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迪事件,最值得警惕的动向

这个社会,道德浓度已超标。

网络风纪委员弥望,私德审查官遍地。

这届网民,道德洁癖指数拉满。

主要是对外不对内,对人不对己。

用键盘行侠仗义,凭鼠标弘扬正气……许多人瞄准那些“乱象”,把检举、挖坟、揭批变成道德飞镖,飞矢所向,无往不利。

社会性死亡,则是他们留给不道德之人的“绞刑架”。

到头来,网民口头道德感普遍爆表,人均一个“道德完人”。

01   

佛媛,病媛,幼儿媛……前不久,“媛宇宙”被舆论箭头瞄准。

“媛罪”就是:博眼球、蹭流量、玩带货、搞变现。

在“借势炒作”“哗众取宠”近乎被罪化的当下,这自然不能被容忍。

所以,很多“×媛”们得不到的男人,前1秒刚止住鼻血抹掉哈喇子,后1秒就端起了道德机枪。

心里想的是高开叉为什么不开得更高些,嘴上说的却是“道德不容摧,底线不可破”。

结果也如很多人所愿,佛媛之类“成功”被禁。 

这“媛”那“媛”遭到口诛笔伐,在所难免——很多网红错估了形势、选错了方式,没意识到“黑红”路线已被时下的舆论生态堵死,没意识到黑白分明的舆论价值取向为流量反噬效应加了无限杠杆。

现实已朝着她们微微一笑:你想“先黑红,后洗白”?不好意思,有“劣迹前科”约等于永世难以翻身。 

有些人说要给犯错者一条活路,立马会有一堆网民回怼:凭什么好人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坏人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

有些人说可以惩治不必一棒子打死,可许多人的“意大利炮”不认“节制”二字。

李云迪就被现实狠狠上了一课。

嫖娼该被依法处理,在现行法未对处理办法做出调整前,这点想必社会各方不会有太多异议。

法律会讲究“过罚相当”“比例原则”,舆论却不会。

“劣迹”两个字,会像五指山那样压在李云迪身上,封条上可能还写着“永封”。

套用网上的某个流行句式:养成一个李云迪,需要十几年,毁掉一个李云迪,只需一次嫖娼。

在人们看来,毁掉李云迪的,是李云迪自己。

准确来说,是“涉黄者李云迪”杀死了“钢琴家李云迪”。

02  

李云迪的觉悟,终究是没跟上舆论水温的变化。

我之前在《中国娱乐圈已容不下渣男》里就写过: 

如今的明星们,已坐在了火山口。他们随时得对表“八荣八耻”和主流价值观。

否则,就得随时准备接受舆论怒火的“淬炼”……不对,是“教育”。 

“教育”完后,就可以去“舆论冷宫”了,再回头是百年身。

“退网退圈”套餐,管饱。

挖坟揭批,也不限流量。

网民早就调制好了批评公式的参数——“不作死就不会死”“出来混,迟早要还”。

许多网民叨念着“不作死就不会死”,却未必会在乎“死”跟“作”之间的因果等量对称;叨念着“出来混,迟早要还”,却不一定介意“该还多少还多少”。 

就眼下看,随着多方积极切割,李云迪难逃被舆论炮决的结局。

03  

说李云迪“混”或“作”,当然没问题。

在网上,也有些网民冒着“舆论不正确”的风险,拿李云迪的单身身份说事,并拿嫖娼跟睡粉、诱奸等行为的负外部性作比较。

用比烂逻辑去辨析,很容易遭遇“公众人物道德义务论”的阻击,还不如诉诸原欲论有力。

秉持道德视角去看待这起事件,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真正值得警惕的,其实是两点——

一,用一元的泛道德化评价替代多元的情理法评判。

在这套道德评判体系下,你道德不彻底,就是彻底不道德。

情理法层面留下的置喙余地,被一句“挑战底线”给堵塞了。

与“一元化”评判倾向伴随而至的,是错与罪的界限被容易模糊,你犯了过错,就得接受大批判的高射炮狂轰猛炸。

就想问问:按这标准,古往今来,有多少名人是经得起“完人逻辑”审视的?

二,“捧则捧上神坛,批则批倒在地”的两极化趋势加剧。

做了好事?那就捧到神坛,加10086层滤镜,“暖心!”“感人!”“泪目!”最好全安排上。

有了劣迹?打倒在地,再啐上一摊唾沫,似乎已是十恶不赦。

没错,“这个世界的确不止黑白两色”,可有些人的道德观,就只有“非黑即白”二分法。

树典型与零容忍,分别对应了二者的舆论遭际。 

04   

尊崇道德,当然是好事,但如果什么都泛道德化,必定是灾难。

因为这会催生“不道德敏感症”,将不道德的社会代价跟“社死”的距离无限缩短。

我们在私域中说脏话、看×片、发开车表情包,都可能被人泄露出去,然后迎来“社死”的结局。

强调底线,确实有必要,可若是将底线无限上移,那结果只能是底线不底。

那样一来,底线太容易被突破了,守不住底线会成为大面积的情形——谁都可能留下一堆把柄在别人手里。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当所有人眼里都容不得沙子,结果大概率是所有人都可能变成沙子。

到头来,泛道德化极易走向道德的反面,底线上移很可能击穿更多的法理底线。

而反道德的道德泛化,无底线的底线上移,最终会将公共生活变成猎巫盛行之地。

05   

道德泛化与底线上移的伴生症状,就是过度敏感。

“诲淫诲盗”的帽子说扣就扣。

“舆论正确”的线越压越低。

部分网民在影视作品评价中的“三观审查”现象,就是例证。

以往我们说《情深深雨蒙蒙》挺经典,现在很多人说“何书桓是渣男”“依萍是心机婊”。 

以往我们认为《三国演义》太好看,现在有人说“宣扬尔虞我诈可还行?”

前些天,papi酱推了个《一场严肃的文艺作品推介会》的短视频,挺讽刺。

视频中,papi酱说,想给读者推介些文艺作品,团队成员问,比如呢?

papi酱推荐了《泰坦尼克号》。结果马上被其他人否决:不好吧,Jack小三啊,Rose出轨啊。

papi酱又推荐了《加勒比海盗》,又被否决,理由是“暴力犯罪团伙啊”。

papi酱推荐《甄嬛传》,继续被否决,理由是“后宫内卷”“娘娘鸡娃,制造育娃焦虑”。

《水浒传》?也不行,“武松喝酒教坏小孩”“聚众啊”“破坏生态环境啊”。

《西游记》?同样不行,“唐僧职场PUA”“为什么要去国外取经?”“师徒四个没一个女的”。

papi酱只好推荐动画片,结果动画片也犯了禁忌。

《哆啦A梦》:大雄偷看静香洗澡。 

《熊出没》:地域歧视,光头强说的是东北口音。

《美少女战士》:宣扬白瘦幼,为什么没有丑少女战士呢?

《白雪公主》:肤色歧视——为什么是白雪公主不是黑雪公主?还有魔镜宣扬容貌焦虑……

举报《菲梦少女》人物染发,举报《喜羊羊与灰太狼》渲染暴力……循此逻辑,还有哪部作品是没问题的?

06   

这股过度敏感、上纲上线的风气,不止会从道德角度延展开来,还会从更多维度生成。

最近的例子就包括:张文宏被某些人批“崇洋媚外”,宫崎骏的影片被恶意打低分。

拿宫崎骏这事来说,有些网友号召抵制“披皮右翼”宫崎骏打一分之时,可能连基本功课都没做。 

他们不知道,宫崎骏是日本动漫人里的老左派,曾信仰马克思主义,多次表达反战主张,敦促安倍晋三承认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连《人民日报》微博都称他为“日本动画界的良心”。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但许多人也未必顾忌这些。举着道德或别的道义大旗,他们就能四处杀伐,把自己变成锤子,眼中无处不是钉子。

某种程度上,这些道德判官、揭批爱好者已成为Panopticon的人形监控器。

他们目光朝外,手中随时捏着“揭批”按钮,这让人想起网上的一句话:道德这东西,用于律己,就好过一切法律;用于律他,就坏过一切私心。

而在他们的监视下,胡适说的“(人人)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的“伪君子遍布”场景,也不可避免地出现。

07   

抵御反道德的道德泛化、无底线的底线上移,方式就在于那四个字:回归常识。

《十三邀》里,罗翔曾讲到“积极道德主义”与“消极道德主义”的区别。他说——

积极道德主义就是以道德作为惩罚正当化的依据,只要一种行为违背了道德,就要千方百计地对其进行惩罚。但是这样一种道德的治理方式,反而会导致很多人的无道德; 

消极道德主义则主张,如果在道德上是值得谴责的,那它也不一定是犯罪,但如果一种行为在道德生活是被鼓励的,那它就不应该受到惩罚。

一个社会的开放进步之路,伴随的必定是从积极道德主义转向消极道德主义的过程。

有意思的是,在《十三邀》那期节目中,罗翔在说到泛道德化倾向的可怕之处时,许知远一语点出了其要害——

“其实某种程度上是在摧毁道德。”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数字力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