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如何在澳洲求生存?

澳洲看传媒公司举辦「華裔移民的心聲」討論會

8月14日(周六)晚,澳洲看传媒公司举办一个网路讨论会,这是一个由新州政府赞助的项目。讨论会重点围绕三个主题:澳洲的价值观、澳洲的多元文化以及是否存在种族歧视。新洲政府希望通过论坛的方式,了解澳洲华人的心声。

当晚的讨论会由澳洲看传媒公司总编夏言先生主持,悉尼当地的四位嘉宾应邀发言并与现场听众互动,近100位听众上线参加了此次讨论会。

来宾之一苏拾莹女士,曾长期在台湾主流媒体工作,三十年前移民澳洲后,曾创办了澳洲《华声日报》,她对澳洲华文媒体的发展以及对华人社区有著非常深刻的了解。

苏拾莹
苏拾莹。(视频截图)

苏拾莹女士在发言中表示,澳洲华人来自于各个地方,除中国大陆之外,还包括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印尼、越南等等,她说在参加这个座谈会之前,询问了一下台湾社区的移民朋友,大家在社交平台上讨论了半天,都反应说:“不会呀!我们和澳洲邻居相处得很好哇!完全没有歧视的问题。”

苏拾莹女士表示,第一代移民(编者按:移民澳洲超过30年的那一代)英文能力比较差,做事很低调,与澳洲人沟通常常使用肢体语言,但都不存在遭遇歧视的问题。到了第二代,文化程度与澳洲相彷,完全可以融入澳洲的主流社会了,他们就更不可能遇到甚么歧视的现象。

“但是反观中国大陆的移民朋友,因为沟通不良造成纠纷,进而发生歧视现象,这倒是不时会听说”。苏女士说。

苏女士认为,一些大陆人,即使出国在外,还是一直生活在以微信为主的社交圈,接受的资讯也只有从微信来的。由于中国当局对资讯是管控的,资讯不透明,结果一些大陆人对很多事的看法就不同,很容易产生误会。尤其这几年中国采行战狼外交,外交官公然对澳洲指指点点叫骂,中国移民天天接受这些洗脑,心情肯定也不好。当碰到澳洲人,不能心平气和,不能互相友善,人与人是互相的嘛,有了猜忌,有了纠纷,那觉得被歧视是难免的。

从香港移民到澳洲的林松先生是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在澳洲从事媒体工作,也是一位中文学校的校长,目前正在为参选市议员作准备。

林松
林松。(视频截图)

林松先生表示,澳洲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多元文化国家。仅在新州,至今已经设有550间不同民族的语言学校,提供62种不同民族语言教学。不同民族语言教师约三千人,学生超过三万六千人,全国各地学生更超越十万人。林松先生在澳洲从事教育工作几近二十年,其中十多年担任多家中文学校校长,教授中文华语及广东话,包括正体汉字及简体汉字。

他说,反而在香港和广州,多次传闻政府有意推行以普通话取代广东话,连广州人都起来要求保存广东话。再看看内蒙不允许学校教蒙语,西藏不允许学校教藏语。

林松先生还举例说,一些华人放弃中国国籍加入澳洲籍,并通过选举从政,但他们却依然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上,认为香港不该进行普选,“中国人的民智未开”,不适合拥有选举权。

林先生称,种族歧视真的存在,也真的是针对中国人。但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并非源自澳洲,而是来自那些具有特定政治立场的舆论。

John Huge先生曾经是悉尼Parramatta市的市议员,他现在也是澳洲价值观守护联盟AVA的发言人之一。他一直积极地向华人社区倡导澳洲的价值观。

John Huge
John Huge。(视频截图)

John认为新移民到澳洲,基于文化不同、意识形态的差异,首先应该学会入乡随俗。他说,绝大多数的华人都做得很好,但也有一些华人,被红色思维洗脑太深,移民澳洲后依然保持著原有的恶习,所作所为不尊重澳洲的文明与价值观,就容易遭到澳洲人的厌恶,那不能称之为“种族歧视”,那是对“不道德或不文明”的藐视。John表示,有些人口口声声抱怨遭到“歧视”,却不检讨一下自己。

John还表示,澳洲是严禁歧视行为的,新移民只有抛弃红色的革命者思维,尊重澳洲价值观,才能真正地融入澳洲社会。

Christina Xu女士移民澳洲十几年了,她在发言中分享了她移民澳洲后的心路历程。Xu女士通过个人奋斗,从社会底层走进澳洲主流,如今在一家企业中担任高级财务主管,她也常常活跃在华人社区。

Christina Xu
Christina Xu。(视频截图)

有听众留言称“澳洲职业场,歧视现象很严重”。

Christina Xu否认这种说法,她表示,每个企业中都会有各种不同的人种,人人都是平等的。在广泛的社会交往中难免会出现各种摩擦,或许也会遇到不友好的人,那都是正常的,多找一下自身的原因,一定要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那也太玻璃心了。

Xu女士也表示,华人来到澳洲,就应该入乡随俗,多学习澳洲文明,多看澳洲主流的资讯,才能融入到多元文化的社会中,移民澳洲后不应该依然将自己局限在中国人的圈圈里。

还有听众留言称,他曾遭到七个人的围攻。Christina Xu对此表示,这是一个法律社会,遇到这种情况应该马上报警,绝对不可姑息这样的现象存在。

唐人街
澳中关系变冷是不是挤压了澳洲华人的生存空间?华人社区及华人留学生是否面临社会的排斥?(图:看传媒)

在嘉宾的发言过程中,许多听众以留言的方式作出提问,嘉宾都耐心地进行答复,与会者普遍认为,澳洲社会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种族歧视”现象,但一些网路平台或媒体却不断地在炒作“歧视”舆论,其背后的动机值得警惕。

Funding for this “From China to Australia” project has been provided by the NSW Government.以上的活动由新州政府赞助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