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专制独裁,全球“民主峰会”只是开始

拜登总统主持召开的全球“民主峰会”星期五(12月10日)落下了帷幕,全球共110个国家的政府以及公民社会和私营部门领导人出席了峰会。分析人士指出, 对拜登政府来说,民主峰会能够召开本身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因为它至少唤醒了人们,让人们正视民主国家正在面临的挑战。

民主峰会意义重大,令全球民众正视民主和专制的差异

全球“民主峰会“可谓在一片攻击和质疑声中开幕和落幕。峰会前夕,中国和俄罗斯以美国自身民主出现问题抨击美国,称美国没有资格主持召开这样的峰会。美国内部一些人也在担心自己的民主制度已出现裂痕,美国应该先管好自己的事情。

后来美国公布峰会的邀请名单,由于名单中包括一些有独裁倾向的领导人,比如菲律宾、波兰和巴西等国的领导人,有人质疑拜登政府的真正意图并非为了民主而是为了地缘政治目的组织了这次峰会。 另外,由于峰会前并没有出台任何具体的改善民主和捍卫民主的方案,很多人担心这次峰会只是一次摆拍的图片秀机会。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全球民主峰会很重要,峰会召开本身就是成就。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个峰会太棒了。我要给拜登政府点赞,他们向世界展示了世界民主和专制之间存在分歧,一边是出席峰会的民主国家和那些至少渴望成为民主国家所代表的政府体系,其中一些国家可能有明显的缺陷,另一边是专制的国家。他们不相信民主国家所相信的人权议程,也不遵守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民主国家所坚持的所有价值观。他们反对这些价值观。我认为这次峰会突出了世界的差异。我认为需要提醒人们,这两个系统的运作方式存在根本差异,这本身就是一项伟大的成就。”

他说,峰会的召开得到了全球的关注,占据了全球媒体的报道。世界都在讨论民主和专制的不同。在此之前,人们并不关心民主和专制的斗争。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说,考虑到民主峰会在民主出现衰退、中国等代表的威权国家上升的背景下召开,就很有意义。他解释说,中国威权模式下(不需要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的经济成功、民主国家对疫情的应对以及美国大选出现的乱象让很多人对民主产生了犹豫。

他说:“在这样的背景下, 民主峰会的召开,实际上以美国做东, 把世界范围内的民主国家召集在一起,对民主做一个重新的认识, 表达自己保护民主,改善民主的承诺,在这样的背景下来看民主峰会的话,还是比较有意义的,重要的。”

杨建利认为,中国对美国主办民主峰会的愤怒更是增加了美国主办峰会的意义和合法性。

他说:“它(中国政府)不仅仅说美国在搞小圈子,不仅仅说美国在延续冷战的思维, 更重要地是,它说,我比你更民主,到底谁更民主?每个人都会思考。”

在拜登准备主持民主峰会之际,中国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强调自己是“全过程的民主”,更胜于美国。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举行联席会议认证美国大选结果的日子,美国国会大厦遭到攻击。这次事件令美国的盟友和伙伴担心美国的民主,而中国和俄罗斯则把这次事件当成攻击美式民主的理由。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阿什·贾恩(Ash Jain)说,民主峰会是拜登政府构建“世界面临民主与专制竞争的转折点”这样一个叙事的最高点。

他说:“对拜登政府来说,这次峰会在许多方面已经成功了。自上任以来,拜登总统一直试图证明,世界正面临民主与专制之间战略竞争的转折点。这在给全球格局作出定位。如果我们想成功,尤其是要应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挑战,民主国家必须联合起来,携起手来。这次峰会就是这个叙事的最高点。”

贾恩说,就算这只是一次博版面的图片秀,也是有意义的图片秀时刻。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合影拍照的机会。但这确实是一次重要且有意义的合照机会。一起来拍照,展示民主国家在危机时刻走到了一起,这很重要,这不是空洞的姿态。如果世界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围坐在一起,并从根本上同意民主世界正面临一些真正重大的战略挑战,我们真的需要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这真的是开始真正意义上伟大的第一步,开始处理问题的伟大的第一步。”

全球民主斗士呼吁民主国家联合起来

拜登总统在开场白中说,“民主需要斗士”,并承诺未来一年投入4.24亿美元用来“支持透明和负责任的治理,包括支持媒体自由,打击国际腐败,与民主改革者站在一起, 促进推动民主的科技,并定义和捍卫公平的选举。”

对在世界其他地方为民主而奋斗的人来说,美国的支持,民主国家联手合作非常重要。

罗冠聪是流亡在英国的香港民主人权活动人士。他获邀在本次民主峰会上发表讲话。 在峰会的前一天,他在美国民主基金会举行的有关民主峰会的研讨会上呼吁民主国家携起手来,共同建立一个机制,向人权侵犯者追责。

他在被问到民主国家如何行动才能帮助到像他这样为民主而战的人士时这样说:“我认为民主国家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必须想办法追究这些侵犯人权者的责任。我现在感到有些困惑。我们欢迎他们加入我们的国际体系,但我们却没有找到一种机制,让他们在出现问题时承担责任。这必须改变,我们必须制定机制。”

罗冠聪12月10日在预先录制的视频中对峰会发表讲话时提醒与会者持续关注香港和维吾尔族和藏族等中国少数民族的人权状况。他说,世界民主的倒退对他来说不只是抽象的概念,更是个人的苦痛经历。

尼加拉瓜被判入狱的反对派领导人的妻子贝尔塔·瓦莱(Berta Valle)说,中国和俄罗斯等一些威权体制国家在帮助尼加拉瓜等国家的威权政府,民主国家应该联合起来抵御中俄的战略。

她说:“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裁政权,如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正在向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这样的脆弱政权提供战略性和实质性的支持,用金钱和其他工具来维持他们对权力的控制。除非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做出重大投资来挑战这样的全球体系。否则,我认为我们没有办法获胜。”

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兼电视记者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Vladimir Kara-Murza)在民主基金会的研讨会上说,俄罗斯的变革只能通过俄罗斯人来实现,但是美国忠于自己的原则对于世界其他地方为民主奋斗的人非常重要。

他说: “我们确实希望从国际社会的朋友和合作伙伴那里看到,你们忠于自己的原则。你们坚守自己的价值观。”

民主国家应该建立共同机制,应对共同挑战

为了保证民主峰会不会“昙花一现”。 本届峰会还将启动付诸行动的一年,用拜登总统的话说,“让我们所有国家都落实我们的承诺并在明年报告我们所取得的进展”。然后,一年后举行实体峰会。

公民力量的创始人杨建利认为,如果民主峰会能够建立一个共同的机制来应对共同的挑战,将会更加有效。最迫在眉睫的一个挑战是如何应对来自威权国家的胁迫。

他说, “我认为民主国家需要一个共同的机制来应对,特别是一个小的民主国家,为了坚持自己的价值理念而被一个大的独裁国家胁迫。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它不是打仗,不是侵略。”

中国越来越愿意用经济作为武器来胁迫民主国家。法国、英国、捷克、挪威、澳大利亚、立陶宛都因为被中国认为“侵犯了”自己的核心利益而遭到中国的经济制裁。杨建利认为,他觉得如果继续举行峰会,民主国家最终会找到这样的机制的。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贾恩认为,现在的确是时候建立一个比较正式的民主联盟了。贾恩和他的同事们在峰会前出版了一份报告,报告建议美国和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建立一个政治联盟,将民主联盟从理念转向现实。

他说:“我们建议现在是时候建立一个更正式的民主国家联盟,作为一个平台,让民主世界应对共同挑战,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这不是军事联盟,而是政治联盟,一组国家共同努力应对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

报告说,建立这样更紧密的政治联盟在很多国家已经有基础。在今年早些时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支持七国集团峰会时曾提出寻求建立民主十国( D10)联盟。英国和加拿大的议会都表示支持新的民主联盟,德国新政府也明确提到支持民主国家联盟。在美国,关于加强民主国家间的合作得到两党议员的支持。

目前,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都已经宣布外交抵制北京的冬季奥运会,欧盟还没有采取行动。贾恩说,如果有民主联盟的话,这样的问题就会有统一的答案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