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Cowra的和平钟声

2008年,日本电视台制作了一部电视片《那时候,我们的生命薄如纸》(On That Day, Our Lives Are Lighter Than The Toilet Paper: The Great Cowra Breakout),作为曾震惊世界的一场战犯血腥越狱事件的55年祭奠。该事件发生在二战结束时的澳洲Cowra,导致2百多日本战俘的亡魂永远地留在这块土地上。为了让后人铭记那段不堪回首的惨痛历史,1992年,联合国将澳洲的世界和平钟设在了Cowra,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设立在偏远小镇的和平钟,偏远宁静的Cowra镇也因此声名远播,游客不绝。

Cowra 旅游澳洲 和平钟
1992年,联合国将澳洲的世界和平钟设在了Cowra,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设立在偏远小镇的和平钟。(图:Cowra地方政府)

 

樱花盛开的Cowra

Cowra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中西部地区的一个城镇,坐落在翠绿的拉克兰山谷中美丽的拉克兰河畔,距离悉尼大约300公里,中西部高速公路,奥林匹克公路和拉克兰山谷路等三条国道在Cowra交汇,天然的地理环境成为十九世纪中期淘金客的落脚地和交易处。宁静的花园,肥沃的农田,优质的葡萄酒和文化遗产吸引了众多早期移民的远赴与开拓。

樱花节节目
每年的9月,当千树万树的樱花在这片土地上盛开时,Cowra的日本花园中就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图:Cowra地方政府)

战俘越狱事件过去了近八十年,如今的Cowra镇充满了日本元素,历史建筑原貌、日本花园、遍地樱花、战俘集中营遗址以及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成为了Cowra独有的象征。

越狱事件

那一年,二战濒临结束,澳洲军舰将几千名被俘军人从亚洲战场运送回澳洲,并关押在地处Cowra的战俘集中营里。战俘主要是日本人、意大利人和日籍台湾人。他们悠闲地生活在集中营里等待着战败国的认领。

Cowra 旅游澳洲 战俘集中营
二战濒临结束,澳洲军舰将几千名被俘军人从亚洲战场运送回澳洲,并关押在地处Cowra的战俘集中营里。(图:Vision杂志)

但对于血液里流着武士道精神的日本军人来说,被俘是一种无颜面对祖国的耻辱,他们宁愿牺牲在作战战场上,也不能以战俘的身份回到故土。

1944年8月5日凌晨,皓月当空,战俘集中营中的1,104名日本战俘,突然发起一场当代军事史上最大的集体越狱行动。他们手持木棍等粗制的“武器”,在狂叫声中,以“自杀式袭击”勇敢地扑向带刺的铁丝网和机枪射击区域。他们仅有的掩护是棒球套、毛毯和大衣,情急之下的澳洲守卫士兵用机枪扫射都无法阻止日本士兵一心赴死的决心,他们前赴后继,用一层层的血肉之躯架起一座翻越铁丝网的人墙,并攀上岗哨亭徒手杀了澳洲机关枪手,最终三百五十多名战俘越狱成功。

但一周之后,所有逃犯全部被抓回营地。整个事件中,共有107名战俘受伤,231名日本战俘和4名澳大利亚士兵丧生。

日本花园

越狱事件震惊了世界,也给崇尚和平自由的澳大利亚蒙上了一层羞愧无奈的色彩。为了尊重与安抚命丧Cowra的日本战俘的亡魂,也为了获得亡魂亲属的谅解。在Cowra退伍军人俱乐部及当地政府的努力下,不但在当地的澳洲烈士公墓边修筑了日本死亡军人灵园公墓外,还决定为那些亡魂建造一座独具日本特色的花园。

Cowra 旅游澳洲 日本死亡军人灵园公墓
日本死亡军人灵园公墓。(图:Cowra地方政府)

1979年,一座由日本著名园艺景观师中岛剑Ken Nakajima设计的“日本花园”在Cowra诞生了。这座超越国界的花园秉承了日本园林景观的特点,利用山、水、石的组合,既富有传统的日本风情,也体现了日本勇士信仰中“禅”的意境。花园的周围充满了澳洲的桉树与日本的樱花,澳日之间化悲痛为友谊的情结尽在这无言的盎然花树之中。

Cowra 旅游澳洲 日本花园
1979年,一座由日本著名园艺景观师中岛剑Ken Nakajima设计的“日本花园”在Cowra诞生了。(图:Cowra地方政府)

2000年,中岛剑去世后,他的后人依照他的遗言,将他的骨灰安葬在这座日本花园里,他愿意伴随那些日本将士的亡魂一起留在Cowra这片土地上。

亡魂与遗址同在

当年的战俘集中营早已是断壁残垣,但当地政府尽可能地保留了历史原址,为后人留下一些可以想象的空间。原址的周围是绿色旷野,铁丝网与岗哨亭依在,通向外面的车道两旁布满了粉红色的樱花树。当地的解说员向驻足游客详尽叙说着当年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澳洲 cowra旅游 日本俘军越狱
1944年8月5日凌晨,皓月当空,战俘集中营中的1,104名日本战俘,突然发起一场当代军事史上最大的集体越狱行动。(图:Cowra地方政府)

静静地望着眼前这片残留着硝烟与血泪的土壤,似乎看到了战俘们疯狂地涌出和机关枪的火焰,仿佛听见了划破星空的怒吼与一心赴死的惨烈。

Cowra 旅游澳洲 日本学生 军人墓
日本学生在日本军人墓前追思。(图:Vision杂志)

77年前,日本战俘原本已经迎来了自由,却依然为了捍卫军人的尊严,不惜客死他乡,选择永远地躺在了这片土地上,留下231个再也回不去的亡魂。

Cowra的夜幕慢慢降临,市政厅门口和平钟再次响起,钟声显得格外的沉重,穿过田野,在山峦中回荡。

文化与和平的力量

令人伤心遗憾的往事不值得宣扬,但澳洲人也并没有刻意隐瞒,从世界和平钟破例落脚在Cowra那时起,Cowra已经成为了颇具盛名的旅游之地。

Cowra 旅游澳洲 樱花节节目
日本艺人会在这里举行精彩绝伦的节目表演。(图:Cowra地方政府)

每年的9月,当千树万树的樱花在这片土地上盛开时,Cowra的日本花园中就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樱花节”,一些日本艺人会在这里举行精彩绝伦的节目表演,过往游客可以在此感受经典传统的日本文化。

当地的退伍军人俱乐部还会在日本死亡军人灵园中举办一个告慰亡灵的仪式。一位老年的退伍军人麦克表示:“这些日本军人原本可以回国去的,却意外地留下了,我们有义务替他们的家人守护他们的亡魂。”

Cowra 旅游澳洲 澳洲老兵
澳洲老兵向日本战俘死难者致意。(图:Vision杂志)

一位专程从悉尼赶来参加仪式的日本总领事对此非常感叹,“战俘的亡魂能获得澳洲人如此的尊重,那是日本人的荣幸。”他说:“这不仅体现了澳洲与日本的友谊,也是两国人民共同维护和平的决心。”

日本花园与和平钟,构建的不仅仅是一块旅游胜地,更是澳大利亚人引以为豪的善良与价值观。

Funding for the above “From China to Australia” project has been provided by the NSW government.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