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封城:台湾流行文化成”精神食粮”?

中国“清零”防疫封城,人们宅在家,上网、追剧、听歌成为日常。近日,台湾歌手周杰伦2013年的一场演唱会在微博上吸引了破千万人次观看;“刘畊宏女孩”、“王心凌男孩”,以及受困于上海的台湾老相声演员李立群等也同时在中国网络爆红。台湾流行文化获得中国封城百姓喜爱的现象,引发舆论热议。

湖南卫视上周末开播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三季,台湾偶像歌手、有“甜心教主”之称的王心凌重唱 2004年单行曲《爱你》,引发大批铁粉回忆。微博文娱热搜前十几名几乎都被她霸占。中国媒体每经网以《“王心凌概念股”一度大涨10%!王心凌男孩终于出手了?》为题报导,指不少粉丝喊着买股票支持,芒果超媒一度涨幅扩大至10%。QQ音乐飙升榜前十位中,王心凌的《爱你》、《第一次爱的人》、《睫毛弯弯》等歌曲独占9席。

王心凌重唱18年前名曲 中国男粉:青春回来了

官媒中新社报导,许久未见的王心凌再唱《爱你》,同款舞蹈搭配熟悉的旋律勾起许多人回忆。不少“80后”、“90后”中国男人感叹“青春回来了”,刷屏转发。疫情期间,居家隔离的人们透过台湾娱乐明星联系在一起。台湾的偶像剧、综艺节目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每有佳作出品都被年轻人视为流行指标。从娱乐明星到流行文化,台湾娱乐产业曾引领华人文化圈一时风潮。

五千万人涌入观看周杰伦九年前演唱会

与此同时,红遍华人圈的台湾歌手周杰伦“魔天伦2013演唱会”及“地表最强2019演唱会”,5月20日、21日在腾讯QQ音乐平台重映。有报导称,预约就有二千万人,涌入观看突破五千万。一半内地网民在晒恩爱,一半在晒跟周杰伦的青春回忆。不少网民感叹,华语歌坛后继无人。

王心凌不只掳获男生的视线,自中国移居美国的九五后女生任瑞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乘风破浪》第一季播出是疫情开始,她人在台湾就关注:“节目有一定的国民度,主打成熟的姐姐,王心凌是一群成熟姐姐里感觉比较甜美的,而且她的甜美又不是装的,很自然。确实我作九五后看非常多她演的电视剧,唤起了我们的回忆吧!”

谈起周杰伦,任瑞婷也相当有感:“周杰伦的话,是一直一直一直很火。我们以前在中国,他的音乐一直一直在各榜单第一名,而且因为他出的歌很多被拿到抖音配乐,莫名其妙一首老歌改一下又火起来。虽然他很久不发新歌,一直非常火。”

九五后网民盘点那些年追过的台湾偶像剧

“追星少女郑果果”微博近日盘点“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台湾偶像剧”,还仿佛下武力战帖般特别标签“是谁全看过”:包括《命中注定我爱你》、《转角遇到爱》、《王子变青蛙》、《流星花园》、《下一站,幸福》、《放羊的星星》、《微笑Pasta》、《 终极一班》、《绿光森林》、《恶作剧之吻》、《海豚湾恋人》、《天国的嫁衣》。其中,最早2001年《流星花园》到2009年《下一站,幸福》,任瑞婷说,她算算三分之二都看过。

任瑞婷受台湾流行文化启蒙,她认为当时中国的流行乐不行、戏剧不行、剧本不行,最爱看湖南卫视,播的都是台湾电视剧。她提到,第一部追《还珠格格》,还有琼瑶的作品,《流星花园》则是跟姐姐一起看的。

任瑞婷对台湾偶像剧如数家珍:“《天国的嫁衣》,王心凌、立威廉主演的,还有《绿光森林》。也有中国跟台湾合拍的,彭于晏、刘品言演的《仙剑奇侠传》,早年大S也到大陆拍很多电视剧。明道演的《王子变青蛙》,我小时候还买过他海报。阮经天、陈乔恩《命中注定我爱你》,都是在中国很火的电视剧。第一次听流行歌也是听台湾的少女团S.H.E,周杰伦跟蔡依林。”

盗版、翻拍、对外剧的限制 中国民众娱乐文化选择贫乏

任瑞婷回忆,她念高中时,中国才有比较多言情小说改编、中国本土自制的电视剧,《甄嬛传》、《琅琊榜》都是小说改编。还有很多中国剧是买版权再翻拍,但拍的很烂,引起中国观众把台湾原版拿回来重温。

即便近年两岸关系变差,连网民也常针锋相对,但任瑞婷说,台湾剧仍受欢迎,像2019年许光汉、柯佳嬿《想见你》 也超级火。她认为,中国剧本缺乏,起步晚,而台湾的戏剧制作用心,演员自然可爱,连客串的人都演得认真,就觉得台湾剧新鲜好看。

六零后受台湾亲情剧冲击 亲情原来不是共产党那套斗争

北京时事评论员华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他在文革最火爆的时候出生,小时候看的、听的都是八大样板戏、三战电影,阶级立场很浓厚,充满斗争性。当时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讲话就说,文艺作品属于政治工具。港澳台资产阶级作品被视为靡靡之音会软化人们的斗志,遭到批判。

华颇回忆,台湾剧充满人情味、人性化。台湾剧《妈妈再爱我一次》,九零年代进入中国红遍大街小巷:“当初万人空巷涌入看,许多人看了落泪,属亲情文艺作品。在大陆这也属于政治范围,亲情要有一定阶级立场,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兄弟相残。突然间这种亲情、人性化的东西,对大陆冲击是很大的。台湾这些作品涌入之后,大陆好多影视作品纷纷仿效制拍家庭剧、伦理剧、亲情剧,风起云涌。”

华颇提到,六四事件时他二十出头,八零年代忽然港澳台歌曲传进中国,轻松、快节奏,像崔健的《一无所有》这些影响很大,台湾歌手张帝、邓丽君、张雨生的歌风靡一时,当时还是卡带,张雨生《我的未来不是梦》很受欢迎。

看台湾剧、听台湾歌 八零、九零后“离台湾很近”

对台湾流行音乐和戏剧又在网上炒热,华颇解读,封城之下人们被禁锢,只能上网欣赏文艺作品自娱自乐。但相较台湾,中国文艺作品属于一种停滞的状态。

华颇说:“精神食粮也出现一种匮乏,不只物质,精神食粮也匮乏,所以大家有些就怀旧、复古。大环境现在对自由度的收紧,文艺作品的诞生非常困难,要有相对自由度宽松的大环境才能创作,现在不具备有优秀的作品。只要反应社会现实面可能就被封杀,就诞生一些神剧出现。”

任瑞婷则认为:“台湾流行文化在中国有很大的基础,那是我们小时候看的,现在长大了又在网上讨论我们童年的东西。我觉得八零后、九零后离台湾是很近的,因为在我们青春节、童年期都是看台湾的东西。前阵子中国势头很火,有一段时间没看真的蛮怀旧。”

台湾艺人上海封城直播 杀出活路商机

台湾演艺工会理事长康凯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则认为,倒不是台湾老艺人或戏剧普遍在中国大陆又红起来,而是移居上海的刘畊宏、李立群两人在封城中直播爆红的特例现象。

康凯说:“李立群在大陆演很多戏,很多大陆人原本不知他是谁,最近在网路自拍在上海家里被困的情况大红。他是相声演员,讲话很有技巧,说自己饿了半天,大家看着很火。据说,一、二百万人在看他网路,觉得有意思。还有周杰伦的好朋友刘畊宏,和老婆搞直播健身,有趣;又以周杰伦的歌作配乐,在大陆很火,有六千万人浏览、有固定看的人。这两人现在在大陆就变的很火。”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