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笼罩下的印度

印度的疫情病毒疯狂反扑,让全球拉响新一轮警报。马尔霍特拉一直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个火葬场帮忙,他告诉BBC说:“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情况。我无法相信我们在印度首都,” 各家医院正因新冠确诊病人的空前激增而陷入困境,“确诊者没有氧气,他们像动物一样死去。”他说。

印度的社交媒体上充斥著寻求帮助的请求,饱含著“愤怒、绝望、毁灭、失落和无助。”而远在澳洲的印度亲人更是爱莫能助。

死亡人数剧增 首都遍地焚烧场

印度境内疫情最惨重地区是首都新德里,在过去的两周内,印度医疗机构的氧气和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已经用尽,患者留在医院外面等待护理。据路透社报导称,首都地区每四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染疫。

据美联社报导,印度首都新德里一直在为火化染疫死亡者的尸体疲于奔命,以致当局要求开始在城市公园砍伐树木燃火火化尸体。

报导称,在新德里等城市的墓地外面,装载尸体的救护车排队等候,许多城市的土葬场所用尽了空间,火葬红光照亮夜空。

印度 疫情,焚烧
4月26日,印度民众在空旷地方焚烧染疫死亡者的尸体。(图:JEWEL SAMAD/AFP via Getty Images)

由于火葬场来不及处理尸体,许多停车场搭起了木材堆,直接将停留的尸体焚烧。火葬场已经变成了大规模的柴堆聚集地。

“新德里惨不忍睹!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位当地人发短信向澳洲亲戚报平安时说。

根据网络上传播的航拍照片显示,由停车场改建的露天火葬场里,到处都是火葬柴堆,彼此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每个柴堆上面都焚烧著尸体。

沉浸在焦虑中的澳籍印度人

印度的COVID-19疫情正以火山喷发之势肆虐全国,许多定居于澳洲的印度人时刻焦虑地担忧远在印度的亲人与好友的现状,不得不面临正在传来的噩耗。据澳洲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目前有8,000多名澳大利亚人仍然滞留在印度。

Anjali是一位定居在悉尼的印度人,她有6名家人生活在印度,她说,她的一名兄弟是医生,“弟弟告诉我,医院里人满为患,没有床,没有氧气,没有护理。人们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垂死。”“ICU的氧气已经用完,在10分钟内就有25人死亡。”她兄弟说。

Vivek告诉本网记者称,他的岳父目前正在印度的ICU里抢救,已经二天了,她太太因为无法回印度看望父亲,已经急到快奔溃了,“现在能获得重症监护病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医院缺少医疗设备,只能靠运气了。” Vivek说。在采访后第二天,Vivek发来短信说,“老人家刚刚过世了”。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2019年12月,43岁的Sundararajan女士和丈夫、孩子一起离开了墨尔本的家,去印度的清迈和年迈的父母同住,这是一个让她后悔终生的决定。

在抵达印度后不到一个月,Sundararajan感染了COVID-19,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了她76岁的母亲和79岁的父亲。15天后,她的父亲去世了。“那是令人心碎的经历,我不知道我心里是否能平复下来”。她对澳新社说。

由于国境被关闭,Sundararajan至今无法回澳洲,却又遇上了第二波疫情。

在短短一周内,Sundararajan女士有三个朋友失去了他们的父亲。“我居住的城市在一个停车场进行了大规模火化。人们排队等候火化亲人。”她说。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我们没有走出过家门。”Sundararajan女士说,“周围传来的都是死亡的消息。当地所有商店都没有饼干、香蕉、面包和鸡蛋。我们只是用家里的存货来应付。每个地区都只能自食其力。”

她说,在首都,囤积氧气瓶、抗病毒药物和扑热息痛的现象非常普遍。

Sundararajan女士表示, 她支持澳大利亚在5月中旬之前禁止所有航班进出印度的决定,不能让澳大利亚陷入相同的麻烦。“我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回到墨尔本的家。”她说。

印度疫情为何变得如此糟糕?

一些媒体分析认为,这个问题背后有三个关键因素。政府反应、公众行为和病毒的株种变异。

1)印度政府的反应太慢

在去年疫情首次爆发时,印度迅速采取了行动,实施了世界上最严厉的封锁之一。但政府在战胜第一波疫情后开始自满,甚至傲慢,结果将这个国家推向灾难。

封锁造成的经济创伤已经很深,当第二次疫情来临时,印度各地政府一直不愿意采取类似的方法来控制疫情的蔓延。

ABC报导称,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re)的南亚专家迈克尔‧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将印度政府的反应形容为“两极化”。

“之前的反应迅速大胆,整个国家都被封锁了,”库格尔曼先生说,“然而,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反应往好里说是自满,往坏里说是灾难性的。”

2)公众行为导致疫情蔓延

尽管第二波疫情已经出现,但印度政府依然允许继续全面进行大规模的集会。正好也迎来了12年一次的“大壶节” ,“大壶节” 从2021年1月9日开始,1月24日进入最高潮,为了庆祝这个节日,成千上万的印度人不顾病毒危害,义无反顾的冲向恒河进行朝圣。

由于人们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从而加快了疫情的高速传播。大规模集会和不良行为被认为是引发疫情加剧的罪魁祸首。

印度露天火化场
露天火化场(图:MANJUNATH KIRAN/AFP via Getty Images)

但出于文化与信仰,在整个世界都被一场科学界都不了解的疫情笼罩著时,印度人相信神的力量远胜于服从政府的指令。从政府到民间,几乎都贯穿了这种观念。

一些朝圣者表示,病毒虽然可怕,但是恒河神“会保佑我们”。

评论称,印度的人口数量和密度导致它在疫情爆发面前十分脆弱。

3)轻视了变异病毒株种的危害

同时,更具传染性的变异病毒的出现助长了这一波疫情。

据报导,造成印度疫情失控的是一种不同于英国变异株种的毒株,官方称之为“双突变B.1.617变种病毒”,这些变异株种也被认为具有免疫规避的特性,可以再次感染已经康复的病人。

据ABC报导,医学顾问协会(Association of Medical Consultants)的迪帕克‧拜德医生(Deepak Baid)表示,“在世界各地,我们发现第二波总是比第一波更危险、更强势、更致命。”

“人们强烈认为这种病毒是不同的,它是一种突变病毒,因为现在我们发现儿童感染了,年轻人感染了,这在早期并不常见。”拜德医生说,“这种病毒毒性很强,传染性很强。”

由于各地区未能令其医疗保健系统做好准备应对第二波疫情,导致医疗用品长期短缺,据印度政府表示,医用氧气已成为稀缺资源,首都新德里的多家医院已经耗尽所有氧气。

令人担忧的是,当人们还没认清“双突变B.1.617变种病毒”时,印度又曝出三突变B.1.618变种病毒(也称孟加拉变种)。

病毒正在快速突变

据报导造成印度疫情失控的双突变B.1.617变种病毒,已在至少17个国家出现。而印度又曝出三突变B.1.618变种病毒。

新德里的科学和工业研究委员会的基因组和整合生物学研究所(CSIR-IGIB)的研究人员史卡瑞亚(Vinod Scaria)认为,这个三突变变种是从之前印度出现的双突变B.1.617变种演化而来。这种病毒传染性更强,更能逃避免疫屏障。除了印度之外,三突变B.1.618变种也已经在美国、新加坡、瑞士和芬兰等地发现。

史卡瑞亚4月20日在其推特中说,这个三突变B.1.618新变种的最早序列是去年10月25日、从西孟加拉邦的一名患者那里采集的样本中分离出来的,最近一次被探测到是在3月17日。而近三个月在西孟加拉邦,三突变变种的比例“显著增长”,但研究人员对该病毒菌株的情况还存在很多“未知”。

印度 疫苗
印度民众在接受疫苗注射。(图:PUNIT PARANJPE/AFP via Getty Images)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流行病学教授Madhukar Pai博士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说:三突变B.1.618变种是一种更容易传播的变种病毒,正导致许多人很快生病。

三突变B.1.618变种,缺失两个氨基酸H146和Y145(影响尚待研究),同时具有两个刺突蛋白E484K和D614G的突变。该突变会使病毒表面改变形状,导致抗体无法识别,从而降低疫苗和抗体的作用。

印度国家生物医学基因组研究所的研究员Sreedhar Chinnaswamy对《印度时报》说,这种三突变变种带有很能逃逸免疫系统的E484K突变,这意味著,即使之前已经感染其他COVID-19菌株,或者已经接种过疫苗,也无法保证不感染该变种。

印度B.1.617双突变变种是去年10月首次发现的,还不到半年,该变种已继续突变到恐更可怕的三突变变种病毒,这也引起更多人对COVID-19变种病毒的担忧。

除了印度双突变、三突变变种之外,目前已经发现的主要COVID-19变种还有英国变种、巴西变种、南非变种、加州变种(西海岸变种)等。

科学家们说,COVID-19具有根据传播规模发生突变以及改变自身结构的惊人能力。由于该病毒传播广泛,其变异也就越来越多。每个感染者都是可能发生变异的温床。目前的几大COVID-19变种病毒,都是朝著传染性更强、传播速度更快、逃避免疫能力更强的方向在发生变异。

神秘的印度恒河

恒河源于喜马拉雅山南麓,海拔3,150米处,在流至海拔300米处之后,该河流被称之为恒河。在印度文化及神话中,称恒河发源于西藏的圣湖玛旁雍错,因而印度教徒将之奉为圣河。

河流是人类文明的摇篮,古代文明无一不是在河边孕育、壮大的。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母亲河,比如中国的黄河、埃及的尼罗河、俄罗斯的伏尔加河、英国的泰晤士河、印度的恒河等。

恒河 印度
教徒在恒河沐浴(图:Daniel Berehulak/Getty Images)

在印度教中,恒河具有至上的地位,它被印度教教徒称为 “恒妈”,自古以来,充满神话色彩。印度教徒坚信,将身体浸在恒河中能把一个人的罪洗去。当人死去后,亲人们为了让死者的灵魂进入天堂,免受轮回之苦,常常在河边火化死去的亲人,并将骨灰抛洒进恒河,也有的家庭直接把死尸、遗物和葬礼物品抛入河中任其漂流的。

基于印度根深蒂固的传统习惯,恒河的环境至今依然极度脏乱,被评为世界五条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

在网络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宽阔、缓慢的恒河上,到处漂浮著五颜六色的垃圾和数具尸体,一群印度人在旁边淡定地沐浴、游泳、洗漱甚至饮水。

每逢宗教节日,虔诚的教徒前往恒河朝圣,跳进河中浸浴及在河岸冥想,也是一个不变的传统。

12年举行一次的“大壶节” (Kumbh Mela),也称“圣水沐浴节”,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印度教集会,在历时43天节庆期间,印度教教徒会前往恒河沐浴,清洗旧日罪孽。

上一次的“大壶节”是2010年1月,大约有7,000万人次前来恒河洗清罪孽。而今年的“大壶节”正值疫情大流行,但依然没有阻止虔诚教徒的脚步。

印度共和国

印度共和国(Republic of India),通称印度(India),是位于南亚印度次大陆上的国家,面积位列世界第七,印度拥有13.6亿人口,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中国。印度现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及文化的国家,仅宪法承认的官方语言就有22种之多,其中印地语和英语被定为印度联邦官方语言。

印度也是一个多宗教多信仰的国家,号称“宗教博物馆”,佛教曾源自古印度,但目前的绝大部份印度人(85%)信仰印度教。由于公元8世纪,阿拉伯帝国开始入侵印度,引进了伊斯兰文化,因此伊斯兰教是印度的第二大宗教。

印度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是美国、欧盟、日本、中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印度是世界上最早的文明古国之一,存在过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发现的遗址显示,公元前2500年,已经有人类在印度生存。

15世纪末开始,欧洲商人看中了印度这块宝地,试图在此开辟殖民地。之后,强大的葡萄牙、荷兰、英国和法国等西方殖民者蜂拥踏上印度这块大陆,并为争夺印度而发生激烈的冲突。

1757年,印度在国土保卫战中失败,逐步沦为英国的殖民地。到1849年,虽然名义上还存在印度莫卧儿帝国,但英国东印度公司成功掌握了印度全境的统治权,只馀少数地区由葡萄牙及法国统治。

1857年,英国政府接管印度,并成立新的印度政府。1877年,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被加冕为印度帝国的皇帝。之后,印度首都也迁都新德里。

印度曾经诞生了一位伟大的独立运动先驱,叫莫罕达斯‧甘地(1869-1948)。

从1920年开始,由甘地领导的印度国民大会党开展了一系列谋求印度独立的不合作运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同意放弃对印度的绝对统治权,却为了满足穆斯林群体的分治要求,英国提出了蒙巴顿方案,同意将印度分裂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并答应完成分裂之后各自独立。

1950年1月26日,印度宣布独立,成立印度共和国,但仍为英联邦成员国。这块亚洲次大陆从此被分成以印度教为主的“世俗”印度以及较小的伊斯兰教国家巴基斯坦。

独立后,新政权倾向于社会主义,但在外交上奉行不结盟政策,独立于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集团之外。

1950年4月1日,印度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1959年,中共以武力统治西藏,追杀佛教徒,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出逃,获得印度政府接纳,从此中印两国开始交恶。1962年,爆发中印边境战争。

尽管从1993年起,中印两国签署了多个协定以维护地区和平,但中印边界的土地之争至今还在延续,经常发生武力冲突。

从2000年起,在俄罗斯的周旋下,中俄印三国进行了广泛合作发展经济,目前,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而印度也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

印度是一个联邦共和国,有一部完善的规定议会民主政体的宪法,号称“世界上最长的宪法”,这是印度民主政治的标志。印度也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政府的国家。

印度国会实行两院制,包括了上院联邦院和下院人民院。联邦院议员任期6年,每2年改选三分之一,其中233名成员由地方选举产生,其馀12人由总统任命。

人民院共有545席,任期5年,其中543人民选产生,其馀2人由总统任命。

印度政府在实行民主政治的同时也实行社会主义,政府对私人经济活动、外贸、外国资本直接投资严格控管。

印度有很多精通英语的人口,目前是21世纪全球最主要的资讯服务业生产国、电脑软件出口国以及众多软体工程师的祖国。印度人勤于工作,曾经民调显示,印度人是亚洲“最快乐的员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