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乒乓外交50年 基辛格该醒醒了?

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了,基辛格和王岐山致辞庆祝。基辛格作为50年前美中破冰之旅的先锋,怀旧,期待美中和解,似乎很自然,然而王毅指责美国“还没有找到与中国打交道的正确途径”,似乎让基辛格的努力显得徒劳枉然。

基辛格近年来多次为美中和解大声疾呼,在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之际,基辛格又以亲历者身份再度致辞,而中国方面,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重温乒乓外交、“以小球推动大球”的佳话,王岐山重申:“中美合则两利,斗则惧伤,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基辛格回顾当年的“破冰之旅”,说到乒乓外交的重要启示是,“有时要从一些小的步骤做起”,他指的是美国乒乓球队受邀访华,接下来他秘密访华,最后促成尼克松总统访华的历史事件。基辛格24日视讯致辞的重心是:期盼两国人民能基于两国在世界格局、经济的重要性,彼此达成谅解。

 2019年11月基辛格访问中国,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隆重接见。赞扬他这位“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为中美关系的贡献,不失时机地呼吁美国应该与中方”相向而行“。的确,基辛格与中国领导人保持良好关系,至于香港危机,新疆维吾尔被大规模关押,中国在国际上的咄咄逼人,基辛格视而不见。

基辛格为美中和解是费了心力的。3月20日,这位美国前国务卿就曾警告,美中两国必须互相理解,否则荣景不再,世界将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危险“。3月25日,他在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视讯会议上又做了类似表示:中国越来越强大,警告美国”要与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谈判很难,问题是,中国不一定会接受新秩序。“

‘上报’刊载的吴奕军“唯基辛格配合习近平统战喜不自胜”一文则谈到,曾任美国在台协会处长的司徒文 (William Stanton) 4月9日在“具影响力的中国代理人”一文批评“基辛格是中国最重要的粉丝”,文章指基辛格是“单相思”,一生“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奉承中国人”,以为这样可获北京青睐。但“从中国人的角度看,当然只是在利用他”。

华盛顿愈来愈被边缘化的基辛格近年的对话者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不久前在博鳌会上担任“报幕员”,自称“临时主持”,竭力为习近平登台发言热场的王岐山,这次在纪念乒乓外交50周年说的几句话更像是在应付场面,毫无新意。这不光因为他的作用有限,他也许清楚,美中关系到了这种地步,他在此地旁敲侧击已毫无作用? 

如果以为庆祝乒乓外交50周年的气氛是怀旧,是祈望中美“谅解”恐怕错了。与这场视讯纪念会几乎并行的是另一场“中美视讯会”,真正透出了中国官方对美国的立场,绝无半点“谅解”的意思。这是中国外交部 官网4月24日公布的中国外长王毅23日与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一段视讯交流,在这个节点上“视讯交流”,应该与乒乓外交50周年有交集,但是,王毅的发言绝无乒乓外交的诙谐。

王毅对中美关系提出“五点看法”,这是老生常谈,包括希望美国客观认识和理性对待中国的发展;希望美国与中国走出和平共处,合作双赢的新路;希望美国尊重和包容中国自主选择的道路和制度;希望美国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希望美国停止干涉中国的内政。

王毅不过是把杨洁篪阿拉斯加演说稍微变得柔和一些,把美国没有资格干涉中国变成希望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把美国没有资格强加民主变成尊重中国自主选择道路。阿拉斯加对话,那是一次极其失败的对话,但王毅却在这里特意强调:“阿拉斯加对话开启了疫情背景下两国高层面对面互动”。

王毅在几个“希望”之后,批评“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还没有摆脱上届政府的阴影,还没有走出对华认知的误区,还没有找到与中国打交道的正确途径”,总之,问题都在美方,美方还在摸索之中。

王毅警告,“打台湾牌”,“是在玩火”,当心,重大原则问题上,中国不可能妥协退让。王毅的语气是很严厉的,他还搬出了习近平有关平视美国的说法,他称,中国强调“平视”,“要的就是一个平等”,他又把杨洁篪阿拉斯加一段不太通的话整理一下:中方不接受热衷于从“实力”出发,对其他国家发号施令。

中国的外交官在抨击美国时现在越偏好形象化,偏好比喻。作为外交官的领袖,王毅自然是更上一层楼,他称:“民主不是可口可乐,美国生产原浆,全世界一个味道”。民主是阿拉斯加会议的症结,根据会后中方官媒的一些报道,杨洁篪大发雷霆,也是基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大谈民主,人权,自然就说道香港、新疆人权状况严重,暗示专制没有出路。还批评中国的扩张策略等等。

王毅紧接着说,“如果地球上只有一种模式、一种文明,这个世界就会失去了生机,没有了活力”。谁不希望地球上百花齐放,各种生活方式,各种文明共存,恐怕人人害怕蔑视人权的专制制度,限制他们自由的制度吧。王毅说,如果向美国那样民主了?世界就会失去了活力。难道专制了就有活力,恐怕新疆维吾尔人最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来说去,王毅也并不是要抛弃“民主”二字,只不过他要的是中式民主。王毅这次的视讯对话把习近平有关中式民主的解释表达得很明白。他说中国实行的“是一种全过程、最广泛的民主……得到人民的拥护”。

王毅指责美国不要因为中国实行的“民主”跟美方不一样,“就给中国扣上‘威权’、‘专制’的帽子,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表现”。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方对普世价值,人权等观念越来越摒弃了,王毅干脆发明了这样一个词:价值观外交。他奉劝美国不要“打着民主、人权旗号搞价值观外交。

也许王毅的灵感来自外界对中国的口罩外交,疫苗外交,战狼外交的批评,干脆给西方安上一个“搞价值观外交“,以求平衡? 

王毅最后才回到王岐山思路:中国无意与美国竞争,双方如果突出对抗,结局必定是双输,“处理中美关系的正确思路应该是,加强对话,深化合作、缩小分歧、避免对抗。“

有分析说,当年推动乒乓外交的方向,也包含了对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预期,王毅现在把它形容为“搞价值观外交”,双方如何缩小分歧呢?而且,白宫已明确表示,6月份拜登将在英国召开的G7峰会上,敦促民主国家联合应对被他视为“战略对手”的“独裁国家”,尤其是中国。

如果基辛格还对50年前那场乒乓外交念念不忘,如果他真诚地希望美中谅解的话,王毅这番表述,是否该让这位老先生醒醒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