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測量張學友的愛國濃度?

這幾天,張學友攤上麻煩了: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張學友發視頻說了些中規中矩的場面話,卻被愛國心切的網友發現他視頻中沒有使用「回歸」和「祖國」等詞語,於是掀起了質疑張學友不夠「愛國」的批判高潮。

張學友的粉絲懵了,趕緊剪輯了張學友以往的愛國行動和言論,以證清白。視頻足足有13分鐘,還有粉絲在底下不斷補充張學友愛國的新材料。難道張學友只有在臉上刺字「精忠報國」才能平息愛國者的質疑?好在目前還沒人要求他自剖肚子來驗證有幾碗愛國涼粉。

我曾多次說過,有祖國可愛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不論祖國富強還是貧窮。祖國富強偉大時,愛得揚眉吐氣,愛得豪情萬丈;祖國貧弱時,愛得柔情似水,愛得淚流滿面。人的氣質類型不同,對愛國的表達方式也有差異,有人含蓄有人奔放,不能把多血質狂放型愛國當做標準感情模式。就算對祖國的感情有深淺,也不能說「愛國不絕對,絕對不愛國」,這不符合愛國的經驗事實。

相對於性格內向含蓄的人,激情飛揚的愛國者本身就賺便宜了——同樣的愛國,熱情洋溢的外向型人得到了更多的幸福和快感,甚至得到了上司的關注和欣賞,應該同情那些表達能力差,情感顯得不熱烈的人才對。現在的狀況卻很怪異,強烈愛國者在監督不如自己強烈的人,發現別人的愛國烈度不如自己的度數高,就攻擊別人不愛國。和平時期的愛國,本來該是一項多撈多得的福利,愛得越狠,快感越大,咋還需要監督?咋把搶手的愛國機會,變成攤派推銷了呢?愛國是俏貨,競爭激烈,怎麼在小粉紅手裡就變成了滯銷貨,要清倉大甩賣?

幾十年前,中國的冷藏業不發達,縣級冷庫常有斷電停電之憂,時常導致冷庫里的戰略儲備肉變質,這時就號召大家踴躍購買「愛國肉」。那時大家普遍手頭緊,一個月吃多少肉都是有定數的,吃多了就面臨家庭財政赤字。買「愛國肉」一下就超出了全家的支出預算,讓自己小家吃虧,給國家解憂才是「愛國肉」的本質。現在,粉紅們無師自通地用「愛國肉」模式來表達愛國熱情,仿佛愛國是件吃虧的事兒,覺着別人愛得淺就賺了便宜。把愛國這麼光榮快樂的事兒,弄成需要監督需要攤派的吃虧事,其心可誅!

愛是自私的,愛上一個人,就把其他「同情兄」當情敵;愛一個物,也不願意與他人分享。只有愛國是坦坦蕩蕩是無私的,不怕與人分享,歡迎一切「同情兄」。粉紅們把情場上的猜疑、嫉妒、爭寵的小心眼子都用到愛國上來了,給祖國挑撥離間,說別人愛國都不如他愛得深,「賣油郎獨占花魁」之心,路人皆知。這是愛國還是禍國?

小粉紅把愛國感情扭曲成一種競技項目:我為愛國敢砍一條胳膊,你若愛國就砍條腿!好好的愛國,給弄成了舊社會天津混混兒的出題目鬥狠比殘了。

張學友是唱歌的藝人,總不能逼他去炸碉堡證明愛國心吧?再說,真正的愛是藏在心裡的,只有流氓登徒子才把「我愛你」整天掛嘴上呢。香港是中國的,張學友說愛香港還不夠嗎?北京人愛北京就是愛國,還用特別註明愛「中國的北京」?離開一個個具體的省市,祖國在哪裡?非得逼着張學友跟香港「吻別」才罷休?張學友的《吻別》像是讖語,讓粉紅感到寒意了吧——

總在剎那間有一些了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 發現你的臉

已經陌生 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    ……

我已經看見一齣悲劇正上演

劇終沒有喜悅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新一丘萬壑)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