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抗争的艺术

首先,笔者要澄清,本文提倡的“抗争的艺术”,不是连侬墙,不是抗争题材艺文展览,也不是黄店所搞的艺术展览:不是抗争杂志展,不是抗争艺术展,不是“香港民主女神(Lady Liberty HK)”,不是“Tone Online Music Festival”,不是“围炉音乐会”,不是《微光之城》,不是《未必最终回》,不是《香港定格》,也不是《2019长路未尽:变幻的时代,变幻的抗争》等等。而是建制派难以捉摸的,当权者难以应对的,具体的、实际的、贴地的、富成效的抗争手段、抗争方法。

第一,“抗争的艺术”就是“不说抗争”地“抗争”的艺术;要说“平衡”,要说“平均势力”,要说“防止失衡”,要说“防止一面倒”,要说“防止独大”,要说“防止灾难”。

第二,“抗争的艺术”就是“零立场”的艺术,即是“没有立场”的艺术,就是“没有立场”的“立场”,而且“没有立场”总比“改变立场”好;因为“没有立场”,欲加之罪,正好无辞;因为“没有立场”,“和理非”便不会误会你真的“改变立场”,不会以为你真的变成了“建制派”。这个“没有立场”的“立场”,可以是“少数服从多数”,也可以是“严格按照民间公投结果行事”,等等。

第三,“抗争的艺术”也是“团结”的艺术,不分化,真诚合作,互补长短,把抗争的力量最大化,把抗争的成效最大化的艺术!

第四,所以,“抗争的艺术”不单止是“团结”的艺术,也是“求同存异”的艺术,也是“寻求妥协”的艺术,也是“寻求和解”的艺术,也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艺术,也是“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的艺术。

第五,“抗争的艺术”也是“忍耐”的艺术,要有耐性,要沉得住气,好好利用突然间多了出来的一年时间,一方面韬光养晦,另一方面养精蓄锐,作好准备,将一年后决战的胜券最大化。

例如:尽力协助刚满十八岁的年青人登记做选民,尽力把“不合资格而又未被发现”的选民查找出来,成立更多“零立场”的政治团体,鼓励参选;协助所有新工会(超过四千个)维持有效运作,避免丧失当选民的资格,一个都不能少,协助“职工会登记局”尽快完成所有新工会的登记工作,尽力游说“建制派”的支持者倒戈,就算不能倒戈,也不要再投票给“建制派”,等等;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恕笔者不能尽录。

好了,篇幅有限,更重要的是,今时不同往日,风声鹤唳风声紧,香港已经有“强力部门”,该部门亦已经强力地,加强积极执行“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等恶法,恕笔者不能再说太多,其实还有很多具体方案,例如怎样成立“零立场”的组织等,要跟大家分享,惟有留待日后,有适当时机时,再行公布。谢谢!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劉利德 User Says

    今日香港,抗爭已經越來越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