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恶,以“执行任务”之名……

很多人性之恶,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制止。

如果任由其散发开来,人间将成地狱。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施恶者和见证者很多人还活着呢。

疫情防疫是一次社会总动员,也是秩序大重构。这样的时代特别能体现社会底色,照出人性温暖,映射人性之恶。

在这次疫情中,不少人以“大局为重”“上面要求”罔顾个体生命,张口闭口以“防疫规定”“保护人民”这样的宏大口号行使个人之恶,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眼前,让人心底发寒。

如果任由这种个体之恶绽放,一旦传染开来,最终会形成社会的整体之殇。

任其发展并放纵,四十年之功都会化为乌有。

这比什么疫情都可怕,一定要警惕。

01

很多个人行为不利于防疫,并且扭曲国家保护人民的本意。

这些人嘴里说着《防疫法》,事实上根本就不懂法。

某些防疫人员直接将别人锁了起来,完全不顾后果。

以下是被封锁者的话:

“凭什么要锁我们啊?”

“你们有什么可以跟我说的。怎么能锁我们?”

“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火灾怎么办?你们不可以这样。”

看看这个防疫人员的话多么狠决:

“死人都没办法,你打电话给110”

隔离只是一种行政命令,锁门隔离就是强制隔离,除非有法院的刑法判决,否则就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这是违法行为!这就是对人和人的尊严的践踏。

上面的部门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当然不会,你的这种行为只会给防疫政策抹黑。

这得在执行过程中有多大的胆子,可以这样肆无忌惮。

有些恶不套上桎梏,它就会泛滥开来。

02

4月11日,“上海误判阳性夫妻”刷爆朋友圈!

医院把其他人的阳性信息和这对夫妻名字,误放在一起。

工作人员上门,要把他们一家人运到方舱隔离。

夫妻俩持有录音证实检测机构搞错了,可以证明“阳性”是检测医院的错判。

“上海误判阳性夫妻”音频 音频: 进度条 00:00 19:28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然而,这位防疫工作人员“态度坚决”:

“这是疾控部门的命令,必须执行!”

“如果不服,将来可以起诉我啊!”

这对夫妻反复提交证据:“我们现在都是阴性,送到方舱我们也会变成阳性……”

这位防疫人员不为所动坚持要求“命令必须100%执行”、“赶快去方舱”。

还狠狠地甩给夫妻俩一句:“如果不配合,就呼叫增援、强制带走”,“不但要受行政处罚,而且对你们的孩子也有影响”!

最后夫妻俩同意入方舱,并恳求给一小时收拾行李。

“最多半个小时,快点儿!”

以上是这位防疫人员抛下的最后一句话。

现在的防疫的目标是什么?不就是避免让更多健康人被感染吗?

这样的神操作不是与目标正好相反?

执行任务过程完全没有道理可讲,过程让人绝望且崩溃!

比机器还要机器,你根本不明白他到底是在执行命令还是故意为之,或者是寻找快感的一种方式?

03

很多一线人员穿上志愿服后,就认为自己是正义化身。

只要认为自己在执行命令就任意施虐,殊不知这样走向了反面。

以下本来是一个口罩可以解决的问题,非得最后将人用钢叉顶在栏杆上。

这里是一片相对空旷的区域,人口并没有那么集中。

没有戴口罩并没有那么万恶不赦,人家要求给个口罩,那就想办法给个口罩就行。

拍摄时说的那些话,不是以一种善意的方式在进行处理。

他两手空空拿着一件衣服,不能这样的野蛮。

最后两把钢叉叉在身体上,这对人是有伤害的。

不能打着防疫的口号,就认为干什么都是合理且正当的。

否则无论用多么宏大口号为自己辩解,终究还是没有失去人性。

04

以上三个案例,是这几天正在发生的事。

更多看不到的恶,让人心生担忧。

一定有人会替这些行为辩解,这是人家在执行命令。

偶尔的过分行为,不能将责任算在个人身上。

关于这样的争议一直存在,有一个经典案例:

冷战时期,一个东德士兵,开枪射杀了一个翻越柏林墙的偷渡者。

柏林墙倒塌之后,这个士兵被提起公诉。

“我作为柏林墙守军,只是按照要求办事而已!”

他拿出了命令文件为自己开脱。

然而,法庭依然宣判他有罪。

“即使被迫执行命令,必须向偷渡者开枪,依然有把枪口抬高一寸的义务。”

这个判决,得到了法律界和伦理学界的普遍认可。

这个开枪的士兵,又属于汉娜·阿伦特提出的“平庸之恶”。

这种貌似“执行任务”的个人暴行,是将所有责任推给上级。

防疫是一个全新事态,谁都没经验,要学会在具体行动中作出弹性调整。

如果害人失去性命,无疑也是一种罪恶。

平庸之恶极为可怕,因为更多普通人会从众,一旦形成“破窗效应”,就是全社会的灾难。

你可以辩解说是在执行命令,所以不是你的错。

但另一方面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借助这些命令,故意行使个人之恶?

05

与人性之恶相反,人性之善在疫情时代闪耀光辉。

这才是我们需要提倡的,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防疫谁都没有经验,不是每一个命令都要执行的,有什么问题,应该及时反对并且反馈。这才是对社会负责任的态度。

上海徐汇区的志愿者们,给疫情时代树立了光辉典范。

当街道要求他们给房子贴封条时,他们站起来反对。

并且理直气壮的说可以辛苦防疫,但拒绝上门贴封条。

这就是一个与“平庸之恶”相对抗的光辉典范。

在这些人身上,看到什么是理性,什么是逻辑,什么是光明。

”这段时间我们辛苦为防疫,但是我们对上门贴封条非常反感。“

”难道我们的法没有你们领导大吗?你们是听领导的还是听法律的?“

“封条上面这个日子都没有规范,法院的封条还要写好封从哪天封到哪天”?

“这个东西不规范。文件拿出来,就凭这个东西就能封了吗?”

“要讲道理,要讲法律。最基本的这个东西你们要懂,不能唯上。”

最后志愿者直接抗议:我们也没脸做了,我们也不想做了。

那个用手指着志愿者,高喊防疫法的街道工作人员被呛回去之后,之前对志愿者耀武扬威的腔调也没有了。也许他也知道自己的错,知恶是一种人类本能。

06

基于人性作出的选择,在疫情中让人敬重。

防疫的最高目标是什么,就是让更多人获得健康。

遇到一些明显不作出弹性调整就良心难安的事,那就要相信自己的良心。

上海虹口区嘉兴区某居委会书记,一边紧张到哭,一边对急于返岗的护士准予放行。

这位护士和该小区居委会沟通,请求允许她走出小区回医院工作,因为事关患者生命。居委会无人敢自作主张,将此事交给书记定夺。

听到护士说出理由时,这个书记潸然泪下:

“我希望你回到岗位,因为我们的医生太缺了,但我实在不敢做主……你只要能承诺,确确实实必须返岗,写个承诺书,我就放行……”

书记和女护士的通话,最终感动了无数人。

书记并没有受到处罚,反而得到更多人的赞扬。

他当然担心自己也会被处理,但事实结果正好相反。

人性之善,让书记作出人生利于国家,利于医院,利于护士,利于患者的选择。

所以,基于良心,可以作出一些细微的调整,巧妙地改变事态的性质,与防疫的目标是完全吻合的。

07

回首疫情防控的这段时间,有多少恶,以“执行任务”之名进行。

这种形式主义执行下去的官僚本位,肯定不会产生好结局。

而只要稍有人性的光辉介入,也不会产生以下诸多恶果。

1、年幼孩子被迫和父母拆散,隔离在不同区域,这是一种缺乏常识的恶。

2、重病者就医被称“无权放行”,要求开“待死证明”,这是一种冷血的恶!

3、两个老人拖着一病人,在医院和小区来回奔波,这是不近人情的恶。

4、五岁孩子的爸爸本院的核酸报告才可收治,在等待的过程中离开人世。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你去问问医生,我的核酸报告出来了吗?”在他离去两个小时后,核酸报告出来了,阴性。这是什么恶,杀人放火的恶。

所以,病重且礼貌的老人与心存善念的居委会年青人的对话: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这段对话,让多少人内心泣血。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在善良的人心,他们难以理解这种现象。

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精神健全的人啊,而不是一台没有灵魂的绞肉机。

结语

有一些人,只要戴上了袖章,人性深处的恶就开始泛滥。

他们以服从上级、没有办法、维护大局之名行事。

可防疫是什么,不就是保护每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吗?

你真的理解防疫的本质吗?真的明了任务的要求吗?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呢?

或者本就是借执行任务之名,行不堪无耻之事?

当一个生命因你的行为消失时,这就是最大失职。

再高尚的目标,也抵不上这一瞬间造成的罪孽。

当然,我们没办法消除个体之恶,这是人性本身。让人担忧的是借助防疫口号,个体之恶发展社会之恶,平庸之恶演化为整体之恶。这比疫情本身要可怕得多,它带来的祸患不是三年,可能是十年。

个人私恶的泛滥,那足以让这繁华世界成为无间地狱。

所以阻挡个人之恶的蔓延,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如果不能阻挡,那是整个社会难以承受的悲哀。

最后对那些什么都以“执行任务”之名为己卸责的人的说一声:

其实,我们都是人啊。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量子学派,原文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