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睡女下属有多危险?

因为管不住下半身,脱了裤子遭殃的男人很多,但是仅仅是想脱裤子但还没脱就遭殃的,那就不多了。最近政坛老鸟——63岁的纽约州州长库莫可谓十分郁闷。因为疫情期间的表现不如人意,在即将被州议会褫夺疫情期间的紧急权力的同时,居然有两个曾经的女下属跳出来,说库莫想睡她们,但没有得逞。

在汹汹的舆情之下,库莫很快服软,不仅承认了自己某些不得体的言行并道歉,还不得不授权州总检察长根据指控展开独立调查——授权下属调查自己,看上去刚正不阿,实际上满纸血泪。

大家都知道,在疫情期间,因为纽约州严峻的形势,库莫上镜率很高,他那些聊胜于无的防疫措施,被急的跳脚的川建国骂过好几次。但库莫根本不理会,经常反唇相讥。总统都拿他没办法。那么区区两个女下属,空口白牙,怎么居然就让库莫跪了呢?他真的睡了吗?

我们来看看两个女性的指控都有什么。现年25岁夏洛特曾经在州长办公室工作,她说库莫曾经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的情况下,询问她的SEX生活情况,还问她是否曾经跟年长的男人发生SEX关系……来自领导的关怀被夏洛特认为是性骚扰,在甩手不干后,直接向上级告发,还把消息捅给媒体。

另一位供职于纽约州经济发展局的女职员博伊兰也在媒体上发文炮轰,指控库莫在办公室进行了一对一的会面的时候,在未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吻了她。还“动手触摸了我的腰、胳膊和大腿”。还说库莫提议和她“玩脱衣扑克”。

除此之外,还有三名仅仅和库莫有一面之交的女性也提出了指控。基本都是没有得逞的言行挑逗。

你看,这些指控,要是换个国家,这能算个事儿吗?领导询问一下你的SEX生活,想和你促膝长谈,那都应该算在亲民、关怀的范畴……这既没有“白日衣衫尽”,也没有事后不认账,你就这么不领情要把领导架在火上烤。王法何在啊。

在美国“性骚扰”绝不是“生活作风问题”,罚酒三杯就可以完事,而是被认定为一种歧视形式,触犯了《1964年民权法案》第七款。视情节轻重,小则身败名裂,大则牢狱之灾。所以只要提出指控,就够对方喝一壶。这方面在很多州的立法上都有体现——比如在事发地纽约州,法律上甚至规定每个雇主目前都必须为雇员提供性骚扰预防培训。

这几名女性的指控很明显,都是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从法律证据上来说,是孤证。但就算这样,这些和州长隔着万千层级的女性,还是可以毫无顾忌的站出来,逼得库莫秒怂。认错都还不行,政坛对手穷追猛打,纽约州众议院已于3月11日授权对库莫进行弹劾调查。而州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已经发话如果库莫不识相主动辞职,将会发起对州长的弹劾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你说要是像当年克林顿一样,真的潜了莱温斯基,确实得了好处也就算了,可库莫这裤腰带都还没解开,就惹了这么一身骚,宝宝心里苦哇。

说起来库莫绝不是普通人,也算是政坛老鸟了,出身在政客世家。他老爸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当了12年的纽约州州长,而他再接再厉,从2010年开始也已经在纽约州连任三届,同样干了12年,他前妻叫做凯莉·肯尼迪——没错,就是大名鼎鼎的肯尼迪家族成员。父子两代深耕纽约州,同时还有政治联姻。说树大根深,人脉广泛绝对没有异议。这就是他完全可以不鸟总统的底气。

你说要培养这样一脸正气、根正苗红的干部多不容易,别的不说,单是竞选纽约州州长这种肥缺,不在政坛混个脸熟,再砸个几亿的资金,那都没可能。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的猪,居然被几根白菜拱了,冤,实在是冤呐。就没有人把这几根不听话的白菜拉出去判个十几年,罚个五百万吗?!

当然和库莫比起来,更冤的宝宝也还有。比如加州州长纽森,因为他在居家令期间爆出违反禁令偷偷和朋友聚会,加上加州疫情防控不力,居然被民众联名要求罢免!目前联署已经超过190万,罢免公投即将展开……你说领导和朋友吃个饭咋了嘛,这都给你们草民发了好几轮真金白银了,你们还不领情,居然不让领导吃顿安生饭,嚷嚷要罢免,这不是让领导心寒吗。

所以潜伏在德州的陈剑客说美帝药丸是有道理的。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干部,仅仅因为工作方式方法甚至言行上的小小瑕疵,在还没有坐实的情况下,就给逼得官不聊生,身败名裂,这简直是自毁长城嘛!

我劝库莫、纽森早点看清方向,弃暗投明,哪怕换个地方当个村长,不比窝囊的州长香吗?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