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骂方方的“自干五”被祖国的铁拳捶了,好疼

她叫李丹,网名“巴黎恋人”,31岁,四川人。前自干五,即所谓“自带干粮的五毛”,所向披靡。 

就在一年前,她在微博上咒骂记录武汉疫情的作家方方,甚至连方方的发型,都被她视为汉奸头。此外,加上其动辄和所谓爱国自干五抱团,对任何批评中共政权的人,甚至只是温和质疑中国医疗环境不好的旅美华人“洛杉矶房东”,也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顺便还发了一堆成都某医院豪华的病房内景图。 

因有爱国马甲加持,一时间,这个“巴黎恋人”风光无限。真可谓:怼天、怼地、怼美帝,爱国、爱党,爱近平。 

但仅仅几个月后,这个“巴黎恋人”话风陡变,说自己住院了,住院很贵,医院是有病无钱莫进来。原来,她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已扩散。目前已是钱尽援绝,只能在水滴筹和微博上募捐。 

她还说,自己被这顿铁拳揍疼了,很疼。她向被她骂过的网友,也就是去年批评中国医疗而被她痛骂的“洛杉矶房东”道歉,“洛杉矶房东”则以德报怨,捐款200,希望她能渡过劫难。 

而根据水滴筹筹款所需要的基本资讯,她的更多个人资讯也因此曝光。比如,她年收入不到3万人民币,幼年丧母,父亲独自将她拉扯大,31岁了,还未婚。 

此外,这些资讯亦透露出更多让人揪心的资讯,这个整天为党国操碎了心的人,其实连一年一度的体检机会也无法得到。否则,乳腺癌这种已经算不上绝症的绝症,在一年一度的常规的体检中早早的就能被发现。 

方方的粉丝们看到了这个消息,很多也捐了款,并指出,方方为困境中的百姓大声疾呼的意义。希望她能因此分清善恶是非。 

另一个刺耳的声音是,她一年前那些爱国战友,却怨恨她用自己的惨况让国家丢了脸,咒骂她应该静悄悄的死去,不应该在网上大声呼救。 

对她的爱国战友们的绝情,我一点不惊讶。 

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七千多九死一生的志愿军战俘归国后的惨况,早就注解了她的结局。更何况她这种连党国外宣编外身份也没有的民间底层自干五? 

说白了吧,除了周小平、花千芳之类被党国招安之外,像李丹这样的民间自干五,其实也就是党国眼里的蝼蚁,昂首阔步的党国,没功夫关心被踩到的那几只蝼蚁究竟是甚么颜色。 

批评一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似乎很不厚道,但这个文章还得写!因为对于我们那个苦难深重,党祸连绵的母国来说,一个真正醒悟的灵魂,远比一具愚蠢者的尸体更有价值。尽管就目前的境况显示,党让她成为尸体的可能性远大于让她继续活著。 

她想抓住每一根稻草活下去的愿望是真的,但祖国一顿铁拳就能捶醒她?我深感怀疑。这不,网友“朴昌镐666”甚至建议,她向方方道歉,争取更多人的谅解。然后,仍在生死一线的“巴黎恋人”把“朴昌镐666”拉黑了。 

如果党国以协助治病的画饼诱惑她?如果党国以不得接受海外捐款的名义威胁她?如果党国一言不合直接封了她的微博,我不愿意想她会做一个甚么样的姿势迎接最后的结局。 

悲哀的是,那些因为呼吁免费医疗的人,就一度成了她的仇敌。 

请别嘲笑她,对于一个底层出身,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外部教育的人来说。用廉价的爱国鸡血,博取同样廉价的粉丝和流量,已是她人生中得到最大的关注。她可怜,不可恨。 

如果要为李丹现象做一个总结,她基本属于——一个社会最底层的人,在殚精竭虑,甚至是歇斯底里的为党国的高墙添砖加瓦。而她积劳成疾时,党国却无动于衷。 

李丹自己的话是——被现实的铁锤捶醒了,好疼。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