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引发的几大疑问

习近平是毛泽东以来,中共权力最大的一个。但是,事到如今,舆论也对习近平做的事情越来越充满疑问,尤其到了把已经属于中国的香港,弄到风声鹤唳的地步,把一个世界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要毁掉的地步,正常吗?

习近平要走多远?

法国7月1日上市的世界报是这样提问的,习近平的最新作品是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习近平还要向甚么发起进攻?瞄准台湾?征服南中国海?欺侮印度? 该报列举了几件事:

2014年,习近平去了新疆,要求 “无情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就这样,超过百万维吾尔人被关进集中营;

2015年7月,北京政权对维权律师发起大搜捕行动,数百名律师被铐上手铐;

2015年习近平对奥巴马撒谎,保证“不会把南海军事化”,事实是中国不仅仅在这些人工岛建造了军用机场,而且安装了地对空导弹。

2018年,习近平“修宪”,废弃了邓小平害怕中国落入毛晚年的局面而建立的领导人任期制,同时,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宪。

习近平还要做甚么,世界报似乎没有答案。但世人这两天看到的是,香港被“法治”了,东方明珠香港快要被习氏政权毁掉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台湾,都在为港人大逃亡做准备。

习近平胜利了吗?

有分析认为,如果说杀鸡取卵,是一种胜利,习近平可能最接近这种胜利。

美国从没有像今天,蔑视地称习氏政权为中共,直接与中国人民区别开来,这也许与习近平把政权人格化大有关系。

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孤立,世界报说,世界对中共再也不指望了。

邓氏谆谆教导,不要跟美国搞坏关系,习近平治下,从贸易战到香港危机再到新冠疫情,美中关系一步步走到破裂的边缘。美国两党对北京政权取得高度一致的共识,对习近平的中国不抱任何希望,准备制裁破坏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共官员。

中国的邻居印度也翻脸了,禁止使用中国软件,禁止与中国企业做买卖。

中国的经济将被迫向内转移,大有希望全球化的华为为标志的中国企业被迫中国化。

有网民讥讽:高兴的只有蒙著眼睛欢跳,不知中国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的五毛党们,战狼群们,厉害了,我的国,我的国孤零零地滑向悬崖,在习主席的带领下。

习氏最大的失败是香港,有分析指只因为‘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部政治八卦,便绑架铜锣湾五名店员,仍耿耿于怀,要把绑架合法化,于是强行修例,引发香港史上最大抗争,这一事件让习氏在世界面前丢尽脸面,不甘罢休,卷土重来,强行替港人立法。

结果是甚么,结果是一个好好的东方明珠被熄灭了,原宗主国英国不忘历史承诺,愿为三百万香港人移民。

如果习氏一意孤行,与世界接轨,走到哪都受到欢迎的香港精英尽失,香港的金融地位不再,中国也堵死了自己吸引外资的便利通道,香港成为空港。

习近平以强人手段报复,失去了民心,赢得了仇恨,以至于港版国安法有一条很荒诞,引发对政权仇恨的也将以四罪论处,词不达意,失人心失到甚么地步。

习近平为甚么要这样做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时评人士梁京曾指习近平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加上中国存在著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习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上报’7月2日发表作者普通人的自由主义一文,作者分析:“到今天,中国虽然身体在二十一世纪,和世人一样共享科技文明,但中国上亿的脑子、心灵,都还留在‘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落后治乱史观。习近平是中国破败史观的最后一搏,现在这个破败史观,挟著军事崛起,要和民主自由大潮对抗,来势凶猛。但习近平所仰赖的帝国势力,还是那个三宝太监下西洋的中国,还是那个全中国亿万人民只有一个声音的中国,没有个人自由,没有创意生产,没有思想交流,亿万人筑的人墙,看似强大,但在更高的文明面前,还是将如摧枯拉朽,一败涂地。”

有人曾评论,若毁了香港,差不多就是毁灭中国的先兆,令人不解的是习近平为甚么还在这条路上狂奔?曾是中共党校教授的蔡霞就指出,习近平要让位,中国的危局才可化解,否则乱世不远,而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6月12日也委婉地表示,“有时领导人下台是给国家一个机会”。

法国汉学家白夏7月2日对法国二台表示,“习近平不是一个全能的上帝,中共党内有一些人在盯著他,在等著他出错”。

但是,从让一帮委员迫不及待表决通过一部文字粗疏漏洞百出然而严苛无比的“制港法典”来看,习近平或许真如他曾经说过的一句含义模糊的话—“我将无我”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