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二波疫情“零号病人”被锁定 竟是他酿成大错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造成维州COVID-19病毒二波疫情大乱场面的这“零号病人” 不是行为不端的酒店安保人员,竟是墨尔本CBD最繁忙的隔离酒店之一Rydges hotel的夜间值班经理。

据悉,该名男子于5月25日报告自己有发烧等症状,次日其确诊消息就已上报维州就业部,这名男子的感染源被推测可能是一名返澳旅客携带病毒,但当下这位旅客的身份未知。

随后在5月26日,该酒店的7名保安被立即停工,并被告知要接受COVID-19病毒测试并回家隔离,其中5人的测试结果均呈阳性。但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据时代报报导,因为他们在日常活动中已将可怕的COVID-19病毒传染给其在墨尔本西部和北部的家庭成员们。

据报道称,这位值班经理的感染途径未知,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不当行为感染。他在5月23日的通宵值班过程中没有出现过任何不适症状,在当天上班前体温测量也显示正常。

据先驱太阳报报导,隔离酒店Rydges hotel的感染控制程序部有消息人士表示,该酒店为工作人员、保安和护士都设定了专门的“绿色通道”,以防止交叉感染等;然而,酒店检疫方案的把控中心是由维州卫生和公共服务部负责,且这个部门会派出一位工作人员驻守在该酒店、监督并参与检疫方案的实施与制定。

多家澳媒报道,在有官员误认为是保安为“零号病人”时,就有人提出:“每家医院都有保安,可是保安并不会做手术、也不会去监督感染控制……感染控制的全部责任在于各个政府部门带来的被授权能监督此风险的人员。”

目前,悉尼晨锋报已经联系该酒店相关负责人员,请求对此事予以说法。

此外,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曾透露,墨尔本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进行的基因组测序表明,维州二波疫情中,很大一部分确诊病例的感染源均与酒店检疫的违规行为有关。

Sutton在7月份表示过,“显然,现在看来这个酒店检疫计划出现了漏洞。”

先前,维州当局报告出在如今看来是完全错误的信息,称“零号病人”是酒店的保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