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重灾区一览

今年一月,COVID-19病毒从武汉出发肆虐了湖北省之后向全中国蔓延,2月底,疫情髙高潮在意大利登陆,从3月中旬开始,又横扫欧洲列国,无所抵挡。迈进4月,疫情走向了更高峰,到目前为止,COVID-19在全世界范围已经造成至少5万3千人死亡,死亡人数当中的四分之三是在欧洲。联合国将这场大流行瘟疫认定为1945年以来人类所面临的最严峻危机。累计确诊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万人,而一半以上都在欧洲。看着这些强国沦陷的时间表,处于南半球的澳洲似乎与之有着极大的相似度,从政府到医院,举国上下不得不严阵以待,希望澳大利亚不是下一个。

美国确诊24.5万,死亡近6千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美国在3月28日的死亡数字是2010例,可怕的是仅仅几天,4月3日的死亡病例已经突破了6,000例,每天的死亡数字近千人。而全国确诊病例直逼25万,为全球最多。

据报导,美国的死亡病例有超过40%出现在纽约州。

美国的「一号病例」来自中国

2020年1月21日,据美疾控中心在一份新闻公报中说,一名居住在西北部华盛顿州的男子被确诊为美国首例感染COVID-19病毒的病例。这名30多岁的男子15日从中国武汉乘机返美,19日到当地医疗机构就诊,20日被确诊感染COVID-19病毒。

据悉,美国当局在1月17日宣布,对从中国武汉直飞或转机前往美国的旅客进行入境健康检查,但这位病人是15日入境的。

美国疫情从缓慢到疯狂

之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立即将其针对中国武汉的旅行安全警示通知从1级提高到「警告-2级」。

医生
1月24日,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也出现美国第二例,患者也曾去过武汉。(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1月24日,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也出现美国第二例,患者也曾去过武汉。

随后美国宣布暂停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运营,并安排包机将外交官和美国公民从武汉接回美国。

尽管美国是最早采取防疫措施的,但似乎已经太迟了,并没有阻挡住COVID-19病毒的入侵。

1月25日开始,几乎每天出现一位COVID-19病毒的确诊病例。截至1月31日,美国共有4个州出现确诊病例,累计确诊7人。

之后的一个月内,美国的疫情发展非常缓慢,截至2月29日,美国共有7个州出现确诊病例,包括撤侨人员在内,确诊人数累计71例。

从3月1日起,美国各州相继出现患者,增长速度也开始加快,到3月14日,美国本土最后一个安全地区西弗吉尼亚州宣告沦陷,全国的确诊人数达到了2,400例。

正当多个地区开始考虑封锁城市,建议市民禁足时,疫情走向好转的中共当局也没闲着,中国外交部声称COVID-19病毒起源于美国。3月17日,愤怒中的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称2019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发起了中美外交口水战。

而此时,不论如何称呼COVID-19病毒,它已经排山倒海般地涌来了。美国境内的确诊病例人数每天都在成倍增涨。

3月28日,美国总统川普批准15个州和2个地区(关岛以及波多黎各)进入疫情「灾难状态」。

3月31日,全国的病例总数已经直逼20万,死亡人数过四千。整个美国面对疫情几乎束手无策。

地狱一般的未来两周

3月31日,美国推出严格的社交疏离措施。白宫卫生专家警告称,COVID-19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将在接下来的两周内达到峰值。

川普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对美国人民来说,在接下来30天遵守这些指导方针是绝对重要的。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白宫抗疫工作小组专家伯克斯(Deborah Birx)表示,即使民众严格遵从指引,死亡人数仍将介乎10万至24万人,预估的最低死亡人数将是韩战与越战美军阵亡人数的总和,而如果政府不限制民众社交的话,最坏的预测是全国死亡人数将达150万至220万人。

法国的死亡人数5,400

法国健康局4月3日更新的统计报告称,法国目前的死亡总数超过5,400,确诊感染者接近6万人。而其中三分之一死于巴黎地区,巴黎医护压力巨大。

法国——武汉肺炎
法国巴黎一名消防员正在对“COVID-19”病毒患者使用过的物品进行消毒。(图片来源:FRANCK FIFE/AFP via Getty Images)

对此,法国健康部长萨罗门表示,「法国原有的重症抢救能力大约在5,000人左右,现状超过了我们在疫情之前所能承受的范围」。

由于防护,急救,检测等诸多不足,法国政府目前采取的策略是:缓和疫情爆发增长线,重点保住医疗系统不崩溃。在疫情重灾区,大东区和法兰西岛大区的重症病人还在陆续被转移到医疗系统饱和度较低的区域。

法国的「一号病例」来自中国

1月24日,法国卫生部宣布确诊3宗病例,分别在巴黎及波尔多,患者都曾经前往中国大陆旅行,而波尔多病患是一位48岁法籍华裔男子,曾在中国武汉出差。法国当局相信这三例病患者开启了法国疫情的开始。

接下来一个月,法国境内相安无事。

2月8日,法国的病例增加到11人,但很快都痊愈了。

2月10日时,上海发现一家从武汉去欧洲旅游的四口家庭在回到上海浦东机场后全部被确诊感染COVID-19肺炎,他们曾在1月23日抵达法国游玩。依照时间推算,这四位患者似乎没有给法国带来不幸。

2月24日,法国当局宣布,法国COVID-19病毒患者清零。

却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三天,法国境内确诊了20名新患者,并有两名当天就死亡。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缓慢上升。

3月13日,法国当日新增确诊病例785例,累计确诊病例3661例,单日死亡病例18人,总数达到79例。法国总理菲利普当天宣布,「法国现在处于病毒加速传播的阶段」,即日起全国范围内禁止举行超过100人的集会活动。

但从那天起,疫情在法国全面爆发,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不断上涨,截至3月31日,法国卫生部宣布,法国累计确诊人数共52,128例,新增死亡499例,累计死亡3,523例。

英国死亡人数近3千

英国医学会最新发发表的文件预测预测,到了本周末,英国国每天死于COVID-19的人数可能会上升至1,000人。目前总死亡人数已经高达2,950人。总确诊人数3万5千。

《每日镜报》报导,4月1日凌晨,一名13岁男童死于COVID-19,成为英国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确诊死者。

英国的「一号病例」来自中国

COVID-19病毒在中国武汉爆发后,英国立即严控来自武汉的航班。

美国——武汉肺炎
COVID-19病毒在中国武汉爆发后,英国立即严控来自武汉的航班。(图片来源: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1月31日,两名来自同一个中国家庭的人员在英格兰被确诊,当时他们住在约克的一家旅馆里,他们立即被带去作隔离,也就成为了在英国本土最早的病毒患者。

在中国疫情转向缓和时,英国依然保持疫控稳定状态。

3月1日开始,受意大利疫情影响,英国的苏格兰确诊首例病例,患者来自意大利。截至3月5日,当英国出现第一位因病毒感染而死亡的案例时,英国的确诊总人数只是115例。

接下来的日子里,英国的感染确诊人数开始快速增涨。

3月20日,当英国的死亡人数达到了145人时,英国首相约翰逊下令无限期关闭全英国的酒吧、餐厅、剧院、电影院、体育馆等公共场所。

3月23日起,英国开始进入为期三周的全国封城防疫状态。

3月25日,英国王室成员查尔斯王子被曝出确诊。

3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承认感染病毒并被确诊,他在推特上发贴称「我现在自我隔离,但是仍将通过视频连线继续领导政府的抗疫工作」。

在接下来的短短十几天内,英国的死亡人数每日递增,成倍上涨。

《都市报》指出,英国的医疗物质短缺,在一线与病毒搏斗的英雄医护人员至今仍未获得应有的保护装备,实在「荒唐」。报道称,在英国全国120万名各种医护人员中,至今只有2,000人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

意大利死亡人数1.4万

尽管作为欧洲重灾区意大利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开始下降,但每日新增死亡人数依旧处于800到900人之间的高峰区域。截至4月3日,意大利全国已经死亡了1.4万人,确诊人数高达11.5万,病死率(11.89%)位列全球第一。更可悲的是,至少60位医生被病毒夺走了生命。

3月22日一名戴着口罩的意大利公民突然倒在罗马街头。
3月22日一名戴着口罩的意大利公民突然倒在罗马街头。 (图片来源: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目前的意大利几乎完全失控,由于医院无法应付如此庞大的病患者,医院抢救床位和设备等仅尽可能地救助最多的患者,「很多患者在得到抢救,生命体征不再显示危险信号之后,就离开医院,而他们有可能还具有传染性,回到社会当中,很可能继续感染他人」。意大利医疗界如是说。

意大利的「一号病例」来自中国

2020年1月31日,两个随团来意大利旅游的中国旅客抵达罗马后出现症状,并很快被确诊是COVID-19患者,成为了意大利的「一号病人」。罗马当局立即采取隔离,两名患者在当地治愈后回到中国。

同日,意大利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即日起暂停所有往返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台北的飞机航班。

2月6日,一位从中国武汉撤侨回来的意大利人被确诊,成为第三例,但该患者很快都转为阴性,于2月22日无碍回家。

在经过一段被中共称之为「过度反应」的平稳时期后,2月21日,意大利北部的疫情突然开始快速扩散,先是伦巴第大区出现16个新增病例,隔天再新增60个病例,并出现该国首名死者。

2月23日上午,COVID-19病毒的确诊人数达到了117人,其中二人死亡。意大利当局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紧急颁布严厉的法令,对北部伦巴第大区(首府为米兰)与威尼托大区(首府为威尼斯)的多座城市开始「封城隔离」,约5万名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实行隔离检疫,不要外出。

到了3月8日,意大利实施欧洲史上规模最大的封城措施,但已经无法阻挡死神的降临,意大利全境内,确诊人数与死亡人数飞速上升,每天的死亡人数高达200人以上。

3月10日,意大利总理签署法令,宣布全国封锁,禁止一切集会与体育活动。

与此同时,意大利政府向欧盟民事保护机制索要医疗设备,要求紧急提供如手术服、防护口罩、眼镜、防颗粒物口罩或护目镜等货物。

3月15日与3月18日,意大利贝尔加莫区切内市长乔治.瓦洛蒂与伦巴底区梅佐尔多市长巴利科分别在抗疫过程中殉职。

西班牙的死亡人数过万

在欧洲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西班牙,4月3日的单日死亡人数又创新高,过千人,目前累计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人,累计确诊人数超过11万人,但西班牙政府表示,该国死亡人数,住院人数和确诊人数的日均增速开始下降后再次高速反弹。

现在令西班牙提心吊胆的问题是:该国的医护人员感染率高得令人发指,确诊感染的医护人员数量已超过1万2千人。

西班牙的「一号病例」来自德国

依照西班牙当局的通告,发现首例COVID-19病毒患者是在1月31日,那是一位来自德国的旅行者,他被送往坎德拉里亚圣母医院。

在意大利的疫情爆发后,西班牙出现的患者基本与意大利有关,但相比其他国家,西班牙的确诊人数非常少,直到3月3日,才出现第一位死亡患者,此时的确诊人数仅仅是198人。

在两周的缓慢上升后,COVID-19病毒开始疯狂夺取西班牙人的生命。

3月15日,西国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16日起封锁十五天,禁止民众离开家,除非是外出购买食物、前往接受医护治疗或工作。

但似乎为时已晚,从3月16日,单日的死亡人数成倍增涨,截至3月31日,确诊人数达到9万6千,死亡人数高达8千5百。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