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重災區一覽

今年一月,COVID-19病毒從武漢出發肆虐了湖北省之後向全中國蔓延,2月底,疫情髙高潮在意大利登陸,從3月中旬開始,又橫掃歐洲列國,無所抵擋。邁進4月,疫情走向了更高峰,到目前為止,COVID-19在全世界範圍已經造成至少5萬3千人死亡,死亡人數當中的四分之三是在歐洲。聯合國將這場大流行瘟疫認定為1945年以來人類所面臨的最嚴峻危機。累計確診感染人數已經超過一百萬人,而一半以上都在歐洲。看着這些強國淪陷的時間表,處於南半球的澳洲似乎與之有着極大的相似度,從政府到醫院,舉國上下不得不嚴陣以待,希望澳大利亞不是下一個。

美國確診24.5萬,死亡近6千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美國在3月28日的死亡數字是2010例,可怕的是僅僅幾天,4月3日的死亡病例已經突破了6,000例,每天的死亡數字近千人。而全國確診病例直逼25萬,為全球最多。

據報導,美國的死亡病例有超過40%出現在紐約州。

美國的「一號病例」來自中國

2020年1月21日,據美疾控中心在一份新聞公報中說,一名居住在西北部華盛頓州的男子被確診為美國首例感染COVID-19病毒的病例。這名30多歲的男子15日從中國武漢乘機返美,19日到當地醫療機構就診,20日被確診感染COVID-19病毒。

據悉,美國當局在1月17日宣布,對從中國武漢直飛或轉機前往美國的旅客進行入境健康檢查,但這位病人是15日入境的。

美國疫情從緩慢到瘋狂

之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立即將其針對中國武漢的旅行安全警示通知從1級提高到「警告-2級」。

醫生
1月24日,在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也出現美國第二例,患者也曾去過武漢。(圖片來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1月24日,在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也出現美國第二例,患者也曾去過武漢。

隨後美國宣布暫停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運營,並安排包機將外交官和美國公民從武漢接回美國。

儘管美國是最早採取防疫措施的,但似乎已經太遲了,並沒有阻擋住COVID-19病毒的入侵。

1月25日開始,幾乎每天出現一位COVID-19病毒的確診病例。截至1月31日,美國共有4個州出現確診病例,累計確診7人。

之後的一個月內,美國的疫情發展非常緩慢,截至2月29日,美國共有7個州出現確診病例,包括撤僑人員在內,確診人數累計71例。

從3月1日起,美國各州相繼出現患者,增長速度也開始加快,到3月14日,美國本土最後一個安全地區西弗吉尼亞州宣告淪陷,全國的確診人數達到了2,400例。

正當多個地區開始考慮封鎖城市,建議市民禁足時,疫情走向好轉的中共當局也沒閒着,中國外交部聲稱COVID-19病毒起源於美國。3月17日,憤怒中的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稱2019冠狀病毒為「中國病毒」,發起了中美外交口水戰。

而此時,不論如何稱呼COVID-19病毒,它已經排山倒海般地湧來了。美國境內的確診病例人數每天都在成倍增漲。

3月28日,美國總統川普批准15個州和2個地區(關島以及波多黎各)進入疫情「災難狀態」。

3月31日,全國的病例總數已經直逼20萬,死亡人數過四千。整個美國面對疫情幾乎束手無策。

地獄一般的未來兩周

3月31日,美國推出嚴格的社交疏離措施。白宮衛生專家警告稱,COVID-19病毒導致的死亡人數將在接下來的兩周內達到峰值。

川普在白宮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對美國人民來說,在接下來30天遵守這些指導方針是絕對重要的。這是生死攸關的問題。」

白宮抗疫工作小組專家伯克斯(Deborah Birx)表示,即使民眾嚴格遵從指引,死亡人數仍將介乎10萬至24萬人,預估的最低死亡人數將是韓戰與越戰美軍陣亡人數的總和,而如果政府不限制民眾社交的話,最壞的預測是全國死亡人數將達150萬至220萬人。

法國的死亡人數5,400

法國健康局4月3日更新的統計報告稱,法國目前的死亡總數超過5,400,確診感染者接近6萬人。而其中三分之一死於巴黎地區,巴黎醫護壓力巨大。

法國——武漢肺炎
法國巴黎一名消防員正在對「COVID-19」病毒患者使用過的物品進行消毒。(圖片來源:FRANCK FIFE/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此,法國健康部長薩羅門表示,「法國原有的重症搶救能力大約在5,000人左右,現狀超過了我們在疫情之前所能承受的範圍」。

由於防護,急救,檢測等諸多不足,法國政府目前採取的策略是:緩和疫情爆發增長線,重點保住醫療系統不崩潰。在疫情重災區,大東區和法蘭西島大區的重症病人還在陸續被轉移到醫療系統飽和度較低的區域。

法國的「一號病例」來自中國

1月24日,法國衛生部宣布確診3宗病例,分別在巴黎及波爾多,患者都曾經前往中國大陸旅行,而波爾多病患是一位48歲法籍華裔男子,曾在中國武漢出差。法國當局相信這三例病患者開啟了法國疫情的開始。

接下來一個月,法國境內相安無事。

2月8日,法國的病例增加到11人,但很快都痊癒了。

2月10日時,上海發現一家從武漢去歐洲旅遊的四口家庭在回到上海浦東機場後全部被確診感染COVID-19肺炎,他們曾在1月23日抵達法國遊玩。依照時間推算,這四位患者似乎沒有給法國帶來不幸。

2月24日,法國當局宣布,法國COVID-19病毒患者清零。

卻沒有想到,僅僅過了三天,法國境內確診了20名新患者,並有兩名當天就死亡。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緩慢上升。

3月13日,法國當日新增確診病例785例,累計確診病例3661例,單日死亡病例18人,總數達到79例。法國總理菲利普當天宣布,「法國現在處於病毒加速傳播的階段」,即日起全國範圍內禁止舉行超過100人的集會活動。

但從那天起,疫情在法國全面爆發,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不斷上漲,截至3月31日,法國衛生部宣布,法國累計確診人數共52,128例,新增死亡499例,累計死亡3,523例。

英國死亡人數近3千

英國醫學會最新發發表的文件預測預測,到了本周末,英國國每天死於COVID-19的人數可能會上升至1,000人。目前總死亡人數已經高達2,950人。總確診人數3萬5千。

《每日鏡報》報導,4月1日凌晨,一名13歲男童死於COVID-19,成為英國迄今為止年齡最小的確診死者。

英國的「一號病例」來自中國

COVID-19病毒在中國武漢爆發後,英國立即嚴控來自武漢的航班。

美國——武漢肺炎
COVID-19病毒在中國武漢爆發後,英國立即嚴控來自武漢的航班。(圖片來源: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1月31日,兩名來自同一個中國家庭的人員在英格蘭被確診,當時他們住在約克的一家旅館裡,他們立即被帶去作隔離,也就成為了在英國本土最早的病毒患者。

在中國疫情轉向緩和時,英國依然保持疫控穩定狀態。

3月1日開始,受意大利疫情影響,英國的蘇格蘭確診首例病例,患者來自意大利。截至3月5日,當英國出現第一位因病毒感染而死亡的案例時,英國的確診總人數只是115例。

接下來的日子裡,英國的感染確診人數開始快速增漲。

3月20日,當英國的死亡人數達到了145人時,英國首相約翰遜下令無限期關閉全英國的酒吧、餐廳、劇院、電影院、體育館等公共場所。

3月23日起,英國開始進入為期三周的全國封城防疫狀態。

3月25日,英國王室成員查爾斯王子被曝出確診。

3月2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承認感染病毒並被確診,他在推特上發貼稱「我現在自我隔離,但是仍將通過視頻連線繼續領導政府的抗疫工作」。

在接下來的短短十幾天內,英國的死亡人數每日遞增,成倍上漲。

《都市報》指出,英國的醫療物質短缺,在一線與病毒搏鬥的英雄醫護人員至今仍未獲得應有的保護裝備,實在「荒唐」。報道稱,在英國全國120萬名各種醫護人員中,至今只有2,000人接受了新冠病毒檢測。

意大利死亡人數1.4萬

儘管作為歐洲重災區意大利每日新增感染人數開始下降,但每日新增死亡人數依舊處於800到900人之間的高峰區域。截至4月3日,意大利全國已經死亡了1.4萬人,確診人數高達11.5萬,病死率(11.89%)位列全球第一。更可悲的是,至少60位醫生被病毒奪走了生命。

3月22日一名戴着口罩的意大利公民突然倒在羅馬街頭。
3月22日一名戴着口罩的意大利公民突然倒在羅馬街頭。 (圖片來源: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目前的意大利幾乎完全失控,由於醫院無法應付如此龐大的病患者,醫院搶救床位和設備等僅儘可能地救助最多的患者,「很多患者在得到搶救,生命體徵不再顯示危險信號之後,就離開醫院,而他們有可能還具有傳染性,回到社會當中,很可能繼續感染他人」。意大利醫療界如是說。

意大利的「一號病例」來自中國

2020年1月31日,兩個隨團來意大利旅遊的中國旅客抵達羅馬後出現症狀,並很快被確診是COVID-19患者,成為了意大利的「一號病人」。羅馬當局立即採取隔離,兩名患者在當地治癒後回到中國。

同日,意大利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即日起暫停所有往返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及台北的飛機航班。

2月6日,一位從中國武漢撤僑回來的意大利人被確診,成為第三例,但該患者很快都轉為陰性,於2月22日無礙回家。

在經過一段被中共稱之為「過度反應」的平穩時期後,2月21日,意大利北部的疫情突然開始快速擴散,先是倫巴第大區出現16個新增病例,隔天再新增60個病例,並出現該國首名死者。

2月23日上午,COVID-19病毒的確診人數達到了117人,其中二人死亡。意大利當局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緊急頒布嚴厲的法令,對北部倫巴第大區(首府為米蘭)與威尼托大區(首府為威尼斯)的多座城市開始「封城隔離」,約5萬名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實行隔離檢疫,不要外出。

到了3月8日,意大利實施歐洲史上規模最大的封城措施,但已經無法阻擋死神的降臨,意大利全境內,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飛速上升,每天的死亡人數高達200人以上。

3月10日,意大利總理簽署法令,宣布全國封鎖,禁止一切集會與體育活動。

與此同時,意大利政府向歐盟民事保護機制索要醫療設備,要求緊急提供如手術服、防護口罩、眼鏡、防顆粒物口罩或護目鏡等貨物。

3月15日與3月18日,意大利貝爾加莫區切內市長喬治.瓦洛蒂與倫巴底區梅佐爾多市長巴利科分別在抗疫過程中殉職。

西班牙的死亡人數過萬

在歐洲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西班牙,4月3日的單日死亡人數又創新高,過千人,目前累計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一萬人,累計確診人數超過11萬人,但西班牙政府表示,該國死亡人數,住院人數和確診人數的日均增速開始下降後再次高速反彈。

現在令西班牙提心弔膽的問題是:該國的醫護人員感染率高得令人髮指,確診感染的醫護人員數量已超過1萬2千人。

西班牙的「一號病例」來自德國

依照西班牙當局的通告,發現首例COVID-19病毒患者是在1月31日,那是一位來自德國的旅行者,他被送往坎德拉里亞聖母醫院。

在意大利的疫情爆發後,西班牙出現的患者基本與意大利有關,但相比其他國家,西班牙的確診人數非常少,直到3月3日,才出現第一位死亡患者,此時的確診人數僅僅是198人。

在兩周的緩慢上升後,COVID-19病毒開始瘋狂奪取西班牙人的生命。

3月15日,西國政府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16日起封鎖十五天,禁止民眾離開家,除非是外出購買食物、前往接受醫護治療或工作。

但似乎為時已晚,從3月16日,單日的死亡人數成倍增漲,截至3月31日,確診人數達到9萬6千,死亡人數高達8千5百。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