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当童话染上流行病

年前回国探亲,带回一套亲戚送的郑渊洁十二生肖童话绘本。

郑渊洁是高产的儿童读物作者,笔下的皮皮鲁陪伴八零后,九零后长大。他曾经创造了一人写一本童话期刊坚持了35年的世界纪录,被誉为童话大王。

带着期许,开始给外孙女介绍这套“名著”。

《小兔子找爸爸》开头是这样的:小兔子出生时可热闹了,许多动物都来祝贺,连达不溜博士都来了。兔爸爸和兔妈妈感觉很光彩。

三岁的诗恩顺口就问:“为什么很光彩?”

图片上看不出大不溜博士是个什么动物,但是穿着礼服,带着高帽,站在C位,被一众动物簇拥着,显然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兔妈妈和兔爸爸得意的原因不言而喻。

可是,能把成人的虚荣心拎出来解释孩子的疑问吗?

另外一本是《小牛学吃饭》,两页翻过之后,有这样一段:“连吃奶的劲都没有,长大肯定当不了律师、歌唱家、教授。”

诗恩的年纪还小,对职业尚无概念。我顺利的读到了结尾:“小牛由于吃饭好,身体强壮,头脑也聪明,成了世界第一牛。”

再换一本《不踩井盖的小蛇》。这本讲的是一条出了名的小蛇,最后的一页插图是这样的:小蛇被各路记者和观众围绕着,面对着录音机,照相机和摄影机正侃侃而谈。空白处配了两行文字:

“小蛇出生前出名,是靠运动。出生后出名是因为不踩井盖,太聪明了。”

我没有再读下去,回家抽时间自己看了一遍。

动物们的结局很多跟世界第一牛类似:小公鸡勇敢救出小鸭子,被誉为侠胆雄鸡,成了聚光灯下的明星。小龙注意爱护眼睛,长大后英俊潇洒,成为龙王,小马成了千里马,全世界都知道它等等,还有一页老鼠读报的插图吸人眼球:报纸的醒目位置俨然写着几个大字:“郑渊洁与英国首相会面”……

十二生肖系列是二零一四年郑渊洁写给自己孙女的,利用动物的故事,鼓励孩子们养成生活好习惯。比如好好吃饭,保护视力等等。

可是,书里小小的动物,每做好一件应该做的事,都离不开争第一、当明星、上报纸、上电视的功利目的。第一要世界第一,会见的还要是英国国王。成人世界里追名逐利、谄媚、虚荣、做作等等的丑陋陆陆续续的显露在文字和画笔之间。

这些社会弊病的传染性,现实的结果就是扼杀了这位童话大王的童心,限制了他的才情和想象力。皮皮鲁和鲁西西里那些奇妙、调皮的构想在这套绘本里不见了,缺少让人惊喜的故事,缺少丰富的情节,也没有能打动人心的话语。十二生肖里的动物,成了没有个性和灵气的工具,生硬的表达着作者的规定预设。

孩子们或许能学到走路不踩井盖等等的生活常识,与此同时,书中显露的流行之恶和病态价值观却是一种潜在的危害。从小处说,它会捆绑住孩子们自由自在飞翔的翅膀,限制住他们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更严重是它在混淆着他们正在萌芽的是非、善恶判断标准,戕害、摧残掉孩子们的纯真童心。

你能想象,这样一套被流行病菌污染的童话,会让孩子们的心灵牧场水草丰美吗?

受影响的不光是文字内容,还有质量粗糙,美感欠缺的图画。

下图是《小牛学吃饭》里的一幅插图。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学校的背景构图,圆形方形麻花形,所有的几何图形一股脑儿的堆在一起,杂乱,没有逻辑,有点让人不知所措的意思。

犀牛校长被画成了四不像,主角小牛和妈妈形态猥琐,既不逼真又不可爱。在非洲旅行时偶遇一印度妇女,指着野猪大喊犀牛,让司机停车。估计就是小时候看这类画书长大的。

绘画的色彩,如同美术灾难现场。每一个凌乱的小板块上,都被涂上了不同的颜色,不管色系,色差的搭配,没有整体与和谐。色彩的胡乱搭配,容易联想到旅游团里的穿红戴绿的中国大妈。

放上几幅插图做个对比:

格林童话《金发女孩和三只熊》的插图。三只熊的造型逼真可爱。色彩淡雅宜人,构图协调有致。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1960年出版的《宝葫芦的秘密》插图由女画家林菀崔绘制,寥寥几笔简洁灵动,人物传神,有故事性。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最后的胜地 》作者是2008年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意大利插画家罗伯特·英诺森提,这幅插图人物众多,内容丰富,信息量很大。色调极为柔和,却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图片为作者莉莉提供

儿童绘本的图画对于一个尚不识字,或者刚刚识字的儿童来说,是他们感受,认知世界最重要的媒介。绘本里的插图不仅仅是文字的配饰,把故事视觉化,还可以熏陶,训练孩子们感知美的能力。从中了解真实、可爱、和谐、简洁这些美的基本元素,有了初步的审美能力,会帮助他们在未来感知生活、感知幸福,进而去创造美好的生活。

画家吴冠中说过“没有审美的教育没有未来”。掂量一下这句话的分量,让我们在给孩子们挑选绘本时,无法忽略承载着基础教育功能的插图美术的质量与健康。

早前家里有一本初版的《小红帽》,里边有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结局:小红帽和她的外婆都被大灰狼吃掉了。

后来知道,格林兄弟是为警告年轻女子不要单独外出,而写的这个故事,血腥、残酷的结局不适合给儿童阅读,以后的版本就改成了现在的模样。

细究一下,享誉世界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都能找出一些暗黑的最初版本。丑小鸭在民间也有另一个的版本:丑小鸭离家出走后变得肥胖,成了人家餐桌上的烤鸭。在安徒生的改编下,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则童话里,丑小鸭长成了可以展翅飞翔的天鹅。许多读过的人都从中领悟到了积极的寓意:

“即使是被嘲笑、嫌弃、甚至是驱逐,也不要放弃自己。”

“可怕的不是丑,而是没有展开翅膀翱翔。”等等,等等。

成长中的儿童,情感,认知,判断都在发育阶段,没有足够的生活经验来体会各种情绪和内心冲突,判定是非和善恶。因而,坚持积极向上的内容,不去过多的涉及成人社会的黑暗和负面,应该是童话的创作者和挑选者的共识。

稍微留意一下便会发现,我们身边并不缺乏健康、优秀的近现代童话作品。儿童文学作家张天翼《宝葫芦的秘密》,严文井《蜜蜂和蚯蚓的故事》等等,都是上个世纪后半期耳熟能详的作品。直到现在,我还惊诧于《宝葫芦的秘密》的想象力和作家对于儿童心理的了解和把握。

现代童话的译本更是海量的。美国作家怀特《夏洛的网》,荷兰人李奥尼写的《小黑鱼》,澳大利亚简尼的《江布朗和夜半猫》等等,举不胜举。有的是经典名著,多次再版。有的不那么出名,却在某一方面打动人心。

影子小黑和小黑鱼,是低幼童话里的主角。尼尔斯骑鹅旅行记里的尼尔斯,夏洛的网中的小猪韦伯出现在小学生读本里。这些童话形象,带领着孩子们走遍世界的角角落落,家家户户。长见识,学知识,塑造勇敢、勤劳、善良、协作、互助的美好品质。

《影子小黑》借用男孩的影子,鼓励孩子们勇敢追逐自己的梦想,其中有这样的描写:小黑梦见自己唱出金丝雀一般金黄的歌曲,梦见自己跳着像野花一样的舞蹈。

在严文井《小溪流的歌》里也有:“一条快活的小溪流哼哼唱唱,不分日夜地向前奔流。山谷里总是不断响着他歌唱的回声。太阳出来了,太阳向着他微笑。月亮出来了,月亮也向着他微笑。在他清亮的眼睛里,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像他自己一样新鲜、快乐。”

给孩子读这些作品,不仅能让他们在美好的语境中沉浸、徜徉、学习,连我们自己也会嘴角挂着笑意,心境澄明,仿佛回到了多年前自己无拘无束,充满梦想的时光。

真正优秀的童话就是这样的:真挚无邪的童心,生动活泼的想象,真善美的内涵,简洁,优美的文字和绘图。它远离世俗的污染,就像山间的清泉一样,干净、自然,缓缓的流进孩子们的心田。

原文链接:https://www.meipian.cn/371hj4n6?first_share_to=other&share_depth=1&first_share_uid=590392&v=6.6.1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