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测量张学友的爱国浓度?

这几天,张学友摊上麻烦了: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张学友发视频说了些中规中矩的场面话,却被爱国心切的网友发现他视频中没有使用“回归”和“祖国”等词语,于是掀起了质疑张学友不够“爱国”的批判高潮。

张学友的粉丝懵了,赶紧剪辑了张学友以往的爱国行动和言论,以证清白。视频足足有13分钟,还有粉丝在底下不断补充张学友爱国的新材料。难道张学友只有在脸上刺字“精忠报国”才能平息爱国者的质疑?好在目前还没人要求他自剖肚子来验证有几碗爱国凉粉。

我曾多次说过,有祖国可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不论祖国富强还是贫穷。祖国富强伟大时,爱得扬眉吐气,爱得豪情万丈;祖国贫弱时,爱得柔情似水,爱得泪流满面。人的气质类型不同,对爱国的表达方式也有差异,有人含蓄有人奔放,不能把多血质狂放型爱国当做标准感情模式。就算对祖国的感情有深浅,也不能说“爱国不绝对,绝对不爱国”,这不符合爱国的经验事实。

相对于性格内向含蓄的人,激情飞扬的爱国者本身就赚便宜了——同样的爱国,热情洋溢的外向型人得到了更多的幸福和快感,甚至得到了上司的关注和欣赏,应该同情那些表达能力差,情感显得不热烈的人才对。现在的状况却很怪异,强烈爱国者在监督不如自己强烈的人,发现别人的爱国烈度不如自己的度数高,就攻击别人不爱国。和平时期的爱国,本来该是一项多捞多得的福利,爱得越狠,快感越大,咋还需要监督?咋把抢手的爱国机会,变成摊派推销了呢?爱国是俏货,竞争激烈,怎么在小粉红手里就变成了滞销货,要清仓大甩卖?

几十年前,中国的冷藏业不发达,县级冷库常有断电停电之忧,时常导致冷库里的战略储备肉变质,这时就号召大家踊跃购买“爱国肉”。那时大家普遍手头紧,一个月吃多少肉都是有定数的,吃多了就面临家庭财政赤字。买“爱国肉”一下就超出了全家的支出预算,让自己小家吃亏,给国家解忧才是“爱国肉”的本质。现在,粉红们无师自通地用“爱国肉”模式来表达爱国热情,仿佛爱国是件吃亏的事儿,觉着别人爱得浅就赚了便宜。把爱国这么光荣快乐的事儿,弄成需要监督需要摊派的吃亏事,其心可诛!

爱是自私的,爱上一个人,就把其他“同情兄”当情敌;爱一个物,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只有爱国是坦坦荡荡是无私的,不怕与人分享,欢迎一切“同情兄”。粉红们把情场上的猜疑、嫉妒、争宠的小心眼子都用到爱国上来了,给祖国挑拨离间,说别人爱国都不如他爱得深,“卖油郎独占花魁”之心,路人皆知。这是爱国还是祸国?

小粉红把爱国感情扭曲成一种竞技项目:我为爱国敢砍一条胳膊,你若爱国就砍条腿!好好的爱国,给弄成了旧社会天津混混儿的出题目斗狠比残了。

张学友是唱歌的艺人,总不能逼他去炸碉堡证明爱国心吧?再说,真正的爱是藏在心里的,只有流氓登徒子才把“我爱你”整天挂嘴上呢。香港是中国的,张学友说爱香港还不够吗?北京人爱北京就是爱国,还用特别注明爱“中国的北京”?离开一个个具体的省市,祖国在哪里?非得逼着张学友跟香港“吻别”才罢休?张学友的《吻别》像是谶语,让粉红感到寒意了吧——

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

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

就在一转眼 发现你的脸

已经陌生 不会再像从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    ……

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

剧终没有喜悦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一丘万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