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御用学者示警中国经济前景困难: 苦日子将至

12月2日,北京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称,未来几年可能会是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后最困难的时期。对此财讯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认为,李稻葵是中国当局御用经济学家,他公开发表这样的言论,并且还由中央监管的信报刊出,这是中国当局有意给民众打预防针,告诉他们苦日子要来了。

据香港信报报导,12月2日,北京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出席在线上举行的新浪财经2021年会暨第14届金麒麟论坛中表示,未来几年可能会是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后最困难的时期,他称民众消费需求不及以往旺盛,相信是薪资的涨幅未能追上物价等因素影响,加上房地产等传统行业的影响逐步减小,无法带动装潢与家具销售等行业,建议中央政府提供经济激励措施,鼓励吸纳农村人口进入大城市,同时应该提供财政支持,让各级政府得以谋划和促进城镇化发展。

随后财讯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在脸书发文称,御用经济学家李稻葵亲口说出中国要过苦日子,非常不寻常。因为在过去,如果有人说中国经济不好,中国当局总是将其归诸于恶意攻击。去年福耀玻璃的曹德旺也曾说出中国要过苦日子,但很快就被噤声,但如今是却是由御用经济学家示警,而且在被中央监管的信报刊出,他认为此举显示,中国官方有意透过体制内经济学家之口,给仍以为生活在“厉害我的国”的“蚁民”打预防针,告诉他们苦日子要来了,别再醉生梦死,要勒紧裤带,面对未来割韭菜,要有心理准备。

谢金河还表示,李稻葵在讲话中提及地方债、产业链的移转、碳衰退等因素,这三个核心观点都点出中国面临的问题。在中国,公开指出中国经济问题的专家凤毛麟角,李稻葵的示警弥足珍贵,他认为李稻葵的话会得到很大的回响。

李稻葵话音刚落,在中国当局掌控下的香港媒体发表了一篇署名“高天佑”的长篇文章,在文中作者介绍了李稻葵发出的警告,声言未来几年可能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分析中国经济面对的窘境。不仅让外界质疑,曾经屡屡为大外宣摇旗呐喊的媒体,为何今日唱衰中共,这其中是否另有玄机?

对此海外时评人士颜纯钩撰文分析,要知道,别人说中国经济恶化,中共总是归之为恶意攻击,现在由中共御用经济学家自己在大陆说出来,这就证明,中共经济真的已经衰到贴地了。

颜纯钩分析,李稻葵公开唱衰中国经济,当然不是吃了豹子胆,而是中国当局授意他这样说的。中国当局为什么授意体制内经济学家公开唱衰自己?显而易见,是要透过御用经济专家之口,来对生活在“厉害了我的国”的亿万蚁民打预防针,告诉他们苦日子要来了,醉生梦死的生活不再有了,要勒紧裤带,在面对政府割韭菜时,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文章写道,近期很多地方政府企事业单位已经发不出工资,普通市民到医院就医,有的已经不能用医保缴费,退休金和医保供款都在提高,再加上负资产、失业、通胀连环打击,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正面临急速下降的趋势。中国当局祭出李稻葵的“空前恶化”论,就是在敲警钟。要知道,中国经济形势恶劣,不是暂时性、局部性、浅层次的,而是长久性、系统性和深层次的,目前中国当局是无法解决这些问题的。

文章分析,自改革开放始,中国人就进取心爆棚,借市场经济的东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经济搞得风生水起。本来照此路进,实行政治改革,中国人大翻身可期。可惜中共的马列毛基因作怪,加上习近平近几年的折腾,又将自己打回原形。李稻葵不敢直言的是,中共以政治凌驾经济,为巩固独裁统治任意糟塌市场,以行政手段打击私营企业,近期所有近乎疯狂的政策,都对经济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倒退回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这才是窒息经济活力的根本原因。单是这一点就已经无解。中共眼下面临西方民主国家全面围堵,内部经济与社会问题丛生,在这种趋势下,唯有全身毛孔都竖起来,准备更多强硬维稳对策,把国门和社会生活都封死,以防一困生乱,一乱生变,一变生大灾。因此,所谓地方债、产业链转和和碳衰退,都已经不是什么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中共能否维持独裁统治。

文章最后写道,中国号称国师者何其多也,什么郑永年、金灿荣之流,都是胡说八道喷口水,卖萌取宠而已。李稻葵能说大实话已属难得,可惜最多也只是敲敲边鼓,无济于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