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英国应减少中国留学生数量 限制中国影响

智库Onward在近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目前英国16所大学学费总额的逾五分之一来自中国留学生,其中格拉斯哥、利物浦和谢菲尔德大学学费收入的28%都来自中国,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尤为严重。为了扭转这一趋势,该报告呼吁政府对大学的留学生人数加以限制。

尽管英国和欧盟大学生的学费上限为每年9,250英镑,但大学可以向欧盟之外的留学生收取更高的费用,用于补贴研究成本和其它支出。

该报告发现,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英国招收的海外留学生数量增加了7倍,与之对照,本国学生名额仅增加了50%。

在此期间,在英国学习的全日制中国留学生人数从1,510人增至115,435人,增加了75倍。

仅在过去4年里,英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就增长了36%。去年海外留学生为英国大学贡献了58亿英镑,大约21亿英镑来自中国,其中的三分之二(约14亿英镑)流向了罗素集团大学。

报告称,政府应该对大学从其它国家获得的收入设定比例上限。鉴于海外科研资金的增长,这种上限可以只涉及学费,也可以包括企业的投资、捐助。

目前,英、中两国间的外交纠纷正在不断加剧。本月早些时候,中国驻英大使向中国留学生发出召唤:“发挥你们的优势”、“为祖国服务”。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已向澳大利亚发出明确威胁,要削减那里的留学生数量,以应对两国间因贸易和安全问题而日益紧张的双边关系。

该报告的作者、前唐宁街顾问坦纳(Will Tanner)警告说,英国大学对海外留学生的依赖越来越“令人担忧”,这可能会削弱他们的学术独立性。

他表示:“英国从未对此议题展开过认真讨论,英国最负盛名大学的内在活力——先不说数十亿英镑的科学基金——现在不是由议会说了算,而是被数千英里之外的国家所左右。

“更令人担忧的是,英国三分之一的海外资金来自中国。面对批评,中国政府总是毫无顾忌的以消减留学生人数相威胁,与中国的商业合作使英国大学受到(对方)日益严重的审查。”

本月早些时候,一位知名学者警告称,近年来,随著学术界越来越多地进行“自我审查”,大学对冒犯中国的担忧“急剧增加”。

伦敦国王学院“刘氏中国研究院”(Lau China Institute)院长布朗(Kerry Brown)教授表示,由于在招生及科研合作方面的顾虑,英国高等教育机构不愿站在北京的对立面。中国在恐吓批评者方面已“变得越来越自信”,并试图向世界“发出更明确的信息”。

中国的批评者会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五毛大军”的围剿,这些激进分子受到中国政府的收买,以辱骂的方式捍卫中国。

一位来自大学倡导组织Universities UK的发言人表示:“我们非常重视来自中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留学生——他们的国家可能还在政治或文化上与我们存在紧张关系,但年轻人聚在一起可以增进理解,挑战偏见。”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