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追踪“零号病人”黄燕玲线索 发出三点疑问

日前世卫专家组抵达武汉准备调查COVID-19病毒的源头,将各国民众的目光汇集到武汉,“零号病人”也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英国《星期日邮报》(The Mail on Sunday)近日报导,称中国当局否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生黄燕玲是“零号病人”,但黄燕玲身上至今仍有无法解开的几个疑点。

疑点一

报导中提出的第一点疑问是,网上疯传的“零号病人”黄燕玲是谁?

报导称,武汉封城后,2020年2月网上流传的多份报告指,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参与的一项与蝙蝠有关的冠状病毒研究中,病毒不慎泄露,感染了当时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黄燕玲,认为黄燕玲就是“零号病人”。不过报告中并没有透露黄燕玲的具体情况,包括如何染疫,如何治疗,是否健在。

美国国务院也有报告称,早在2019年秋天,黄燕玲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员就已感染COVID-19,且已发病。

消息传出后,多位网友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官网查询黄燕玲其人,发现有关黄燕玲的信息似乎被官方删除了。

2020年2月16日,中国各大官方、民间媒体发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份声明,称黄燕玲2015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获得硕士学位,但她自毕业后,就到其他省分工作,并未回到武汉,也未曾感染COVID-19,目前身体健康。

疑点二

让《星期日邮报》感到疑惑的第二点是,黄燕玲为什么不现身辟谣?

据《澎湃新闻》2020年2月16日报导称,黄燕玲的导师,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副主任危宏平称,黄燕玲一切安好。他说:“网上的谣言真是太不靠谱了,完全失真。黄燕玲自毕业之后就去了相关企业从事生物工作,早已不在科研学术圈。她本人和我说,非常不希望个人生活被这种谣言打扰。”

无论网上传得如何沸沸扬扬,黄燕玲本人一直没有公开发声。只是网上流传一张自称是黄燕玲留言的微信截图,图中称“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好!好久没有在这里发声了。我是黄燕玲本人,还健在的你们如果收到了什么邮件,说的是真的。”不过此信息并未获得网友的认同。

有网友称,班级群中都是熟人,彼此都认识,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是谁呢?如果非要证明自己是本人,那就发语音、视频啊!发文字不符合逻辑啊!

疑点三

让《星期日邮报》感到疑惑的第三点是,在中国的网上找不与黄燕玲有关的线索。《星期日邮报》的记者也曾一度追踪黄燕玲同事的留言,希望可以获得与黄燕玲有关的线索,最终却一无所获。

目前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几乎查不到黄燕玲的个人信息,包括她的照片,个人履历和所从事工作的研究资料等,只有一张疑似她与同事在2018年的新年合照。

不少网友质疑中国当局对“黄燕玲仍然健在”报导的真实性,认为应该让黄燕玲现身接受血液测试。更让人疑虑的是,与黄燕玲相关的讨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官方删除。

有网友称,如果黄燕玲真的平安无事,中国当局一定会让黄燕玲公开现身的,这么好的机会,啪啪打脸啊,中国当局怎么可能放过?别说黄燕玲本人不愿意,在中国的制度下,本人的意愿根本不重要。

《星期日邮报》认为,中国政府一直未让黄燕玲现身辟谣,只会让与她有关的传言被不断地提起。还有不少网友猜测,黄燕玲早已染疫身亡,且被迅速火化。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患某种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调查中,通常被叫做首发病例。在传染病的发生发展和传播过程中以及传染病的认知、研究过程中首发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通过对首发病例的细致调查,能为疾病来源、病因分析、预测、控制措施采用、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宝贵信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