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数千大学生正自我隔离

截至9月28日,英国各地约40所大学报告了武汉病毒病例,随著新学期的开始,数千名学生正在自我隔离。之前,媒体曝光了政府的病毒测试丑闻。

大学生的困境

据英国BBC报导,阿伯里斯特威斯大学(University of Aberystwyth)是最近一所暂停面对面教学,并转向在线授课的学校。

卫生部长怀特利(Helen Whately)说,这对学生来说 “一定很艰难”,但他们希望疫情“得到控制”。但是一些学生质疑,当大多数教学都在远程进行时,为甚么还要求他们离开家?

在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向学生们保证,他们应该能够回家过圣诞节。

在英格兰,怀特利女士说,关于期末计画的讨论“还有些时间”,“疫情是否得到控制,以便能够与家人过圣诞节,这取决于我们所有人” 。

工党呼吁政府考虑暂停重返大学,而不是让他们回校面临进一步爆发武汉病毒和自我隔离的风险。

在曼彻斯特城市大学(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接下来的14天中,大学一年级和预科的所有班级授课都将在线上进行。

受冠状病毒病例影响的大学包括:曼彻斯特城市大学,大约127名学生病毒测试阳性之后,大约1,700名学生被告知隔离两周;格拉斯哥大学,172名学生测试呈阳性后,告诉600名学生进行自我隔离;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一些学生被测出阳性后被告知要自我隔离;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也报告有少量病例数量。

退学费的合法权利

许多大学曾向学生许诺了面对面授课和在线授课相结合的教学方式,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如果仅在线授课,学生们是否应该获得退款,或者如果所有课程都是远程授课的,是否应该支付大学住宿费用。

工党影子教育大臣格林(Kate Green)表示,学生退费的选项“绝对应放在台面上(讨论)”。

学生办公室(OfS)的首席执行官丹德里奇(Nicola Dandridge)说,学生“具有合法权利”,但是退还学费是“政府的问题”。学生办公室是一个独立的公共机构。

她对英国BBC 第四电台的“今天”节目说:“如果学生感到自己没有得到所承诺的东西,那么他们绝对应该向大学提出要求,他们也有权向大学监察员投诉。”

沃德(Joe Ward)是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的学生。那里的学生说,保安人员和警察阻止他们离开宿舍。他告诉BBC:“如果让我知道事情就是这样,课程只会在线上,那么我今年肯定会重新考虑是否上大学的。” 沃德与另外七人合租公寓。

全国学生联盟(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的主席肯尼迪(Larissa Kennedy)表示:“如果学习质量受到严重影响,那么我们还需要看到(学校)退还学费。”

内阁大臣沃特利女士说,大学在“努力工作”,因此学生可以回到在线和面对面教学相结合的情况,以及符合社会隔离的社交活动中。

在苏格兰,除了格拉斯哥大学,邓迪(Dundee)、爱丁堡和阿伯丁(Aberdeen)的学生也受到了影响。

苏格兰目前对武汉病毒的限制,禁止人们拜访其他家庭,这意味著学生在没有合理借口(例如家庭紧急情况),无法从大学宿舍回到苏格兰的另一个住所(例如父母家)暂时居住。但是,苏格兰政府发布的新指南阐明,学生可以长期回家居住。

被告知要自我隔离的学生,可以在需要包括身体、财务或心理健康支持的情况下返回家中。

媒体爆病毒测试丑闻

据英国《每日邮报》称,武汉病毒测试的混乱局面如今得以揭露,有爆料说,政府六个月前无视超快病毒测试机器的报价。

本可以将这种现场等待的病毒测试小机器安装在养老院、学校、医院和企业中,以快速检测人们是否感染病毒,并节省英国的经济浪费。

但取而代之的是,政府启动了一项笨重的120亿英镑的系统,即“灯塔实验室(Lighthouse Labs)”,使患者不得不等待几天或旅行数百英里(去测试),这使病毒得以传播并导致严厉的封锁规定。

《每日邮报》的这项调查发现,在英国所谓的“世界一流”的测试系统中,存在著一系列的失败和不足。

一家诊断公司告诉该报,它在3月份向政府提出了其救生系统,但没有收到任何电子邮件回复。

另一位代表说,英国现在本可以每天测试200万人,而不是目前在上学的第一周就成了不堪重负的残废系统。

政府一直在建立大型实验室的集中网络来进行冠状病毒测试。“灯塔实验室”已经花费了长达一周的时间来处理结果,导致整个学校不得不关闭、养老院不得不被迫隔离表现出症状但实际可能没有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从而造成混乱。

但是,一些快速无需实验室操作的测试机可以在几分钟内给出清晰的结论,它们的制造商却被忽略了。

美纳里尼诊断公司(Menarini Diagnostics)英国负责人托兰(Paul Tolan)表示,欧洲其他国家/地区已经抢购了该公司数千台设备,包括用于保护德国军队。 但是当托兰先生三月份写信给内阁办公室官员有关美纳里尼系统的消息时,令他惊讶的是他从未得到回应。

Menarini VitaPCR系统的价格为5,000英镑,相当于一本字典的大小。 它可以每20分钟处理一项测试,花费60英镑,可以安装在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以操作。

在英国,目前已经有110台美纳里尼机器在使用,包括一些使用私人测试服务的NHS医院,另有70台订单正在处理中。

另一台名为Gmate的快速测试机大约需要20分钟。 商人坎贝尔(Des Campbell)说,他在五月告诉政府,他可以在六周内提供足够多的这种鞋盒大小的机器,每天测试超过200万英国人。

坎贝尔先生成立了Covid 19 Alliance Ltd公司,从韩国进口Gmate机器。

他说:“您可以随身携带它,并且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即可使用它。 您每小时可以进行约四次测试,非常适合想要对来访者进行测试的养老院。 他说,这些机器的价格为2,700英镑,然后每次测试为31英镑。”

这些是国际市场上快速测试系统中的几种机器,但是在许多情况下,测试结果的准确性和交付速度之间存在一个权衡。

英国政府已决定将准确性优先于速度,其灯塔实验室可提供高度的临床确定性,但要花几天时间才能交付测试结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