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调查报告出笼 全球强烈质疑

3月30日,备受关注的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终于面世。世卫组织发布了与中国的联合溯源研究报告,称查访未找到病毒起源,新冠病毒有可能是由蝙蝠通过另一种动物传播给人类的,并指病毒“极为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泄。但由于中国方面也参与了报告撰写,澳洲等14个国家立即发表声明,对世卫组织发表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表示强烈质疑。与此同时,美国相关专家说,世卫组织这份报告毫无新意,缺乏坚实的数据支持。最为罕见的是,世卫秘书长谭德塞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批评中国,并要求重新作调查。

截止3月30日,全球感染COVID-19人数超过1.27亿,病亡人数超过279.4万。

世卫追溯病毒源头发布报告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廷对美国之音表示,世卫组织刚刚公布的这份研究报告在病毒方面是原地踏步。

“调查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而我们看到的进展并不比开始时走得更远。” 戈斯廷说。

据《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政府在给予一定程度的访问权限和合作的同时,一再试图将调查引导至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参与报告撰写的一些中国科学家身担公职,这也使得中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报告结论。

报导还说,中国科学家提供了报告中使用的所有研究数据。目前尚不清楚世卫组织选择的专家团队是否曾寻求其他数据的访问权限或被允许收集更多数据。

设在新泽西州的罗格斯大学化学暨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向美国之音表示,正如人们预期和担心的那样,由于中国政府对世卫组织团队的控制和指示,世卫组织团队的职权范围受限,而且其团队成员受到利益冲突压力。

埃布赖特说:“世卫组织工作组没有能够提出可信的报告,反而是进行了粗暴的粉饰。因此,这份对新冠病毒因实验室事故而进入人类可能性的评估报告,存在严重的缺陷。”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也对中国参与报告撰写表示担忧。他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们对这份报告的方法和过程有著切实的担忧。例如北京当局显然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

中共当局影响了报告的真实性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廷对美国之音表示,世卫组织刚刚公布的这份研究报告在病毒方面是原地踏步。

“调查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而我们看到的进展并不比开始时走得更远。” 戈斯廷说。

据《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国政府在给予一定程度的访问权限和合作的同时,一再试图将调查引导至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参与报告撰写的一些中国科学家身担公职,这也使得中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报告结论。

报导还说,中国科学家提供了报告中使用的所有研究数据。目前尚不清楚世卫组织选择的专家团队是否曾寻求其他数据的访问权限或被允许收集更多数据。

设在新泽西州的罗格斯大学化学暨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向美国之音表示,正如人们预期和担心的那样,由于中国政府对世卫组织团队的控制和指示,世卫组织团队的职权范围受限,而且其团队成员受到利益冲突压力。

埃布赖特说:“世卫组织工作组没有能够提出可信的报告,反而是进行了粗暴的粉饰。因此,这份对新冠病毒因实验室事故而进入人类可能性的评估报告,存在严重的缺陷。”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也对中国参与报告撰写表示担忧。他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们对这份报告的方法和过程有著切实的担忧。例如北京当局显然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

无法排除病毒来源于实验室泄露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后不久,有国际舆论认为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事故泄露,呼吁对武汉病毒所实验室进行调查。

尽管随著研究的进展,国际上大多数科学家认同新冠病毒是自然始源的理论,现有科学研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但是仍然有一些科学家认为,世卫报告并不能彻底排除新冠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事故的泄漏。

据《纽约时报》报导,福瑞德‧哈金森肿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进化生物学家布鲁姆表示,“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这一说法令人怀疑,因为他在报告中没有看到任何排除实验室泄漏可能性的理由。

石正丽
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 (图片来源:Johannes EISELE / AFP) (Photo by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罗格斯大学生化专家埃布赖特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世卫组织的评估报告,在没有确认,没有佐证,甚至没有警告的情况下,仅凭武汉病毒所和武汉疾控中心的口头保证说他们实验室里没有新冠病毒,就令人可笑地接受了。

埃布赖特认为,世卫组织的这份评估报告,根本没有考虑武汉病毒所可能发生实验室事故的情况,只是提及但立即排除说没有证据。而武汉病毒所进行众所周知,武汉病毒所曾经进行过一项多年的基因工程研究,对蝙蝠身上携带的与“萨斯”相关冠状病毒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评估报告没有考虑,甚至都没有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或武汉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在蝙蝠洞中的野外采集活动,或蝙蝠洞区域的实地调查活动期间,发生过意外感染的情况。” 埃布赖特说。

斯坦福大学医学和微生物学教授大卫‧雷尔曼对美国之音说,他翻阅了这份报告后感到很吃惊的是,在那些对新冠病毒始源的未知领域,没有取得积极的结果。

他表示,世卫组织团队在仔细研究实验室泄漏假说方面,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任何真正的作用。他们似乎所做的就是,询问了一些实验室和实验室科学家,他们那里是否可能是病毒泄漏的源头,并被告知不是。

“这不是任何想像中的科学调查。因此,在我看来,对于任何在没有真实数据的情况下而做出推断的人来说,实验室泄漏的假设是活生生存在的。本报告对我们对这一假设的理解几乎毫无帮助。” 雷尔曼说,“得出了这样强硬的评估。而这些评估似乎都没有基于实际的坚实的数据。”

此外,前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也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他相信新冠病毒是从武汉一家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但泄露不一定是有意的。

谭德塞罕见批北京不配合

尽管世卫专家的报告结论是疫情来源非常有可能来自蝙蝠而非实验室。但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却罕见地表达了对该报告的不满,要求对武汉病毒所是否泄漏引发疫情重新进行调查。

他在3月30日指出,国际专家小组在这次调查任务中,想取得原始数据资料遭遇困难,“我希望未来的合作研究能包括更即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谭德塞强调,尽管研究小组得出结论表明“实验室外泄是最不可能的假设”,但这需要进一步调查,可能要由专家组成更多调查小组,“我已准备好相关部署”。

一直为中国官方的说辞做宣传的谭德塞,如今公开批评中国没有给国际专家提供足够信息,令外界吃惊 。

谭德塞表示,新冠溯源仍需要进一步研究,人们需要不遗馀力地继续科学研究。他说:“我欢迎关于进一步研究的建议,以了解最早的人类病例和集群,追踪武汉及其周围市场上出售的动物,并更好地了解潜在动物宿主和中间宿主的范围。”

库普曼斯
2021年2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在武汉召开新闻会。图为世卫专家荷兰病毒学家库普曼斯 (Marion Koopmans)与中方人员握手。 (图: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美官方对世卫报告的回应

在世卫调查报告出笼后,新华社也跟进发出消息称,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17名中方专家和17名外方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分为流行病学、分子溯源、动物与环境3个小组,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8天的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工作,在此基础上撰写了研究报告。

新华社称,报告认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病毒极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最初来源”等讯息。

中方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表示,报告是中外专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凝聚了联合专家组中外专家的共同心血。

但美国白宫公开对世卫新冠病毒报告提出质疑,称拜登政府并没有全盘接受这份世卫的报告,并要求第二阶段调查。

白宫发言人莎琪表示,中国其实并没有真的与世卫组织合作,这让报告内容可信度下降。

“这份报告缺乏关键数据信息与管道。它代表了单方面并且不完整的事件面貌。” 莎琪说。

“我们相信应该采取第二阶段行动,而第二阶段行动应该由独立的国际专家组成。他们应该不受约束地取得数据,应该要能够询问当地的人。”

中国外交部反击称:“绝不接受美方在疫情问题上的无端指责和肆意抹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这一切的疑问都应该交给科学家和卫生疾控专家去研究,得出能够经得起事实、历史和时间检验的结论,希望其他国家也能像中方一样对世卫组织专家有关工作提供充分的、全面的配合和支持。”

澳洲等14国发表联合声明

3月30日(周二),澳洲、美国和其他12个国家发表声明,对世界卫生组织新公布的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报告提出了“共同的关切”与质疑。

除了澳洲之外,签署声明的还有美国、英国、加拿大、捷克共和国、丹麦、爱沙尼亚、以色列、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挪威、韩国和斯洛文尼亚13国政府。

14国关于世卫组织新冠病毒起源报告联合声明如下:

– 承诺与世卫组织合作,支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透明且独立的分析与评估,不能受到干扰或影响。

– 14国共同质疑世卫在中国所做的报告。

– 共同希望在未来进行迅速、有效、透明、科学且独立的病毒起源国际调查。

– 让国际独立专家能完全获取并接触疫情爆发初期所有相关人类、动物与环境数据资料、研究以及相关人员。

25国领导人签署倡议书 推动制定全球条约

3月30日(周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与世卫秘书长谭德塞召开联合记者会,发表由数十位国家领导人署名呼吁推动疫情大流行全球条约,该呼吁书获得25国领导人签署,但美、中、俄缺席,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强调,推动成立疫情大流行全球条约将增强疫情透明度、问责制及国际的共同责任。

据法广报导,该呼吁书推动制定一项国际条约,以期在新冠疫情之后,改善全球针对大流行病的预防和应对工作,为下一代创造更加安全和健康的生活环境。

米歇尔指出,2019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不只是健康议题,它带给全球一个残酷的教训是没有一个国家以及一个大陆能独自战胜疫情,下一次的疫情大流行不是“如果”的问题,而是“何时”的问题,必须做好准备,没有时间浪费。

这篇发表在全球多家媒体平台上的呼吁书表示,新冠疫情“以严酷和令人痛心的方式提醒我们,除非人人安全,否则无人安全,”而且,“全球还将面临其他大流行病和其他重大健康紧急状况的威胁。”

呼吁书表示,“新冠疫情利用了我们的弱点和分歧,因此,我们必须抓住机会,作为一个国际大家庭走到一起,让和平合作一直延续到疫情结束之后。”

但报导称,美国、中国及俄罗斯并未加入连署。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就此表示,在一开始的呼吁阶段不需要所有国家都发声,但下个阶段所有194会员国都可以加入讨论。

谭德塞曾网民讽刺为“谭书记”

自从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世卫组织曾被指屈服于北京,该组织的领袖谭德塞更是备受指责。

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蔓延,官方迟至四周之后的1月20日才公开承认,疫情已经严重失控,1月23日武汉被迫封锁,但是新冠病毒已经随著这座南北通衢的人流涌动,蔓延全中国,流向全世界。

去年1月28日,谭德塞来到北京,习近平在中国人民大会堂接见了谭德塞。

谭德塞
2020年1月28日,谭德塞在北京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法广称,那本来是一次攸关人类健康的重大会面—一位是国际卫生组织的最高代表,一位是疫情爆发国14亿人口的最高领袖。但遗憾的是,会面的结果只满足了双方的虚荣,谭德塞得到习像接待国家元首一般的接见,习借谭德塞装饰出抗疫领袖的形象。

据大陆官媒报导,谭德塞在会谈中大赞中国抗疫有方,赞赏“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领导力”,还说“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然而这个时刻正是新冠病毒向世界扩散的严峻时刻,谭德塞领导的世卫组织却不肯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紧急卫生事件,敲响警铃。

随著全球越来越陷于疫情而不能自拔,就连中国科学家锺南山团队的一项研究也表示,如果武汉提前一周采取防控疫情的措施,国际社会可能不至于像后来那样面临疫情大流行的强暴冲击,或许能够挽救无数生命。

谭德塞在中国的表现越来越受到批评,世卫组织被怀疑当了北京的枪手,美国川普政府干脆指责世卫是中国的傀儡,美国因此退出了世卫。

法广称,随著时间推移,中国在基本控制住疫情后的甩锅行为及狂妄自大,战狼外交官在海外的拙劣表现,都让外界对世卫组织的责怪略略平缓下来。

世卫组织后来再三提出去武汉现场调查新冠源头,直至武汉疫情爆发一年后,中方才允许国际专家前往现场,而且必须是由世卫与中方联合调查,参与调查的一些国际专家披露,他们无法接触到更多原始材料和样本,他们看到的,都是中方已经准备好给他们看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