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帅大战张高丽 石破天惊

一位女子站出来,实名指控遭到前中共中央常委—习近平上届同事张高丽性侵,这在中共建政70年以来的历史上不曾有过。此事恰恰爆发在即将召开的为习近平确定历史地位的中共六中全会开幕前夕。

这位女子叫彭帅,网球名将,曾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双打运动员。华尔街日报评论,这或许是中共执政期间直接针对如此高级别官员的最公开指控,而且是在明年备受关注的领导层换届之前。 

这一不寻常的消息在中国网上炸开了!  北京当局开动机器,全力封锁,从张高丽,彭帅,甚至“网球“、韩国电影‘总理和我’这些词,统统封锁。据指出,彭帅的帖子在大约20分钟之后就消失了,帐号已不复存,20分钟,但已足够,文章截图已疯传四面八方。 

观察人士指出,这与北京当局处理近来涉及名人的性侵指控或性丑闻形成鲜明对照,中国著名钢琴家李云迪被控嫖娼后,官方媒体发表评论引导舆论穷追猛打。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以“作风”问题约束各级干部,但是越高级的干部–“高干“,越不受约束,大人物凭借权力占有女性被称作“生活小节”,毛泽东玩弄女性的丑闻在民间偷偷流传。毛泽东在中南海的“书房丑闻”后来在他的医生李志绥写的书中才予以揭露,竟然还有人怀疑这是向领袖涂污。 

在习近平时代,“不正当男女关系”则成为清除对手的一个借口,几乎在所有被清算的中共高官中,从周永康到赖小民,罪行无一不包括进行“权色交易”,这从一个侧面揭示,官员性侵到了何等肆无忌惮、何等泛滥的地步,只是到了他们落马的时候,才成为一项附加罪行。 

中共同时把道德性整肃用来作为控制社会、打击异议人士的一个污名手段,雷洋,许章润,曾被指“嫖娼“,英国驻港领事馆雇员郑文杰去深圳参加会议失踪被捕两周后,中国官媒说他因嫖娼被捕,但提供不出任何细节或证据来支持这一指控。 

权色交易的实质就是以权力来引诱、强制、压迫异性来服从自己的性欲,而另一方则需“招之即来”,拥有权势者不需要了,“弃如敝履”。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是关于“我也是”(#MeToo)的指控首次触及中共最高权力阶层。时事评论作家长平在德国之声撰文评论:网球名将彭帅公开指控中国前任副总理张高丽性胁迫,将中国 “我也是” (#MeToo,”米兔”)运动推进了中南海。

彭帅帖文说自己拿不出证据,她说张高丽曾害怕她会把双方的会面记录下来。但她在文章里透出自己在权力面前多么地弱小和无奈,当张高丽的妻子扮演帮凶,在门口张望放哨,彭帅简直是在泣血:”你的妻子好像甄嬛传的皇后一样,而我无法形容自己多么的不堪。” 

这些句子句句都是血泪控诉:“然后把我带进你家的房间,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时一样,要和我发生性关系。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在外帮守着,因为谁都不可能相信老婆会愿意“。 

帖文说,“那天下午我原本没同意一直哭”,后来,“我又怕又慌带着七年前对你的情感就同意了”。“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负责,为何还要回来找我,带我去你家逼我和你发生关系?“ 

彭帅或许不是一个自觉的“米兔”践行者,但是,屈辱和愤怒,让她不顾可能遭遇的不测挺身而出:“我知道对于您位高权重的张高丽副总理来说,你说过你不配。但即使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 

从社交网络的信息看,许多人现在为她的处境担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