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穷人代替富人火化 媒体报导被下架 作者被威胁

近日,搜狐新闻极昼工作室刊发题为《寻找尸体的人》,揭示出一条“骇人听闻”的买卖尸体(包括用活人代替尸体)黑色产业链。文章刊出后不久即被删除,随后却传出文章第二作者、汕头大学学生陈某被警方骚扰、施压,还“要求他返乡报到,不然要进校抓人”的信息。

综合澎湃新闻、搜狐新闻报导,4月7日,极昼工作室刊发《寻找尸体的人》,通过讲述在中国当局强制要求火葬,但民间笃信土葬传统的背景下,广东省陆丰市的智障男子林少仁被人钉到棺材内,用来掉包代替本应火葬的尸体,揭露出一系列买卖尸体的黑色产业链,让血淋淋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林少仁被当成“替尸”杀害

林少仁,1981出生,有智力缺陷,但受到父母疼爱,平安长大。成年后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平日里捡捡废品,换钱买烟买好吃的,或者到几个弟弟家(弟弟们都成家了)串门。2017年3月的某天,林少仁照常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事后得知,事发当天,林少仁在村里大路上捡塑料瓶,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他身边,车上的人(黄松斌)与林少仁交谈后,发现他智力有问题,于是将林少仁拉上了车。之后黄松斌不停地给林少仁灌酒,等林少仁不省人事后,将他钉到一口棺材里,顶替一位姓黄的富户进行火化。

就这样,林少仁作为替尸被杀害了。

林少仁失踪后,林家人从陆丰找到深圳。2017年6月,林少仁的父亲听村民说在深圳看到一个智障男子,好像是林少仁。当天林父就买了去广州的车票,结果没找到儿子。在此期间,林父腹痛难忍,到广州的医院检查后发现已是胆囊癌晚期,回到家乡后,仅熬了十几天,就去世了。

2019年11月,林家人接到镇上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才知道林少仁在失踪当日就已经死亡了。

事件的背景

在中国南方一些乡村,许多老人深信死后火化是被粉身碎骨,即不能庇护后代子孙,也不能顺利转世。因此首要遗愿是“土葬”。但近年来,中国当局强制推行火葬,很多地区成为当局重点监管对象,为了能够顺利“土葬”,一条专门做掉包尸体的黑色产业链就这样形成了。

案件中有买尸需求的黄姓富户的哥哥临死前要求“土葬”,但当时汕尾地区已成为当局监管的重点地区,当局出台政策,要求全市火化率达到100%。为了帮哥哥达到“土葬”的目的,黄姓男子求助原陆丰市湖东镇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戴某龙,并联系到另一名中间人温某耀,商定调包火化尸体的事情。为了搞定此事,黄姓男子花费10万7千元。

2017年2月底,温某耀找到黄松斌(之前是一个抬运灵柩的工人),要他完成此事。事成之后,黄松斌可分得9万元。

林少仁成为替尸后,黄姓男子的哥哥被秘密送到陆丰市河东镇土葬。

事发后 买尸人和涉事官员都没有被起诉

根据判决书,2019年11月,黄松斌被捕。2020年底二审裁定,黄松斌故意杀人罪成立,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杀人提供“客户”尸体的所得9万元也被追缴。

但买家黄某青因“犯罪情节轻微,案发后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认罪认罚”决定不被起诉;中间人、原陆丰市湖东镇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戴某龙,则因“涉嫌故意毁坏尸体罪的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未被起诉。另一中间人温某斌在案发时已经死亡。

上述文章还披露陆丰殡葬的黑色产业链,称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陆丰就有至少4起偷埋私葬,或为逃避火化而调包其他动物或人的尸体事件。这些替尸多是流浪汉、乞丐、或独居老人。文中写道“弱势、贫穷的人群是链条上任人宰割的一环”。

文中称,这条黑色产业链并非近期才有,早在2014年,陆丰就有居民检举,镇上家境好的死者为了能够土葬,花费6万元,买通镇上殡葬改革负责人即可“偷梁换柱”。

买尸人及凶手至今未道歉

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发轩然大波。由于用活人代替死尸的事件“骇人听闻”,远超正常人的认知底线,让民众大为震惊。网上随后出现一篇“名为被杀害后顶替富人火化男子家属”的声明,内容提到至今死者家属也没有得到凶手家属和买主的一句道歉,凶手被判死缓,买主家人没有被起诉,文中称“作为受害者家属我们感到非常不甘心”。

而上述文章很快就被下架,甚至连帮助翻译当地方言的文章第二作者、汕头大学学生陈同学也被汕尾警方威胁。

据《潇湘晨报》报导,文章报导次日,有消息称,陈同学的父母正被汕尾当地警方频繁联系,并要求陈同学当天晚上返乡报到。目前,派出所的人还在他的家中。有人尝试联系陈同学,但是联系不上。

当晚11时02分,陈同学在朋友圈发文称:“现在还在学校,事情应该差不多了,稿子已经删掉了,我和家人都还好,谢谢老师和同学们关心。” 

然而,9日早上9时许,有人在朋友圈中说:“小陈同学刚刚接到陆丰警方的电话,仍要他回去接受调查,说报导影响陆丰形象,要帮忙消除影响。并被告知如不回去,警方要找到学校来。”

当天中午,陈同学在朋友圈中求助:“麻烦大家帮帮忙,他们(碣石镇水朝社区人员)在家里,我已经联系不上(父母)了。”陈同学说:“他们(社区)说需要按照要求写一份材料,来消除事件的负面影响。”

报导称,汕尾市碣石镇清坪派出所工作人员称“暂时不知道什么情况”。

但碣石镇水朝社区陈姓工作人员称:“社区讲究干群关系,不存在威胁。上门入户是跟群众打交道,这属于正常的工作范畴。”他还说:“去家里是因为上级发来名单,让核实他(陈同学)个人情况,看是在上学还是出来工作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