大關注。

在官方的允許下,媒體報導稱,已經有兩座小型水庫在暴雨期間潰壩,分別為6月8日廣東惠州龍門縣永漢鎮的永漢堤與6月7日廣西桂林陽朔縣高田鎮沙子溪水庫。

媒體輿論對中國水壩能否擋住水災不斷表達擔憂。

千島湖9孔全開泄洪 半小時流量相當西湖 

中國連日暴雨導致水位持續上漲,7月8日早9時,位於杭州附近,華東地區最大的 「新安江水庫」開啟9孔閘門泄洪,這是該水庫1959年建成以來首度全數泄洪。一些前往水庫觀摩的年輕人紛紛上傳視頻,驚嘆其「無比壯觀!」,但當局也發出警告,最大程度的泄洪將給下游帶來極大的危險。

新安江水庫即為「千島湖」,位於浙江省杭州市西南部的淳安縣和建德市境內,為1959年在新安江建德馬銅官峽築壩興建水電站而形成的人工湖。同時也是華東地區最大水庫。

根據《浙江日報》、澎湃新聞等媒體報導,因中國暴雨不斷、水位持續上漲,7月7日早上10點,新安江水庫開3孔泄​​洪,之後增加到5孔,到當日晚上10點,在7孔全開的情況下,依然無法消退水位。

7月8日早上8時,新安江水庫水位繼續升高,最高水位達108.38米,超汛限水位1.88米。浙江省水利廳發布新安江水庫4號調度令,決定自7月8日9時起,水庫開啟9孔泄洪閘泄​​洪。這是新安江水電站自建站以來,除了1966年試泄洪之外,首次執行9孔全開泄洪。

此時泄洪流量達到每秒6600立方米,發電流量每秒1200立方米;總出庫流量每秒7800立方米,半小時流量相當於杭州西湖的儲水量(1400餘萬立方米)。

泄洪
泄洪。(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9孔全開泄洪後,新安江水庫下游水位進一步升高,水流更加湍急。有傳出泄洪對當地居民造成很大影響,其中,新安江街道浙西巷的排水管道發生倒灌,水位浸至住宅2樓。

據澎湃新聞報導,目前杭州市防指、各區防指和城管系統均處於防汛一級應急響應狀態,錢塘江沿線的西湖區、西湖景區、濱江區、錢塘新區、蕭山區、上城區、江干區都發出洪水預警。而位於錢塘江周邊的幾個點已經超過限位,正在採取關閘、壘沙包等防倒灌甚至強排措施。

杭州當局對危險地區發出警告,要求各界做好應急準備,儘量減少外出,切勿在江邊逗留觀看,嚴禁捕魚、撈魚、近水遊玩等;避免在水深處、危舊橋、老舊建築物旁等危險區域行走;駕車時減速慢行,避開積水和塌方路段,車輛勿停放在涵洞、地下車庫等地勢低洼處。

綜合大陸媒體的公開報導—各地區災情

廣東

中國每年的雨季總是從廣東開始。

5月22日,廣州黃埔區一小時的降雨量打破黃埔區百年來的歷史極值,一夜間成為洪水重災區。許多地段水深及腰,廣州地鐵13號線亦因隧道被淹沒而停運。

6月7日,廣東清遠佛岡縣一場大雨令佛岡縣水深及腰。

6月8日14時,東江的二級支流永漢堤承受過量暴雨而潰壩,決堤口長約80米。洪水迅速湧入附近的惠州龍門縣永漢鎮合口村,合口村立即成為孤島。其積水深度達3到5米,很多樓房都淹到了二層以上。

6月8日,河源市臨江鎮聯新村發生內澇,消防車到場發現路面積水最深處已達1.2米,水流湍急,村莊道路和農田被水淹沒,一片汪洋。

廣西

根據官方統計,截至7月8日,廣西有超過32萬人受災。

6月7日,廣西桂林陽朔縣日降雨量327.7毫米,破當地單日降水記錄,相當於一天下完了北京大半年的雨。由於上游泄洪,以及陽朔縣高田鎮的「小2型水庫」沙子溪水庫20多米長的壩體垮壩,以致陽朔縣城變成一片汪洋。

6月8日,西江2020年第1號洪水形成。而桂林市錄得日降水量為272毫米,破歷史極值。桂林市雁山區德明外國語學校內,數間教室被淹,水位最深超1.5米,師生被困。

由於荔浦河、馬嶺河、花篢河等泛濫,導致桂林荔浦市、永福縣等地區被洪水圍困,其中永福縣茅江小區洪水淹到二樓。

桂江平樂縣水文站於6月8日出現的洪峰水位,是1936年建站以來第二大洪水。

柳州市魚峰區雒容鎮雒容市場一片汪洋,淹至店面一半。

雲南

6月29日晚至30日,昭通市鎮雄、彝良、威信、鹽津等縣大暴雨,其中長江上游支流白水江水位暴漲8米,沿河鄉鎮洪災嚴重,農作物幾乎全面絕收。

重慶綦江

綦江(長江上游支流)在重慶市南郊的江津區與綦江區造成兩次洪澇。

6月22日,綦江區文龍街道菜壩社區淹至居民樓二層,江邊路燈僅餘燈泡露出水面,南州小學的水位達操場籃球網。其中賈嗣鎮「綦江五岔水文站」的水位超過保證水位5.34公尺,是1940年建站以來的最高水位。

直到7月1日時,許多居民樓被淹半層。

貴州

6月11日,貴州遵義正安縣碧峰鎮一小時的降雨量破貴州歷史記錄。截至6月13日,8人死亡5人失聯。

6月21日,貴州銅仁沿河縣降下大雨,雨水從縣城街上湧入烏江,街道形成一條近千米寬的瀑布。

7月8日上午,銅仁市松桃苗族自治縣石板村發生山體滑坡,19戶房屋被淹埋,60戶房屋受損。至今6人失聯。

四川

6月26日,四川涼山州冕寧縣北部突降暴雨至特大暴雨,以致跨越縣城的冕寧高速路口下方248國道崩塌,導致2輛過往車輛墜河,10名乘載人員中僅5人獲救,2人死亡、3人失聯。

由於山洪暴發令曹古河改道,淹沒了縣內彝海鎮曹古鄉的大馬烏村, 12人遇難、5人失聯。

據官方統計,冕寧縣內5座橋樑被沖毀,受損公路達10公里,房屋嚴重倒塌80戶280間。

6月28日,重慶市已啟動防汛Ⅲ級應急響應。受強降雨及上游來水影響,烏江彭水出現最高達225.40米的超警戒水位。而截至29日10時,重慶黔江、綦江、武隆、彭水等25個區縣的267個鄉鎮(街道),有21萬8953人受災。

7月6日上午,阿壩州小金縣宅壟鎮元營村城隍廟溝吉峰沙場發生山洪引發的泥石流災害,導致4人失蹤。

安徽

安徽省應急管理廳證實,受強雨影響,安徽省黃山、宣城等7市31縣不同程度受災。截至7月6日統計數據顯示,全省受災人口42萬多人。安徽長江幹流大部分河段已超警戒水位,境內400餘座水庫已超汛限水位。

6月27日,安徽省省會合肥市政務新區、經開區、肥西縣城和包河區部分區域遭大暴雨,其降雨量多年來罕見。有13處路段、3個小區出現積澇,部分路段水深及腰。

7月5日,安徽省氣象局將重大氣象災害暴雨III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並和安徽省水利廳聯合發布山洪災害氣象預警,預計黃山市、池州市、銅陵市、安慶市等地發生山洪災害可能性很大。

氣象專家提示,持續強降水可能引發的大別山區和皖南山區的山洪災害。

7月6日,皖南地區第二大古橋,位於宣城市旌德縣三溪鎮的安徽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樂成橋被洪水沖毀。根據資料顯示,樂成橋始建於1536年明代,清初毀於洪水,康熙年間重建。現存樂成橋為11孔石拱橋,長約150米,寬約6米,高約9米,橫跨徽水河上。2004年,被列為安徽省文物保護單位。

7月7日,黃山市歙縣高考首日因暴雨延期。歙縣城區處於四條河流的交匯處,河水倒灌進城區,內澇水位抵胸部。歙縣2,207名實際參加高考的考生,只有500多名抵考場。歙縣防汛抗旱指揮部匿名人員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內澇「是上游降雨量太大,已經超過水庫的調控能力,水從大壩上漫過去了」

7月7日,水陽江宣城站超保證水位,貫穿宣州區的水陽江江邊多條村莊被淹。宣州區澄江街道廟埠村全村一片汪洋,一些一層的平房只剩屋頂在水面上。

7月7日,屯溪區的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明代鎮海橋(屯溪老大橋)被山洪沖毀。

7月8日,安慶市宿松縣孚玉鎮因暴雨內澇,水深1.2米。

湖北

6月27日,作為「三峽門戶」的宜昌市在暴雨中成為澤囯。一些地段的積水高達一米,許多居民被大水圍困。宜昌市民在網絡上表示,這次的暴雨與以往相比其實不算嚴重,但浸水的嚴重程度卻是幾十年未見,市民懷疑是否葛洲壩早已開始泄洪。而按官媒說法,6月27日長江上游山洪爆發,葛洲壩不得不於6月28日開閘泄洪。

湖北汛情也直接威脅省會武漢市。據報,6月28日下午3時,江邊的一級親水平台近日已被淹沒,江灘管理部門已在二級親水平台處拉起紅色的警戒線。

根據中國官媒報導,7月2日,在長江上游出現第一個洪峰(洪水的最大流量)之後,三峽大壩已經開放了第三個泄洪孔泄洪,但三峽的水位不降反升,疑似情況失控,武漢和重慶都慘遭洪水侵襲。

7月5日,武漢拉響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湖北省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3級,長江漢口水位已達26.59米,超出設防警戒水位1.6米,武漢排洪系統處於癱瘓或半癱瘓狀態,整個城市泡在水中,居民苦不堪言。

7月5日晚上7時,白洋河水庫水位上漲至84.62米,7月6日中午12時出現壩體滑動變形,2.9萬名民眾需要疏散。

7月8日0時至6時,黃梅縣普降大暴雨,凌晨4點左右,大河鎮袁山村突發山體滑坡,9人被埋,經搶救,僅一位91嵗老太太生還。

7月8日正值高考,黃梅縣華寧高中576名住校高考生,被大水所困,校內水深達2米。結果除了鏟車搶運外,不少考生穿泳褲趕赴考場。

7月8日,湖北省武穴市花橋鎮境內的荊竹河河堤8日下午5時許發生潰堤,缺口約40公尺寬。潰堤處附近共有4個村莊,人口達6000多人。由於作業空間狹小,大型機械無法展開,中共官兵300多人徒手搶救,他們先將木樁和沙袋徒手搬運到潰口處,才再用機械將木樁打入潰口兩側,再徒手將鐵絲固定後,填入石頭和沙袋,重現1998年長江流域洪災官兵搶險的景象。

江西

因暴雨成災,鄱陽湖水位暴漲使江西多地洪水泛濫受災,周邊的景德、南昌、上饒尤為慘重。官方統計,江西有超過40萬人受災。7月8日10時,江西省當局決定將防汛IV級應急響應提升至III級。

7月8日,上饒市鄱陽縣因河水猛漲,多棟房屋被衝垮,網上影片可見一棟3層高的別墅,1樓已被洪水淹沒,接着整棟房屋傾斜倒塌,不到5秒就完全沉入水中,場面嚇人。

大陸媒體稱,當日晚間,當地共有4棟樓房被洪水衝垮,均為2層或3層樓高,被衝垮的樓房主要位於該鎮的荻溪村和港湖村,同時指出,由於當地水位仍在上漲,不斷往室內漫進,目前無法進行後續清點及重建。

鄱陽於7月8日12時將防汛III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

與此同時,被稱為中國最美鄉村的江西婺源,一座有800年歷史的彩虹橋被洪水衝垮,另外江西菊徑村,被稱為最圓的村莊,現在也因為溪水暴漲,整村斷水斷電。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