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贸易报复加码 澳多类产品被“暂停”入关

北京政府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报复骤然升级,在近期发生了活龙虾通关被滞、谷物被禁报关等事件后,消息人士称多家中国进口商在本周收到口头通知,被要求从11月6日起停止从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另外澳大利亚的龙虾、糖、煤炭、木材、羊毛、大麦和铜矿也被暂禁入关的非正式名单上。

综合澳媒报道,消息人士向ABC透露,至少4家中国葡萄酒进口商收到当地分销商的通知,停止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中国进口商已经告诉他们,周五(11月6日)之后,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将不被通关。据称多个城市的中国商务官员为此举行了“非公开”会议,并禁止使用手机传达新指令。

消息人士还称,澳大利亚的龙虾、糖、煤炭、木材、羊毛、大麦和铜矿也同时在被打击之列,几十亿澳元交易额因此将受到损失。

但是中国相关当局否认接到了新指令,主要港口宁波和广州的代表告诉ABC,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新的变更通知。

今年早些时候,北京宣布正在调查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倾销和补贴行为,这引发了征收高额关税的担忧。

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最大的国外市场,去年对华出口总额为12.6亿澳元。今年第三季度中,对中国的出口总值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3%。

杭州一家葡萄酒进口商向ABC表示,他正在转而订购新西兰的葡萄酒,但一家上海进口商表示,新西兰葡萄酒的也面临北京的制裁。

相关文章:澳洲龙虾被滞留海关 忧成为澳中争端最新受害者

相关文章:与中国贸易争端引发国内争论 澳人支持莫里森政府

澳洲大麦被禁在中国报关

澳媒11月2日报道,价值200万澳元的活龙虾被困在上海浦东机场的停机坪,中方海关拒绝清关的理由是这些龙虾可能被污染。周一晚些时候部分龙虾已经被放行,但目前还不清楚问题是否得到了解决。

此前,中国海关总署通知各海关,从10月31日起停止受理澳洲Emerald Grain谷物加工公司的大麦报关。理由是在大麦中发现了“硬雀麦Bromus rigidus等有害生物”。Emerald Grain回应称,所谓的检测出“有害生物”纯属无中生有,中方的禁令完全是出于政治动机。该公司表示不会为此浪费时间,将把精力投入其它销售市场。

北京在今年5月对澳洲大麦施加了高达80.5%的关税后,中国最大的麦芽制造商仍然通过从第三国转运的方式规避高关税,继续进口澳洲大麦。但此次中共海关总署的禁令进一步堵死了这个渠道。

Emerald Grain公司总裁David Johnson对澳洲金融评论报说,运往中国的大麦质量完全符合出口要求和过去的中方进口审批标准。中共是出于“政治动机”才向澳洲大麦施加禁令,“要解决这些贸易纠纷,我们需要从政治层面着手。”他说。

他还表示,不会针对中方禁令去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而会将大麦卖到其它市场。“我们已经调整了价格,澳洲大麦在其它市场也有竞争力。”该公司向30多个国家出售大麦。

今年9月,澳洲最大的谷物出口商CBH也因类似的原因被列入黑名单。昆士兰的木材也面临中国海关的禁令,后者称在一批木材中发现了一种树皮甲虫。

澳洲的铜矿石也在黑名单上

一名杭州进口商向ABC透露,澳洲的铜矿石也在即将被禁的黑名单上。澳洲矿业公司Sandfire Resources表示,目前虽无法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但并不为此担心。因为澳洲铜精矿有着很高的市场竞争力,即使北京真的施加禁令,该公司也有足够的信心找到其它替代市场,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欧洲。

2019-2020财年,Sandfire公司大约93%的产品出口到中国,其余运往菲律宾和日本。

中方拒绝对话 将责任归咎于澳方

自5月中国开始瞄准大麦和牛肉出口以来,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就一直在与中国商务部长钟山联系,要求直接讨论双方的各种贸易争端,但一再被拒。

贸易部长在一份声明中说,“关于澳大利亚不同的出口产品在中国面临通关困难的报道令人担忧”。“尽管我们不应做出结论,但我们正在与相关行业密切合作。”

“我们将继续询问中国当局,要求澄清并解决这些问题。”Birmingham说。

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一再否认其贸易措施的背后存在政治动机,但此前已将经济关系与需要更多“相互尊重”联系起来。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还指责澳大利亚在COVID-19的边境措施上涉及种族歧视,并称“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失败政策”导致COVID-19在全球蔓延。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