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被抓4个多月 两弟媳发表公开信被全网封杀

2020年11月,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和他的妻子刘会茹、两名儿子、两名儿媳及公司高管等25人,被河北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名拘捕,至今已有4个多月,但案件却未见进展。日前,孙大午的两名弟媳晏玉香、周红云在微博发布大午集团员工公开信,称“作为孙家的媳妇不能再沉默下去”。不过此公开信被当局很快删除,就连两人的微博账号也未能幸免,目前已被冻结。

4月3日,微博账号“孙大午二弟媳”发文称,自孙大午等25人被抓,至今已有4个多月,案件没有任何进展。在大午夫妇、两对儿子及儿媳,两个弟弟全部被抓的情况下,“我们作为孙家的媳妇不能再沉默下去”。

接着,微博“孙大午三弟媳”发表《给大午集团员工的一封信》,在向集团员工致谢的同时说明了案件进展:“我们聘请了包括迟夙生、杨斌、王万琼等多名国内顶尖法律团队介入此案,并聘请郑成月担任集团顾问”。

信中称,“律师们经会见了解,初步认为本案大多罪名不能成立,更不构成涉黑或者涉恶”,接下来一方面法律团队将递交意见与证据,另一方面晏玉香、周红云等也会着手回复公司的自主经营。

不过目前此公开信已被删除,“孙大午二弟媳”, “孙大午三弟媳”的微博账号已搜索不到。

律师发布案件信息

4月4日,孙大午案律师团发布一份就社会关切问题的解答,称目前此案涉案人员有30人,除了孙大午、孙德华、孙志华、孙萌、刘平、靳凤羽及纪玮莲7人被高碑店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地点不详),另外有5人取保候审,剩余18人则分别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高碑店看守所、满城看守所等地。

律师团称,逮捕文书显示,大午案中主要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破坏生产经营罪等多项罪名。早前网上有传言称,当局想把大午案往“涉黑”方向“靠”,因此律师透露的情况,引发网友担心。

此前曾有媒体报导称,孙大午的多名代表律师,到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警方以各种借口阻挠。

案件始末

据维权网报导,2020年11月11日凌晨,河北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罪名抓捕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负责人孙大午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20多人。

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被当局指控,是因为他长期公开抨击时政,并创办福利医院免费医疗,触及地方政府的利益。

中国当局指控孙大午等人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实上是大午公司向内部职工(大午公司的职工甚本都是当地村民)和职工亲友的借款,大午公司出具借据。由于大午公司支付的利息比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要高,因此他们很愿意把钱借给大午公司。

维权网援引据知情人称,大午公司向员工借款并非秘密,企业发展至今30多年来一直存在,也从没出现过偿还兑付问题。有些员工在暂时没有大的资金开销的情况下,就把工资特别是奖金以借款的形式放在公司;当地农户习惯用自产玉米在大午集团的饲料厂兑换饲料,但有的农户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饲料,或者直接把玉米折算成现金,放在大午集团“吃利息”。因为大午集团给出的借款利息比银行要高,还有周边的一些村民(数量极少),也把现金借给大午集团。

这些本来是村民自愿的行为。但目前大午公司由官方接管,他们在给把钱借给大午公司的村民登记时,要求他们证明是被迫将钱借给大午公司的,否则就不给登记。一些村民担心拿不回自己的钱,被迫按照官方的意图做伪证。

另外,公司向村民租地进行经营,本来也是双方的自愿行为。但警方诱导村民证明,他们并非自愿将地租给大午公司的。

报导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组织所谓的“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司所有印章全被收缴,公司资产全被政府接管。目前公司经营收入一落千丈,一些员工家庭经济已陷入困境。政府在公司的对外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被盘查。律所被当局禁止私自介入案件。媒体、网络上有关案件的报道、评论也被删除屏蔽。

孙大午被抓4个月多 两弟媳发表公开信 被全网封杀
公开信。(网络图片)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