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给村镇银行垫付了180亿,还存在四大疑点

今天,河南、安徽两地村镇银行爆雷事件又有了新进展。据银保监部门通报:

7月11日以来,河南、安徽分4批对村镇银行客户实施垫付。截至8月11日晚,已累计垫付43.6万户、180.4亿元,客户、资金垫付率分别为69.6%、66%,进展总体顺利。

听上去的确是很顺利,数字也好像有零有整,然而实际情况一直是不明不白的。截至目前,村镇银行爆雷的事情至少还有四个重大疑点。

村镇银行事件重大疑点之一:资金缺口到底是不是400亿?

从村镇银行爆雷事件进入公共视野开始,大家都在传爆雷的资金规模高达400亿。我对媒体报道做了溯源,最早提出这个数字的是网易清流工作室,属于网易财经旗下的内容团队。

网易清流工作室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和调查计算出,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方式,涉嫌转移资金达397亿。随后的媒体报道中都是引用这一数据来源,在标题中被取整写作400亿。有理由相信,这397亿的转移资金是他们掌握了实据的部分,实际的规模只会比这更大。

然而根据今天的通报,已经垫付的180.4亿资金占比66%,那么总的资金缺口规模应该是273.3亿,与此前流传的400亿以上相差甚远。

另外还有一组数字严重对不上。已经垫付了43.6万户,占比69.6%,那么可以算出还有19万户没有赔钱,前面已经算过,还没垫付的资金是93亿,那么剩下的平均每户只有4.9万元。

按照河南方面的垫付顺序,5万元以下的客户是最早赔的,之后分四批逐步提高,一直赔到15-25万元的批次,剩下的应该都是几十上百万的大户。怎么剩下没赔的平均还不到5万元呢?

从开始到现在,掌握了真实数据的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村镇银行爆雷资金缺口的整体规模,273.3亿还是通过比例数据反推出来的。是说不清楚,还是不能说?

村镇银行事件重大疑点之二:垫付的资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就提出来过。银保监局的通报从始至终都说是对银行客户进行垫付,既不是取款,也不是赔付。而且今天相关部门还透露称,这些爆雷的资金并没有交过存款准备金,也没有缴纳存款保险。意思很清楚,这不是存款,不受存款保险的保护。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不是存款保险赔的,那这“垫付”的钱从哪儿来的?通报之前提过一次,说是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查扣的资金和资产变现而来。但这是不可能的。

一来,这些犯罪分子辛苦几年转移资金,还要花钱腐蚀监管人员,供自己挥霍,不可能还有那么多钱留在那儿等着公安去轻松查封;

二来,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查扣的资产必须经过人民法院审理判决之后才能处置,本案尚未进入审理程序,怎么能违法直接处置资金?

三来,河南新财富集团早在今年2月就已经注销了,哪来的资产可以查扣……

钱没了,不明不白,钱又回来了,还是不明不白,在一个法治社会,这很不应该。

村镇银行事件重大疑点之三:主要嫌疑人吕弈为何还不通缉?

我自己不是村镇银行的受害者,算是一个局外人,对资金损失没有切身之痛,但我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

对于一个捅出几百亿大窟窿的犯罪分子,绝不该让他逍遥法外。

然而,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实控人吕弈,不仅在此前被公安部门控制调查之后平安脱身,潜逃国外,而且至今没有对其发布通缉令。

官方通报多次提及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犯罪的事实,还处置了这家公司的资产,但对人尽皆知的实控人吕弈却只字未提。

人已经跑到国外去了,你抓不回来大家可以理解,但至少发个通缉令表明态度吧?难道还等着吕弈下次大摇大摆地回国继续收割下一批韭菜?

村镇银行事件重大疑点之四:被抓捕的官员是不是保护伞?

7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河南监管局一级巡视员李焕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曾任该局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处处长、副局长。

7月29日,中国银保监会河南监管局非银二处处长、一级调研员郭琴被查。中国银保监会开封监管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夏军被查。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金融稳定处处长赵德旺被查。

8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信阳监管分局二级巡视员王献军被查。

8月12日,中国银保监会河南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一级调研员蒋红华,案件稽查处副处长、二级调研员杜其文被查。

查了这么久,查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厅级以上干部。

几百亿的案子,十多年时间,你觉得这些厅级以下的干部能罩得住?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基本常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